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天革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明确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明确

    听到陈炼不是魔族,而是人类。彩曦先是原地愣了两秒。随后笑着对女王说,“我们魔族其实本身大多都是人类,他入魔不就可以了嘛!即便不入魔,反正他也不当魔主,我也不是魔主,没人反对吧!”

    听起来似乎是这个意思,可现在轮到欢欢不乐意了。好好的男人被人抢了,女王也就算了,分给彩曦。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陈炼看出欢欢的意思,忙使眼色。女王倒是光顾着彩曦,忘了边上的欢欢,急忙打圆场,“算了,先回去再说吧!”

    整体看,从团队实力上来说,现在女王的团队是最强的。而且即便没得第一女王心里也有数了。

    一开始觉得陈炼身为将军,实力不差。不说稳拿魔主,起码能够拼一下。现在突然感觉无比轻松,只等后面团体只要不出意外。

    于是偶然间带来的轻松感,让女王回到自己的卧房,直接躺下睡着了。当然她也觉着回来后,陈炼与两个女的事应该暂时告一段落了。毕竟路上两个女的也没说什么,而且彩曦也回自己的住处了。

    欢欢因为彩曦的介入。于是一路完全是念着陈炼的。其实对他来说,得来欢欢这样一个知己也不错。只不过对方过于得惜物着实让他有些受不了。

    直到进了卧房都依旧不离不舍。

    “我说魅魔大人,你好歹也让我缓缓不?我又不会消失,更不会随便丢了。”

    欢欢嘟囔着嘴,“那可说不定,万一呢?”

    “呵呵,那你还是早点把我忘了,我家里人口多,怕你要疯。所以等我帮女王完成任务后,立刻离开,今后我们就别见了。”

    “不行,我们魅魔一族可不同旁人,虽然我们天生妖媚,擅诱惑,可真正失身的一定是意中人,而且我们有原则,一旦认定,不管到哪都要跟着。”

    陈炼直接想说四个字:阴魂不散。可还是作罢。两人的关系倒也不至于陈炼将她拒之门外。他躺下歇息,欢欢也是很懂礼数,坐在场边,并没有直接躺下,只等陈炼对她有什么吩咐。

    “不用这样吧!你不会是当奴仆习惯了?”于是有些小激动地直接躺下了。毕竟折腾了半天,稍微歇息会儿也是应该的。至于都睡一起,倒也没什么,反正都有过经历了。

    另一边,彩曦回去后,只坐在自己的书房。呆呆地望着前方那副她父亲留给自己的“追”字。因为他是女的,所以父亲对她要求严格,希望她能敢追男子。

    然而当缘分来了后,她面前的“追”字已然不是那个意思。脑子里越想越觉得羞涩。都差点把人都给说出来了,还稍微家里点手舞足蹈。

    那些女仆从窗外看去,谁能不晓得她的想法。而且她今日被击败的事也早就传开了。现在满城的人都在为此窃窃私语。

    “谁……到底是谁?”一路喊道彩曦的卧房。面前的这位男子是彩曦的表弟,从小一直与她最亲。听说自家表姐有了心仪之人,立马不淡定了。

    家中能给她把关的,除了女王恐怕就只有这位表弟了。

    “姐,你今天居然败了?唉……亏大了。我当时就该跟着你去的。”然而彩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表弟进来,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没办法,看到自家表姐都跟傻了般。想来想去作为表弟的他还是觉得不妥,毕竟彩曦可是魔族顶级美女。这不是太便宜了对方了嘛!

    赶忙来到彩曦跟前,推了推彩曦的肩膀,“表姐,你跟我说道说道,那人长什么样?什么家族?现在在哪?叫什么?我直接去问问。要没那个资格,我帮你解决了他。”

    听到要解决陈炼,彩曦立马眼神变得严厉了起来,“你干嘛!我不许你胡来。你要是弄伤了对方,看我跟姨母怎么说。”

    搬出自己母亲,彩曦的表弟顿时慌了,陪着笑说,“姐放心,刚才只是玩笑。不过你总要告诉我,我好帮你把把关,起码我可以问问对方的心意啊!”

    傍晚,女王府门门灯亮起。刚巧路上独自走来一人。眼尖的就能看出,那人背着的是一把带有波纹的长剑。

    女王府上的一名下人赶忙上前鞠躬,“不知立三爷驾到,真是有失远迎,小的这就去通报。”

    “不用了,女王表姐家还通报什么?就当我今日来吃饭的。”几个下人想想也对,平日里这二世祖本就是这样动不动来串门的嘛!

    只旁边跟着个下人,两人径直往中心的客厅走去。现在这个时间,女王倒是等在中间准备吃饭,除此之外陈炼等还没有出现。

    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近,女王脸头也没抬,是是翻了下眼皮,生硬地说了句,“你怎么来了?给你彩曦表姐看人?”

    一句话道出了来意。二世祖不得不傻笑了两声。

    “女王表姐,我哪敢啊!有您把关我能不信吗?不过是刚好路过讨顿饭。”

    两人正说着,边上陈炼被女王先前差人给带了过来。按理说即便陈炼是有功之人也不该在中心大厅与女王同桌吃饭。即便身旁还跟着欢欢。

    可谁让女王觉的今日陈炼的功劳最大,至于别的,其实不算主要的。但在彩曦表弟眼里,陈炼能够如此待遇,莫不是女王已经认定陈炼是彩曦的未来男人了。

    如此,彩曦表弟急忙起身行了个礼,“在下东望,是彩曦姐的表弟,敢问你是姐夫?”

    顺杆子往上爬倒是快。再怎么说在女王这里,东望根本不敢造次。尤其是当他看到陈炼那长相,加上实力,还有身旁欢欢的动作。要知道在魔族,男子崇拜其他男子,往往看其有多少女人。

    陈炼晓得八成是自己被误会了。现在想脱身都难。唯一急的还是欢欢。

    “小子,你别胡说,彩曦还没正式表白,怎么能算你姐夫呢?”

    眼看自家表姐要吃亏。被魅族的女子占便宜。为了能够不晚一步,东望直接站起,生出手对着陈炼说,“准姐夫,既然我表姐没有表白,起码我要确认下你的实力,如果行,我这里先给我表姐立个明确,你看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