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色莫斯科 > 第1855章 最后的战斗

第1855章 最后的战斗

    随着越来越多的部队进入乌曼城,战局基本是呈一边倒的趋势,到下午四点时,大半个城市都落入了第53集团军的手里。

    索科夫和什捷缅科坐在新建立的集团军司令部里,开始讨论接下来应该采取的军事行动:“副总参谋长同志,如果是您在指挥部队,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什捷缅科沉声说道:“索科夫同志,既然大半个城市都被你的部队占领,是不是应该做那件被搁置的事情了?”

    旁边的斯米尔诺夫听得满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索科夫呵呵一笑,说道:“副总参谋长同志,您说的没错,时机已经成熟,可以让各部队采取行动了。”

    说完这话后,他面向斯米尔诺夫说道:“参谋长同志,情况是这样的。在上午的战斗中,我让进攻部队暂时不要把红旗插上市政大楼的顶部,免得有些进攻部队看到友军占领了市政大楼,便出现懈怠的情况。

    如今大半个城市都落入了我们的手里,是时候在市政大楼的顶部插上红旗了。参谋长同志,你立即转告各师师长,哪支部队先把红旗插在市政大楼的楼上,等战役结束后,就有机会获得以城市名字命名的荣誉称号。”

    当斯米尔诺夫把索科夫的命令,传达到各师之后,看重荣誉的苏军指挥员们纷纷主动请缨,都想率领自己的部队夺取市政大楼,把代表胜利的旗帜插在楼顶。当然,最后获准参与进攻部队只有四支营级单位,他们将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向德军盘踞的市政大楼发起最后的进攻。

    从西面向市政大楼发起进攻的部队,是近卫第41师126团副团长格鲁时科中校指挥的一营。在进攻开始前,格鲁时科对着全营的指战员说道:“同志们,司令员同志在不久前下达了一道命令,让我们向德军占领的市政大楼发起进攻。谁第一个把红旗插在市政大楼的顶部,那支部队在战役结束后,就将获得以城市命名的荣誉称号!

    如今据我所知,奉命向市政大楼进攻的部队,是四支营级部队。我们要第一个冲进市政大楼,大家有没有信心?”

    指战员们听完格鲁时科的这番话,不禁热血沸腾起来,七嘴八舌地说:“副团长同志,请您下命令吧,我们一定会拿下市政大楼。”

    “是啊,副团长同志。虽然有好几支部队同时从不同的方向进攻,但最先冲进市政大楼的部队,肯定是我们。”

    “附近几条街区被击溃的敌人,几乎都集中到了市政大楼里面。”格鲁时科担心指战员们轻敌,特意强调说:“因此待会儿的进攻战将会异常残酷。大家要记住,虽然我们要第一个冲进大楼,但不等于面对德军的顽强防御时,我们要不管不顾地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锋,那样只会增加不必要的伤亡。”

    “副团长同志,”一营长代表全营的指战员们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打?”

    “部队沿着街道进攻时,千万不要拥挤在街道的中间,那样会让大家成为德军密集火力的靶子。”格鲁时科说道:“因此,大家进攻时应该分散开,贴着街道两侧的墙壁,采用短跃进的方式,快速地接近被敌人占领的市政大楼。

    若是遇到了德军的火力点,不要盲目往前冲,那样只会增加不必要的伤亡。而是应该用火箭筒将其一一摧毁,等火力点被拔掉后再往前冲。”

    在布置任务时,三位连长都争先恐后地请求任务,希望自己的连队能成为第一个冲进市政大楼的部队。

    得知有四支部队同时向市政大楼发起进攻后,索科夫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问斯米尔诺夫:“参谋长同志,有关于乌曼露天矿坑的消息吗?”

    “没有。”斯米尔诺夫摇着头说:“我们没有获得任何与此事有关的情报。”他甚至有些怀疑地反问道,“司令员同志,这露天矿坑会不会是以讹传讹,其实根本不存在呢?”

    听斯米尔诺夫这么一说,索科夫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想假如真的没有所谓的关押了几万苏军战俘的露天矿坑,自己就白欢喜一场了。

    “司令员同志,”始终没有说话的波涅杰林,忽然插嘴说道:“关于露天矿坑一事,是我的老朋友哈里托耶夫最先说起的,我相信他不会对我说谎话。而且参谋长同志也说曾经听过这地方,我觉得只要我们多找找,应该能找到那个地方。”

    “乌曼的露天矿坑,的确是存在的。”这次开口的人是什捷缅科:“但具体的位置,恐怕只有当地的负责人和到过那里的矿工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加快寻找的速度,否则等德国人察觉到我们的意图,提前动手杀害我们的战士,到时我们就白折腾了。”

    “但是我们如今根本不知道露天矿坑的位置,”一说起这个关押着大量战俘的露天矿坑,索科夫就心急如焚,他心里很清楚,什捷缅科说得非常有道理,假如德国人见局势对自己不妙,在撤退前,肯定会对手无寸铁的战俘下毒手:“连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算想救又去哪里救呢?”

    什捷缅科看到索科夫急得面红耳赤,不禁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之后,开口说道:“我可以立即联系莫斯科方面,应该可以找到知情人,知晓露天矿坑的位置。”

    “那就麻烦您了,副总参谋长同志。”为了尽快搞清楚露天矿坑的位置,挽救那些战俘的生命,索科夫叫过了通讯兵主任,吩咐他说:“主任同志,你帮副总参谋长接通莫斯科的电话。动作要快,明白吗?”

    别看到集团军司令部刚迁入城市不久,但由于通讯兵主任在敷设通讯线路时,巧妙地利用了城里原有的电话线路,从而使集团军司令部的通讯系统,可以和多座城市进行通话。

    通讯兵主任帮什捷缅科接通了莫斯科的总参谋部后,又把索科夫接通了方面军司令部,使他能及时地向上级汇报部队的进展情况。

    当索科夫从耳机里听到科涅夫的声音后,立即高兴地告诉他说:“元帅同志,我是索科夫。我有一个重要的好消息要告诉您。”

    “哦,有好消息告诉我?”科涅夫笑呵呵地说道:“是不是和乌曼有关啊?”

    “没错,元帅同志,我说的好消息,的确和乌曼有关。”索科夫说道:“经过我集团军的艰苦奋战,如今大半个城市已经落到了我军的手里。残余的敌人龟缩在城北方向,我的部队正在进一步扩大战果。”

    “干得不错,索科夫同志。”科涅夫夸奖了索科夫一句后,试探地问:“那你们是什么时候,把旗帜插在市政大楼的顶端呢?”

    “元帅同志,我们暂时还没有把旗帜插在市政大楼上。”

    “为什么?”科涅夫不解地问:“你们在夺取了市中心之后,就应该把旗帜插在市政大楼的楼顶上,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把旗帜插上去?”

    “原因很简单,元帅同志。”索科夫回答说:“如今的市政大楼,还被德军盘踞着,我们的部队正同时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展开了攻击。”

    他猜到科涅夫会问什么,便抢在对方开口之前,把自己这么安排的初衷,向科涅夫详细地讲了一遍。

    科涅夫听完后,微微颔首,赞许地说:“索科夫同志,你考虑的真是很周到。说实话,假如是我在指挥部队作战,可要是看到市政大楼的顶部,有友军升起了红旗,对我的情绪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对接下来的战斗,的确有一定的消极影响。”

    说完这话,他重重地咳嗽一声,然后说道:“那么索科夫同志,请你告诉我,你们在什么时候能拿下乌曼?”

    “假如一切顺利,在晚上七点之前解放整座城市,问题应该不大。”索科夫说完自己的估计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我想问问,右翼的友军什么时候能到达乌曼?”他特意提到了自己的部队在经过长时间的战斗中,兵员损耗过多一事,“我的部队伤亡已经接近一半,若是没有友军赶到乌曼接防,恐怕我们在解放了城市之后,无法继续扩大战果。”

    “放心吧,索科夫同志。”右翼的部队推进迟缓,大大地出乎科涅夫的预料。他只看到索科夫的部队向前推进迅速,还以为德军实力减弱了,可等换了其它部队上阵,打得却是异常的艰难。想到在占领乌曼后,要继续扩大战果,他向索科夫保证说:“在天黑之前,我想右翼的友军应该能赶到。”

    索科夫这边刚放下电话,和莫斯科方面通完电话的什捷缅科就走了过来,一脸兴奋地说:“索科夫同志,我已经打听到了矿坑的所在位置。”

    “在什么位置?”

    “喏!”什捷缅科指着乌曼西北方向的位置,对索科夫说道:“这里是一片森林,露天矿坑就在森林里。”

    得知了露天矿坑的位置,固然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但索科夫的心里还是充满了疑问:“副总参谋长同志,假如露天矿坑真的在这个位置,那为什么我们空军的侦察,始终没有发现这个位置呢?”

    什捷缅科听后耸了耸肩膀,把双手一摊,把头一歪说:“我也不清楚原因。”

    确认了露天矿坑的位置后,波涅杰林连忙拿尺子丈量到那里的距离。很快他就得出了答桉:“司令员同志,从我们这里到露天矿坑,大概有17公里的距离。”

    “司令员同志,”斯米尔诺夫问道:“你打算如何去营救他们?”

    “现在能抽调的部队,就只有我们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团。”索科夫说道:“我打算抽一个营,赶往该地区执行营救任务。”

    “只派一个营,人数会不会太少了?”斯米尔诺夫还特意提醒他说:“要知道,露天矿坑里关押着几万俘虏,德军看守的人数应该不少吧。”

    “参谋长同志,我的想法正好相反。”索科夫说道:“面对我两大方面军的两路进攻,德国人肯定把附近能抽调的兵力,都抽调到了交战最激烈的地区。露天矿坑附近的兵力,应该是空前薄弱,此刻我们派出一个精锐的警卫营,赶过去营救,就一定能获得成功。”

    “要完成这项任务,需要一位能力强的指挥员。”斯米尔诺夫提醒索科夫说:“警卫团里的几位营长,都没有哲宏独当一面的能力。对他们能否完成任务,我持保留态度。”

    “司令员同志,参谋长同志。”波涅杰林听到这里,便向索科夫主动请缨:“我愿意率领警卫营,去把关押在露天矿坑里的指战员们,都全部解放出来。”

    索科夫主动说道:“司令部里的参谋里,你看中谁,就可以把谁带去做你的副手。”

    波涅杰林也不矫情,直接点了三名参谋的名字,让他们参加自己的部队,最后还说了一句:“司令员同志,我另外还想要一个人。”

    “谁?!”

    “哈里托耶夫!”波涅杰林说出人名后, 又快速地说出自己的理由:“不管怎么说,关于露天矿坑的情况,还是哈里托耶夫向我们提供的。我觉得要去解放矿坑里的战友,哈里托耶夫是非去不可。”

    “好吧,中校同志。”索科夫很爽快地回答说:“那就让哈里托耶夫跟着你行动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在顺利解放那些被俘的指战员外,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我会注意的。”

    “波涅杰林同志,我还有话说。”斯米尔诺夫叫住了波涅杰林,对他说道:“我们在乌曼城外有不少的侦察小组,和破坏小分队,如果能把他们都收容起来,可以让你们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嗯,我明白,这都是应该的。”波涅杰林说道:“侦察兵在附近活动,对地形比较熟悉,还可以为我们充当向导,使我们少走一些冤枉路。”

    “等你们赶走了露天矿坑的德军看守后,记得及时给我们发电报。”索科夫叮嘱波涅杰林说:“如果这仗打赢了,我会向上级申请对你们的嘉奖。”

    “时间不早了,波涅杰林同志。”斯米尔诺夫在一旁提醒说:“快点带部队出发吧。”

    波涅杰林带着一个警卫营离开后不久,索科夫就接到了西多林打来的电话,这位师参谋长在电话里激动地说:“司令员同志,好消息,好消息。近卫第126团副团长格鲁时科中校所率领的一个营,已经成功地夺取了市政大楼,并将我们的旗帜插在了楼顶之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