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符永享 > 第六九八章 万剑归宗

第六九八章 万剑归宗

    剑盟的飞仙剑阵,就真是实打实打三百余位剑修,阵眼俱是化神期,余下组阵之人皆是元婴。

    反观墨染衣这一方,是三套飞仙剑阵,元婴期剑修为主阵,与之配合的剑阵符兵持剑而立。

    一眼望去,整齐划一。

    少了些飞仙剑阵之飘逸,多了几分杀伐之气。

    两边的剑阵一经碰撞,便如铁树银花,璀璨耀目。

    飘然若仙的身姿,曼妙于阵中。

    步步生花,步步杀机。

    不断有剑阵符兵损毁被替换,又有新的剑阵符兵填充进来。

    剑盟的飞仙剑阵尚不成熟,胜在组阵之人的修为超于对面。

    寒玉宫之飞仙历经大大小小的战斗,无数次的演练磨合,三套剑阵彼此照应相互配合,巧妙又严丝合缝,不计损耗的拼杀之下,与剑盟打的有声有色。

    总的来说,还是略逊了一筹。

    即便如此,十年未出绝命古道的修士一样看的目瞪口呆。

    他们分辨不出两边是何剑阵,只从双方明显差异的配置,便察觉寒玉宫一方的剑阵之道更厉害一些。

    但对剑阵的领悟与理解,并不能撬动胜利的天平。

    如果寒玉宫不能扭转劣势,这一阵,便要输了。

    相同的剑阵,组阵之人修为的差距所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看好了,那便是寒玉宫的飞仙剑阵,那些金属人唤作剑阵符兵,乃是寒玉宫独有之物,以神识御之,便可代替真人入阵,极少的人可复现威力甚巨之庞大剑阵,边界之战,寒玉宫的剑阵立功不少,小型剑阵单人即可成阵,修为不足亦可越境厮杀,这些年,剑盟在边界折损的剑修数不胜数,每一次大战过后,啧啧,染红的海水多日不褪……”

    南宫藏锋听闻寒玉宫之名,忙竖起耳朵。

    宣九虽面无表情,亦不着痕迹的侧耳倾听。

    “寒玉宫?是剑修门派吗?之前怎从未听说。”

    “哈哈!什么剑修门派!那些组阵的剑修不是咱们万仙宫出身,俱都是寒玉宫从剑盟挖角过来的,至于寒玉宫,你们没听说过太正常了,十年之前,寒玉宫还是仙宫治下一小小宗门呢。唉!还真别说,才十年光阴,这寒玉宫就已经成长为边界巨擘了,驻守冰岛,剑盟数年攻伐,皆无功而返。”

    “镇守冰岛的不是海神阁吗?还有你说那些剑修都是剑盟出身?果真?”

    “海神阁、栖霞剑门已被剑盟屠灭,成为过去。眼下边界是寒玉宫、九幽炼狱、天道痕、通灵圣门与灭杀剑盟并立。”

    “等等,灭杀剑盟又是什么?”

    “这说来就话长了,总之你暂记着灭杀剑盟是境内诸多门派联合在一起抵御剑盟的一个联盟就好,寒玉宫也在其中,它也是唯一一个兼具境内与边界两个身份的宗门,刚刚那位仙宫的裴子秋大人,便是寒玉宫背后的大佬,对其甚为看重啊!素女剑派、不夜地宫、千丹门、冰岛……现在都在寒玉宫的名下。”

    “怎么会?仙宫对我等制约甚严,不允许我等擅自强占啊!”

    “并非强占,自仙宫乱起,剑盟立生祸心,我等境内门派被劫掠屠戮,又遭数个宗门背叛,人心惶惶,仙宫谕令,攻下反叛之宗门,便可接手其驻地,寒玉宫是此令既得利者,边界之冰岛,也是他们从剑盟手中夺回来的,这一点,我等俱都是服气的。”

    “这位道友所言甚是,剑盟在仙宫境内祸乱连连,我等苦不堪言,寒玉宫去剑盟招揽小剑门与散修,在边界与剑盟剑阵相向,实是出了我等这口恶气!只不过今日之阵,怕是要输,剑盟准备甚是充足,更可耻的是,他们盗用寒玉宫之飞仙剑阵,着实可耻!”

    “没错,剑盟无耻至极。”

    “我听说寒玉宫弟子都称其为贱人盟。”

    “哈哈哈!贱人盟!哈哈哈……”

    “行了,寒玉宫若是不支,我等立时出手,将这些贱人全部留下!”

    “嘶!有些难度,我等尽力。”

    “往日只问边界门派之风光,今日也叫边界同道们看一看,咱们境内门派也是有血性的!”

    “有理有理,定不能让边界同道小瞧。”

    宣九眼中异彩连连,脸部的线条柔和起来,望向那专注战局的女子,难以移目。

    南宫藏锋被巨量的信息砸晕。

    飞仙剑阵……剑阵符兵……单人成阵……

    边界巨擘……驻守冰岛……与剑盟数年战斗不休……

    素女剑派……不夜地宫……千丹门……冰岛……大抵还有千崖山……

    这十年,到底发生过了什么!!!

    听那些人言下之意,寒玉宫现今风头正盛,虽为后起,声威还在几家老牌边界门派之上。

    旁人不知寒玉宫内情,他是清楚的。

    宫主大人未归,寒玉宫分为三支、内堂、战堂与广寒一脉。

    按照职责划分,对外征战乃战堂之属。

    翟不惑与墨染衣这一对师徒,惯是胆大包天,行事不忌,可将寒玉宫推到今日这一步……

    虽不想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

    难道仙宫的裴子秋大人鼎力支持?

    不对!

    仙宫此时内乱,无暇分心他顾。

    便是剑盟在境内作乱,也只是让附属门派自行处置,可见内斗之激烈。

    内堂原是玉尺峰,除了徐治,门下并没有多出众的人才。

    哦,对了,还有墨染玉。

    广寒一脉只余水蔚然,能撑得起门面。

    寒玉宫数得着的只这些人。

    就算是重聚七峰之人,寒玉宫也不过是小型门派的实力,在修缘星上,绝不起眼。

    那就是另有奇遇!

    南宫藏锋眯起眼来,目光也落在那道熟悉的身影上。

    墨染衣!!!

    是你吗?

    ……

    就在境内诸派的修士都摩拳擦掌,准备随时出手助战之时。

    胶着的战事有了惊人的变化。

    “变阵!”

    瞬移到三座飞仙剑阵中央的女子,手中持剑,站定主阵之位。

    三座飞仙剑阵飞快重叠,剑阵符兵不断收起,又不断被放出,数量倍增,密密麻麻的护持在墨染衣周围。

    若是细看,立时便可分辨出剑阵符兵细微的变化。

    它们手持的飞剑品质更高,且所有入阵之剑修,都换了与之相同的火属性飞剑。

    弥漫着火光的飞剑,点亮了整个剑阵。

    在最后一个剑阵符兵到位的一刻,整个剑阵瞬间变的不同。

    由三分浑然一体。

    目之所及,明明可以清楚的看到组成剑阵的剑修与符兵。

    可在所有人眼里,这一刻,只能看到站在主阵之位的墨染衣,与她头上高悬的硕大灵剑。

    灵剑之上蔓延着与阵中飞剑相同的火光,似是活物般,难耐杀意,爆裂之火散发灼热的温度。

    “这不是飞仙,这是什么剑阵?”剑盟有人惊呼。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墨染衣在心中默念着。

    好心情的翘起唇角,轻启朱唇,柔声道来:“万剑归宗。”

    砰!

    巨剑挥下,当头斩落。

    飞仙剑阵强于变化,是杀戮之艺术。

    但在万剑归宗的巨型灵剑之下,巧不敌重。

    万剑之威凝聚一剑,势不可挡。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繁复技巧之变化,只是一个笑话。

    剑盟的飞仙剑阵是寒玉宫目前难以达到的高度。

    元婴期剑修为基,化神期剑修主阵。

    已是目前万仙宫与剑盟飞仙剑阵之最。

    但,剑盟如果以为这样他们便赢定了。

    便大错特错!

    飞仙只是开胃小菜。

    三百余数的剑阵,在墨染衣眼中,难以匹配大型剑阵之名。

    万数以上的超大剑阵,才为墨染衣所看重。

    只不过时机未至,她顾虑重重,一直没有将其拿出来。

    眼下绝命古道重开,墨染衣等待已久的良机,终于来了。

    今日,便是万剑归宗现世之日!

    飞仙剑阵轻易被撕裂,巨型灵剑横扫千军,剑盟剑修措不提防,在惊愕中被灵剑碾压。

    数不清的惨叫声,血花四溅……

    刚刚还力压三座飞仙的剑阵,如同脆弱的布偶,任由锋利的剑锋在身上放肆切割。

    挥舞这样巨大的灵剑,对主阵之人负担极重,可墨染衣除了初时有些笨拙,越到后面越是挥洒自如,整个人都仿佛笼罩在火光之中,杀意被点燃,浴火灼烧,更见腾腾之势。

    飞仙剑阵——不敌!

    所有组成剑阵之修士,皆亡于巨型灵剑之下。

    没有一合之力!

    在场之人只觉头皮阵阵发麻。

    真真正正的惊吓到了!

    之前飞仙剑阵之对抗,还可以说是两相对峙,呈胶着之态。

    可这万剑归宗,完全是碾压之局。

    摧枯拉朽!

    无可匹敌!

    无论是寒玉宫的飞仙剑阵,还是剑盟的飞仙剑阵,寻常化神期修士难以企及,尤其是后者,大家都不眼瞎,剑盟的飞剑剑阵甚至可以和炼虚期道君碰上一碰。

    可强如这般剑阵,在寒玉宫的万剑归宗之下,无半点抵抗之力。

    怎能不让人胆颤!

    按修缘星的惯例,炼虚期不出手……

    这意味着,炼虚之下,寒玉宫再无敌手!

    墨染衣的视线转移,手引剑诀,高悬的灵剑轰然落下。

    众人只见那防御罩如初雪阳融,团团化去。

    内中藏身的剑修骇然看着一地残尸,失声难语。

    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的边界门派,一哄而上。

    遭到了剑盟剑修的激烈抵抗。

    人越是被逼到了绝路,就越是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斗力。

    末路之光,如日落余晖。

    这些被困绝命古道之剑修,不愧是剑盟精英,除却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便适应十年后的战斗,并找准时机,从几派的围攻中逃离。

    可惜,他们今日注定要长眠于此。

    因为墨染衣还没有解除剑阵,因为她不想让他们活着离开。

    万数之剑阵强到什么程度,就离谱的程度。

    只有一剑,唯有一剑!

    ……

    寒玉宫的剑修们熟练的打扫战场。

    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边界门派见境内门派一副膛目结舌的鬼样子,暗中嗤笑没见过世面。

    寒玉宫的战绩,尤其是这位墨统领的战绩,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剑阵不强,她又何必从剑盟挖人。

    剑盟痛恨背叛之人,这些年一直针对寒玉宫,连他们守边的压力都小了许多。

    投奔来的剑修,死了一批又一批,换了一茬又一茬,活下来的,无不经受百战洗礼,是墨染衣手中最锋利的尖刀。

    这些被血滋养喂哺之剑修,在杀戮中成长,俨然忘了自己的出身,寒玉宫给了他们实力的提升、财富与地位、尊敬与荣光,还有剑盟无法给予的成就感。

    以弱胜强!

    这种成就感是会上瘾的,没人能戒掉。

    就他们所知,已有不少剑修申请加入寒玉宫,并被允准。

    看看这些人穿的,和寒玉宫战堂弟子一般无二,看看他们的行为举止,和寒玉宫弟子一般行事,除了擅于用剑这一条,他们活脱脱就是寒玉宫的人。

    更让人不解的是,墨染衣待他们并不和颜悦色,柔声细语下,非打即罚。

    偏偏这些剑修都是贱骨头,就吃这一套。

    “禀统领大人,数目都对。”有剑修向墨染衣禀报。

    墨染衣嗯了一声,高声道:“各位同道,我等还有驻守边界之职,便先走一步。”

    九幽炼狱、天道痕与通灵圣门,听闻此言,利索的离去。

    不与寒玉宫同进同出是他们仅剩的倔强。

    在墨染衣日渐耀眼,强压剑盟的同时,也征服了桀骜的边界修士。

    起码在没有实力强悍的师兄带队之时,他们老老实实,不敢生事。

    联盟中人就随便的多,寒玉宫也是好兄弟来着。

    这些新加入的剑修虽无私交,但平日里进出照面多次,混了个脸熟,刚刚那万剑归宗实在太帅了太厉害了,杀剑盟剑修如切瓜切菜,他们看的口干舌燥,激动的不能自己,恨不得马上就问个究竟。

    战事已歇,即将回返边界,肯定要一起走啊。

    顺便套套交情,好好唠一唠这剑阵。

    太他么帅了!

    “墨统领请自便。”

    “墨道友先行便是,我等也要回返宗门。”

    “墨道友,后会有期。”

    ……

    墨染衣笑容柔美,与众人一一别过,风姿出众,一派安适。

    南宫藏锋嗤笑一声,迈着螃蟹都走不出的步伐,来到近前。

    “墨染衣,我化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