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2371 美国人也会偷

2371 美国人也会偷

    对于英国、美国和南部非洲来说,诺曼底登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的最大规模行动,意义非常,堪称二战转折点。

    这其实是自欺欺人,和俄罗斯战场相比,“霸王”行动更类似摘桃子行为,再不行动就晚了,俄罗斯即将抢走所有胜利果实。

    为了迷惑德国人,盟军这一个月来加强了在加莱周边的海空军出动频率,海军多次对加莱周边进行武装侦查,空军对加莱周边的防御设施持续轰炸,尤其是野战机场。

    罗斯金所在的中队,是“马达加斯加”号航母的王牌中队,12名飞行员中有8个王牌飞行员,他们的任务是清理加莱周边的领空,最近一个星期以来,罗斯金所在中队已经击落了16架德军战机。

    不是没能力击落更多,而是德军起飞迎战的战斗机越来越少,自从不列颠空战之后,德军就将主要空中力量转移到俄罗斯方向,现在根本没能力保护加莱周边的领空。

    德国空军现在面临的问题很严重,他们的优秀飞行员几乎全部损失在俄罗斯,飞机越打越少,优秀飞行员也越打越少,俄罗斯那边的飞机却越来越多,就算再给德国空军100个哈特曼,德国空军也赢不了。

    最新消息,哈特曼已经击落了超过200架盟军战机,这个数字还在以大概每天1.5架的速度增加。

    即便在南部非洲军中,哈特曼也已经成为一个传奇。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前往作战室的路上,萨姆斯拿到了最新的战报。

    “运气好,这代表这家伙每天至少可以遭遇1.5个对手,而且我怀疑他的成绩有水分,说不定德国的飞行员为了续写他的神话,把更多的击落机会留给他。”罗斯金不信邪,如果给罗斯金足够多的作战机会,罗斯金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

    先不说能不能,这份自信还是要鼓励的。

    “我现在也是王牌了,我会把更多的击落机会留给你的。”萨姆斯能够成为王牌已经心满意足,前天的战斗中,罗斯金完全可以为自己再增加一个战果,正是为了成全萨姆斯,罗斯金才将击落对手的机会让给萨姆斯。

    “哈,不用了,接下来我不会客气的。”罗斯金才不用照顾呢,他是真正的王牌。

    作战准备室内,悬挂的还是加莱地图。

    “又是空中巡逻——”萨姆斯失望,他更希望去巴黎。

    南部非洲空军出动频繁,主要是在英吉利海峡附近活动,偶尔也会深入欧洲大陆,当然那样做的危险性就大很多。

    罗斯金不说话,拿出小本本,安静的听乔生布置作战任务。

    “我们这一次的行动有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参与,我们各出一个大队,对加莱周边进行一次大规模扫荡,除了固定的目标之外,码头和港口设施也在我们的攻击范围内,我们的任务是防御来自巴黎和其他方向的德军支援,给我们的轰炸机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乔生语气轻松,眼底略带担忧。

    果然,乔生的话音刚落,飞行员就议论纷纷。

    “带上英国人就算了,能不能不让美国人加入,我不喜欢美国佬!”

    “美国飞行员都是新手,我很担心他们会不会拖我们的后腿。”

    “我倒是担心美国人会不会打我们的黑枪——”

    拖后腿很正常,打黑枪就过分了。

    这也不是无中生有,前几天一架英军侦察机在完成任务返航的时候,就遭到巡逻的美国战斗机攻击。

    被攻击的英军侦察机凭借良好的技术,以及优秀的侦察机性能侥幸逃生。

    英军的侦察机是南部非洲提供的。

    事后美军飞行员声称,他看错了英军侦察机机翼上的标志,以为是德军侦察机。

    这个理由太敷衍了,黑十字和米字旗差别还是很大的,美军飞行员的眼神不太好。

    南部非洲空军跟美国空军也有过节,巴西内战期间南部非洲飞行员跟美国飞行员有过交手,结果是南部非洲飞行员技高一筹。

    这个结果让美国空军很不服气,这些年美国空军也是卧薪尝胆,时时刻刻不忘复仇。

    自从美国参战后,大量美军抵达英国本土,几个每天都会和南部非洲军人发生冲突。

    “安静,请相信我们的盟友,他们可能不够职业,但是打黑枪这种事不大可能,我们要担心的是德国人,德国人已经知道我们即将发起登陆行动,所以这一次我们很可能面对德国从俄罗斯战场抽调的精英飞行员。”乔生提醒飞行员们提高重视,德国人还是有实力的。

    乔生把一张照片用图钉钉在地图空白处,重点强调:“尤其注意这种战斗机,这是德国人的Me-262,一种全新的喷气式战斗机,速度快,飞得高,火力强大——它的致命弱点是携带的弹药不够多,所以尽可能和它周旋,引诱它开枪,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有资格驾驶Me-262的,都是王牌中的王牌。”

    Me-262自去年开始服役,至今已经生产了数百架,基本上全部投放到俄罗斯战场,英吉利海峡这边很少出现,绝大部分南部非洲飞行员们都没见过。

    “埃里希·哈特曼驾驶的是这种飞机吗?”萨姆斯跃跃欲试,将埃里希·哈特曼击落,是所有盟军飞行员的梦想。

    “不,埃里希·哈特曼驾驶的还是Me-109,这家伙现在在捷克斯洛伐克,不会出现在加莱。”乔生略遗憾,同时也庆幸。

    埃里希·哈特曼的成绩就算有水分,本人也是很有实力的,如果出现在的加莱,那么对南部非洲飞行员同样是巨大威胁。

    在捷克斯洛伐克很不错,让俄罗斯同行们去和那家伙周旋吧,乔生希望中队的小伙子们都能顺利返航。

    准备会后,飞行员们很快出发,直奔加莱。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万里无云,十二架“苍鹰”组成两个编队,飞行员们士气高昂。

    “你们所在的区域很安全,除非德国人的飞机躲在海面下——”耳机里传来预警机的提示声,今年初,南部非洲空军将雷达安装到飞机上,建成全世界第一架预警指挥机。

    雷达手地形限制,对远处的侦查有限,无法为战斗机提供更多预警。

    为了尽可能扩大搜索面积,雷达一般都是安装在高山上。

    于是南部非洲的工程师们就把雷达安装到飞机上,扩大搜索面积,尽可能为战斗机提供预警。

    不过现在的雷达也有限制,因为电波受到地面信号干扰,对于低空目标的搜索效果不佳。

    所以低空目标,得靠飞行员们目视搜索。

    即便如此,有预警机的帮助,南部非洲飞行员们的胜算有了巨大提高,就算德国空军低空来袭,南部非洲飞行员们也已经占据有利地形,随时可以发动进攻。

    “苍鹰”们从加莱上空高速通过,罗斯金不经意向南看一眼,那里是南部非洲的圣洛克。

    现在圣洛克还被德军控制,德军在圣洛克修建了大量工事,有一个装甲师和一个步兵师驻守。

    这也是盟军选择诺曼底作为登陆场的原因,德军最精锐的部队在俄罗斯,次精锐的部队在德国本土,加莱周边驻守的是三线部队,诺曼底的守军不入流。

    就是这惊鸿一瞥,罗斯金突然发现,远处似乎有机群在低空高速接近,阳光照射在金属机翼上,反射的很清楚。

    “三点钟方向有机群接近——”罗斯金及时示警,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德军战机。

    这就是联合行动带来的不便,南部非洲空军和英国空军、美国空军都是自成体系,互不统属,配合上多多少少会有些问题,有时候误判也在所难免。

    “拉起高度,抢占有利位置,做好战斗准备——”乔生不敢怠慢,任何一点微小的失误,都会造成严重后果。

    双方都是高速飞行,距离飞速拉进,几乎两秒之后,乔生就注意到,对方机翼下方的两台喷气发动机。

    对于喷气发动机,乔生印象深刻,出发之前乔生刚刚展示过照片。

    “是德国人的Me-262——”乔生的话音还没落,战斗瞬间爆发。

    Me-262的速度确实快,“苍鹰”的最快速度达到每小时750公里,几乎是活塞战斗机的极限。

    Me-262的最快速度达到870千米,比“苍鹰”还要快很多。

    空战爆发的时候,Me-262的高度低于“苍鹰”,处于不利地位。

    不过Me-262的飞行员还是抢先开火,一架“苍鹰”猝不及防,机翼被击中,冒着黑烟向地面坠去。

    Me-262的火力还是很凶猛的,4门30毫米MK108机炮,每门备弹100发,2门30毫米MK108机炮,每门备弹80.

    有资格驾驶Me-262的也都是王牌飞行员,堪称飞行专家,高手交手胜负只在一刹那,一架“苍鹰”被Me-262击落的同时,罗斯金也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将一架Me-262击伤。

    “我来吸引他的火力,萨姆找机会偷袭——”罗斯金和萨姆斯配合默契,他们用这种方式击落了最少10架德军战机。

    “没问题,交给我——”萨姆斯将机头疯狂拉起,试图攻击Me-262的尾部,突然一串带着曳光弹的炮弹从舷窗旁边飞过。

    “老大,我被盯上了,救我——”萨姆斯一边嚎叫,一边疯狂操作。

    罗斯金顾不上救萨姆斯,他正被一架Me-262追逐,无暇脱身。

    对方的飞行技巧很熟练,罗斯金在空中兜了一个圈子,仍然没有甩掉。

    这时候罗斯金突然发现追逐萨姆斯座机的那架Me-262,恰巧出现在自己前方。

    罗斯金没客气,一串机炮打过去,对方凌空爆炸。

    “苍鹰”的攻击力也是很凶猛的。

    “谢谢老大——你就是我的天使——”萨姆斯侥幸逃生,运气爆棚。

    旁边的另一架“苍鹰”就没那么幸运了,它被Me-262直接击中,飞行员在飞机爆炸前成功跳伞,不过并没有脱离危险,交战空域下方是德军控制区。

    空战爆发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快。

    来袭的Me-262只有六架,在12架“苍鹰”的围攻下,两架被击落,两架被击伤。

    南部非洲这边损失了两架“苍鹰”,其中一架在返航途中坠毁在海面上,飞行员被盟军军舰救起。

    “所以,德国人把他们的Me-262布置在我们的圣洛克,因此躲过了我们之前的轰炸——”中队返回基地后,乔生第一时间上报。

    圣洛克毕竟是南部非洲领土,所以在之前的轰炸中,南部非洲飞行员们手下留情,并没有对圣洛克进行地毯式轰炸。

    机场肯定没放过。

    不过圣洛克的基础设施很好,Me-262就算在公路上,也可以顺利起飞。

    “不确定,德国人很狡猾,我们之前没有发现圣洛克有德军战机。”乔生实话实说,这并不能算是飞行员们的失误。

    “好吧,我们需要对圣洛克进行一次地毯式轰炸,彻底杜绝德国人将战斗机部署在圣洛克的可能。”第4航空队菲尔德少将在地图上标记,他对于飞行员们还是很满意的。

    “德国人出动的是喷气式战斗机,性能已经超出我们的‘苍鹰’。”乔生不掩盖自己的失望。

    自从德国人的Me-262出现在战场上之后,南部非洲军方已经多次传出自己的喷气式飞机也要列装,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南部非洲空军之所以打出赫赫威名,飞行员们的丰富经验和优秀技术固然重要,飞机的性能优势同样不可忽视。

    从飞机出现在战场上以来,南部非洲的战斗机,性能都优于对手的飞机。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南部非洲的飞机性能落后于对手。

    虽然对于南部非洲的飞行员们来说,他们并不会因此产生恐惧心理,可是因为飞机的性能落后带来的战斗损失,还是让飞行员们如鲠在喉。

    “少校,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菲尔德少将表情严肃,喷气式飞机其实已经有了,但是距离投入作战还需要一些时间。

    南部非洲空军的对手,不仅仅是德国人,英国人和美国人同样是潜在竞争对手。

    自从战争爆发后,美国人已经从南部非洲偷走了很多技术,所以南部非洲军方内部,关于喷气式飞机何时投入作战还有争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