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红色莫斯科 > 第1947章 兵分两路

第1947章 兵分两路

    柳德米拉、瓦西里和老爷子三人一回到狙击手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学员都召集起来。

    作为三人代表的瓦西里站在队列前,对众多学员说道:“学员同志们,今天发生的狙杀未遂事件,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下面的学员整齐地回答道。

    “但是我们刚刚得知,来刺杀司令员的狙击手,不过是德国人派出的三个小组中的一个,也就是说,他们还有两个小组,在其它的地段狙杀我们的指挥员。”

    众学员一听,哄的一下就乱套了。

    “不会吧,我们今天所抓获的狙击手,居然只是德国人派出三个小组中的一个。”

    “当然,瓦西里教员亲口说的,绝对不会有错。”

    “我纠正你们一点,不是我们抓住的狙击手,而是老爷子抓住的。”

    “没错没错,今天若是没有老爷子,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

    见学员们议论纷纷,瓦西里连忙抬起双手,使劲地往下压了压,同时提高嗓门说:“安静,学员同志们,请安静!请安静!”

    连着喊了几声后,学员们终于安静了下来。瓦西里继续往下说说:“为了消灭德国人的两组狙击手,司令员把我们分为了两组,一组由柳德米拉教员带队,前往切尔诺夫策;而另外一组,则是我和老爷子,前往温格内。”

    “瓦西里教员,”人群中有一名学员高声地问道:“您打算如何分配我们呢?”

    “刚刚从司令部回来的路上,我和柳德米拉少校商议过,她带五名学员北上;而我和老爷子带四名学员南下。”瓦西里高声地说:“也就是说,将有九名学员和我们一起参与这次的行动。不知谁愿意去?”

    他的话音刚落,所有学员都举起了手,目不转睛地盯着瓦西里,希望自己能成为跟随瓦西里等人一同行动的幸运儿。

    “瞧见了吧,老爷子。”瓦西里扭头对老爷子无奈地说:“虽说这次的任务很危险,但大家都要争着去。你看看,我们该如何选择?”

    “是啊,老爷子。”一旁的柳德米拉也问老爷子:“本来以为这次的行动危险,应该没有什么人报名。但如今看来,所有人都想加入这次的行动。您看,我该如何选择?”

    “这个好办。”老爷子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应对之法:“柳达虽说实力不弱,但她毕竟是单独带队,若是遇到对手实力强劲,她应付起来就比较吃力。所以,让她先挑五个实力最强的学员。”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瓦西里赞同了老爷子的意见后,又继续问:“那我们呢,该怎么选拔随行的学员?”

    “跟随我们行动的学员,实力强弱不重要,主要就是做我们的助手。”老爷子说道:“所以跟随我们去温格内的学员,就可以采取抽签的方式来选拔。就看哪四名学员比较走运,可以跟着我们到外面去历练历练。”

    商量好办法之后,瓦西里再次面对学员们说道:“学员同志们,我现在宣布选拔的标准。跟着柳德米拉少校去切尔诺夫策的五名学员,将是各项综合排名前五的。请五名的学员出列!”

    瓦西里的话音刚落,就从队伍里走出了五名学员,他们是狙击手学校里学习最优异的五个人。见到五人出列,瓦西里冲他们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学员同志们,恭喜你们,可以跟着柳德米拉少校到外面去锻炼锻炼,权当是实习了。”

    见跟随柳德米拉北上的五名学员,都是狙击手学校里最优秀的五个人,剩下的学员心里都在想:接下来,瓦西里和老爷子肯定会选择第六到第九名的学员。那些成绩稍差的学员,心里已经放弃了,觉得怎么选拔,都不会轮到自己。

    但下一刻,瓦西里的话却让他们高兴得欢呼起来。“学员同志们,跟随我和老爷子去南面的四名学员,我们将换一个选拔方式。不再以成绩来选拔,而是看各人的运气。”

    他朝一旁忙碌的老爷子努了努嘴,说道:“老爷子在准备纸团,其中有四个写着‘去’,谁挑中了‘去’的纸团,就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如果说根据成绩选拔,让绝大多数的学员失望。但采用抽签的方式,不管成绩好坏,都有中奖的几率,自然让众多学员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如果侥幸被选中,他们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将会爆发出极大的热情,来协助瓦西里和老爷子完成任务。

    很快,抽签就结束了。抽中的学员,自然是欣喜若狂;而没有抽中的学员,却是懊恼不已。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虽然这次跟着瓦西里和老爷子出去,基本是当助手,但不管怎么说,跟着如此优秀的两名狙击手,就算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所获得的收益也超过在学校里学几个月的。

    “请被选中的学员同志立即回去收拾一下,”柳德米拉对那些被选中的学员说:“我们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出发。”

    柳德米拉说完之后,瓦西里也跟着说:“我们也将在一个小时后出发,请被抽中的学员回去收拾一下东西。”

    两个狙击小组集结完毕后,并没有立即出发,而是去向索科夫告别。

    索科夫出来后,见到了在司令部门口列队的学员,便上前与他们一一握手,并随意地聊上几句。最后他重新回到了柳德米拉、瓦西里和老爷子的面前,对三人语重心长地说:“这次的行动异常危险,你们可要多加小心,一定要活着回来。”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柳德米拉微笑着对索科夫说:“我们可以说是精兵强将,而德国人的每个狙击小组只有一个狙击手,哪里是我们的对手。您就等着听我们的好消息吧。”

    虽然索科夫认为柳德米拉、瓦西里和老爷子出门,就没有搞不定的狙击手,但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叮嘱三人:“千万不要因为敌人的实力比不上你们就轻敌,那样是很危险的。”

    “司令员同志,”见索科夫一直在反复地叮嘱大家,老爷子笑着说:“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完全可以调整一下。比如说我带人去切尔诺夫策,柳达和瓦西里去温格内?”

    “老爷子,假如你能年轻二三十岁的话,我肯定会放心地让你单独负责一个方向。”索科夫笑着说:“但是您的年纪太大,如果没有人帮助的话,万一有个好歹,对我们来说,就是巨大的损失了。”

    “柳达、瓦西里,”索科夫觉得自己作为三人的上级,有些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便板着脸对他们说道:“你们到了地方后,记得和我们的部队取得联系。有了部队的帮助,你们做起事情来,就要方便多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柳德米拉点着头说:“我到了切尔诺夫策之后,会与波格丹诺夫将军建立联系,让他抽调人手来协助我的工作。”

    对于柳德米拉的回答,索科夫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扭头问瓦西里:“那你呢,瓦西里?”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瓦西里也表态说:“我和老爷子会联系克拉夫琴科和阿富宁两位将军,请求他们抽调人手协助我们完成这次的任务。”

    为了让两个狙击小组都能顺利地到达目的地,索科夫给他们各准备了三辆吉普车。不光安排了人手保护他们,就算车在路上出现了故障,也能有个替代的。

    看着两个狙击小组朝着不同方向出发,科什金好奇地问索科夫:“司令员同志,你觉得他们能完成任务吗?”

    “这还用说么,科什金大尉。”索科夫转身面对科什金说:“以他们的能力,要完成任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停顿了片刻,他又接着问:“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都安排好了。”

    原来索科夫担心柳德米拉、瓦西里他们在路上遇到危险,所以特意叮嘱科什金,为两个狙击小组各准备了一个警卫排。等吉普车出发一小时后,搭载警卫排的卡车,将分别向北或向南驶去,暗中为狙击小组提供掩护。

    索科夫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狙击小组在路上遇到德军的狙击,以他们的实力支撑个把小时应该没有问题。只要能坚持住,等携带有重武器的警卫排赶到,那么就足以歼灭敌人。

    “司令员同志,你真是下了血本啊。”科什金苦着脸说:“每个警卫排携带了两具火箭弹,以及十二发新式火箭弹。别说一般的散兵游勇,就算遇上德军的连级作战单位,也完全可以取得碾压式的胜利。”

    “你知道什么?!”索科夫把眼睛一瞪,对科什金说:“他们三人都是我们军中的宝贝,其价值相当于一个团。若是其中的谁出了什么差池,我们的损失就大了。”

    回到司令部,萨梅科停下手里的工作,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他们都出发了?”

    “是的,都出发了。”索科夫随口问道:“给南北两个方向的部队打招呼没有?”

    “都已经打过电话了。”萨梅科点着头说:“他们虽说都是优秀的狙击手,但要在那么广袤的地域找到德军的狙击手,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我给几位指挥员打电话时,都特意强调,要全力配合这两个狙击小组。他们要人给人,要装备给装备,一切都是为了消灭德国人的狙击手,以确保我军团级以上指挥员的人身安全。”

    “司令员同志,你刚刚出去时,科涅夫元帅打来了一个电话。”特罗菲缅科等萨梅科说完后,对索科夫说道:“他专门问起,为什么我们在切尔诺夫策北面的防御,会如此轻松就被德军突破了?”

    “那你是如何回答的?”

    “当然是如实回答。”特罗菲缅科说道:“我就告诉元帅,说坚守该地域的步兵第115旅旅长,遭到了德军狙击手的狙杀,不幸中弹身亡。部队因为失去了统一的指挥,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时,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从而导致防线被敌人突破。”

    “没错,就是应该这样回答。”索科夫对特罗菲缅科的应对很是满意。他点头表示赞同后,又接着问:“空军赶到切尔诺夫策之后,我军的情况怎么样?”

    “战场的形势再理想不错了。”萨梅科回答说:“看到我军的战机赶到了战场,波格丹诺夫将军立即组织了一次反击,两个坦克营的兵力掩护第115旅的残部,向被德军占领的阵地实施了反击。根据最新的战报,115旅已经恢复了失去的阵地,正在清剿残敌呢。”

    “干得漂亮!”索科夫问道:“那现在该旅的旅长是谁?”

    “科迈罗中校,”萨梅科解释说:“就是原来的参谋长,他是该旅剩余指挥员里级别最高的,所以波格丹诺夫将军就任命他为代理旅长。”

    “看他接下来的表现如何。”索科夫说道:“若是称职的话,也别搞什么代理了,直接任命为该旅的旅长。”

    “好的,司令员同志。”萨梅科答道:“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波格丹诺夫将军。”

    “南面的风雪停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萨梅科说道:“不过暴风雪有减弱的迹象,相信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彻底停下来。”

    “等暴风雪停止后,若是没有敌人进攻,那么近卫第18军和坦克第6集团军就能继续向南推进了。”索科夫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真希望他们也能早点进入罗马尼亚境内,如此一来,我们就有两路兵马同时在他国的土地上展开行动了。”

    一说起罗马尼亚境内,索科夫就想起了已经进入罗马尼亚的波涅杰林的部队,便仰头望着萨梅科问道:“波涅杰林战斗群如今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们的防区内,有没有发现德军的踪迹?”

    “没有,司令员同志,暂时还没有。”萨梅科摇着头说:“目前他们的防区附近,只有罗马尼亚军队出现。不过这些军队既不想向他们发起进攻,同时,也暂时没有向我们靠近,而是选择了一种观望的态度。”

    对于罗马尼亚军队的这种反应,索科夫是能理解的:“参谋长同志,这很正常,他们是在观望,看接下来的日子里,是我们打败了德国人,还是我们被德国人打败。等了最后的结果之后,他们才会做出最终的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