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六十一章 记忆

第六十一章 记忆

    深夜,十一点。

    这个时间点,木叶村的大多数人都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开始徜徉在和平安宁的美梦之中,洗去白天工作时的疲倦。

    无人的林间,只有朦胧的月光笼罩下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小径的轮廓,通向更深处的树林。

    白石沿着这条小径,在前方带路,在他的身后,浅美真澄慢慢吞吞的迈动脚步。

    也许是残留着黄昏时的雨水气息,小径两侧的林间,吹来的空气略有些冰凉,让她的身体受冷,下意识抱紧了胳膊。

    她看了一眼在前方一直迈步,不曾回头的白石,略带委屈的紧咬下唇,用极不情愿的样子,再度跟上。

    这里是宇智波一族的私人领地。

    禁止外人参观其中,只有被宇智波一族‘许可’之人,才有资格使用这片森林。

    作为宇智波一族天才上忍的‘赘婿’,显然也拥有使用这片森林的权力。

    按照浅美真澄猜测,不出意外,白石带他来的这片森林区域,正是那位宇智波天才少女的私人领地。

    安全,隐秘,无人地区,孤男寡女。

    种种不妙的词汇在脑海中浮现,虽然不是非常愿意朝着最坏的方面想,但这个情况,在浅美真澄看来,对自己实在是有几分不妙。

    作为忍者,她并不天真。

    在忍者的争斗中,一味的妥协,最终就会失去所有的筹码,直到退无可退。

    如果对方待会儿要提出十分过分的要求的话,哪怕是死,也要崩掉对方的几颗牙齿。打定了这个主意,浅美真澄低下头的镜片上,浮现出微微的白光,让人看不到她那已经变得锐利的眼神。

    接着,悄无声息将藏在袖口中的手术刀,滑落到右手之中,一丝温暖的安全感,由内而发的充满了她的胸腔。

    虽然在忍者学校的时候,被教授过苦无与手里剑的使用方法,自己的未婚夫也曾对自己在忍具使用上,进行过一番指点……但是比起苦无和手里剑这种耳熟能详的杀人忍具,她更喜欢用手术刀这种更加精巧的工具。

    不仅便于隐藏,锋利程度也完全不下于苦无。

    最重要的是,作为医疗忍者,她对于医疗工具的接触,远比寻常忍具更多。

    用这个可以轻易划开敌人的腹部与胸膛,切断敌人的喉咙、气管,让敌人的身体大量出血,感受到比死更痛苦的事情。

    敌人就像是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

    而自己不过是在给这些‘病人’,做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手术。

    于是,她像个没事人一样,亦步亦趋的跟上白石的脚步,步伐也轻巧了许多。

    跟在白石身后的同时,她已经想好了待会儿要是发生冲突,自己需要几个步骤,可以切开对方的喉咙。

    “到了。”

    前方,白石的声音响起,停下了脚步。

    但他没有回头,只是对着周围的空气说了这句话,确保身后的人能够听到。

    浅美真澄这才抬起头,用右手的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望着周围的环境,目光闪动了一下。

    只见在小径的尽头,是一片颇为宽阔的空地,大约有上千平米,周围树木高大,夜空中照射下来的月光,也无法穿透厚厚的密林,达到这片空地。

    空地的边角处,建造着一间木制的房屋,整体看上去并不大,窗门严密的进行封锁,看不到里面的事物。

    其余地方都是空白。

    但说是完全空白也不准确,空地上还有不少的木桩与标靶,以及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翻土与建造工具。

    毫无疑问,这是一片极为隐秘的私人训练场所,属于某个人的私人家产。

    村子里的人,无法接近自己,火影、包括火影直属的暗部,也不能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介入进来,侵犯这里的隐私。

    这里的每一块土地,都刻印着‘宇智波’的名号,威慑力十足。

    这也意味着,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外人想要进入调查,都是困难重重。

    浅美真澄不由得抓紧了身上的白色大褂,将右手里的手术刀,藏得更加严实,确保不会暴露出来。

    这样一来,无论待会儿发生什么,自己都不至于失去反抗之力。

    “过来吧。”

    转过身,白石稍微打量了一下浅美真澄的身影,在她没有表情的脸上定格了有两三秒的时间,才重新转过头,走向紧闭的木屋房门,拿出钥匙打开上面的门锁。

    屋子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白石习惯性的将手往旁边的墙壁一摸,按下开关,屋子里便被明黄色的灯光照耀,将黑暗驱逐。

    怀着紧张的心情,跟着白石进了这间木屋。

    听到背后房门砰卡察一声轻响观赏,导致浅美真澄的心脏也跟着一跳。

    木屋里面除了休息用的双人床,就只有一些简陋的桌椅,看来只是一个在修炼过程中,感到疲累时用于休息的临时驻点。

    “抱歉,在别的地方会面很容易被人发现,这里虽然简陋,但胜在隐蔽。再加上我的感知忍术,保证不会有人在旁边偷听,你放心吧,浅美同学。”

    不,这样一来,不是更加危险了吗?

    随着白石那宽慰人的话语说出,浅美真澄的内心,反而更加警惕。

    “先说好,我是不会跟你做那种事的,死了这条心吧。”

    贴着墙角,浅美真澄将握住手术刀的右手,藏在背后,虽然表情略微无助,但话语之中透露着坚定的否决之意。

    “?”

    那种事?

    哪种事?

    白石微微一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随即看到浅美真澄那张带有无助和悲伤,却同样满含倔强之意的白皙脸孔,此时微微咬着下唇,彷佛在做着某种极为激烈的心理抗争,不知道为何,身上充满了一种想让人欺负的柔弱氛围。

    “……”

    白石略微张大了嘴巴,对于这位老同学跳跃性的发言,他的思路有些跟不上。

    “浅美同学,我是忍者,怎么可能强迫女人做那种事?”

    “这可说不定,在作为忍者之前,你首先是一个男人,还是正值这种特殊年龄段的男人。而且,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无论发生什么,外面的人都不知情。”

    “……”

    感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会变成有关于男性生理行为的议论。

    “这方面的要求的确也很诱人,但请放心,我并不需要你为我解决生理上的需求。”

    感觉这位老同学像是误会了什么。

    难道在外人眼里,自己是那种会对别人未婚妻产生浓厚兴趣的变态?

    白石摇了摇头,对于对方的脑回路实在不敢恭维。

    “你难道是想从精神上,先让我感到屈服吗?”

    脸上挣扎悲哀的表情,更加传神生动了。

    “在说这句话之前,能把你手上的手术刀拿下来吗?”

    一边以无助柔弱的姿态引诱他,一边手里紧紧抓着手术刀。

    要是毫无防备的走过去,绝对会被划开喉咙死掉。

    浅美真澄的身子轻轻一颤。

    被发现了。

    低下头,脸上那无助柔弱的表情,彷佛变戏法一样,瞬间失去踪影。

    “发现了吗?我以为我隐藏的很好。”

    白石没有解释。

    在药剂部门的药物开发组中担任一个组长职位的中忍,怎么可能会表现如此孱弱。

    “放心吧,我对你没有恶意,你也不用摆出这么警惕的样子。我之所以带你来这里,也只是因为这里足够隐蔽,在了解真相的途中,确保不会发生意外而已。”

    白石并未靠近浅美真澄,与对方保持三到四米的距离笑着开口。

    “真相?”

    似乎对于这两个字眼感到困惑,浅美真澄抬起头,和白石带有笑意的眼眸对视起来。

    “自然是你的未婚夫,藤崎上忍在任务中殉职的真相。老实说,看完了整个过程之后,我也被吓到了呢。”

    “你知道!?”

    随着白石的话语落下,浅美真澄的声音突然激动而忐忑起来。

    下一刻,她的表情又重新警惕起来,凝视着白石全身上下,摇头质疑道:“不对,你并不是参与机密任务小组的其中一员,而且与宇智波一族关系匪浅,火影大人根本不会……你骗我!”

    突然认定了这个事实,以至于眼神都变得可怖起来,狠狠瞪视白石,像是要在他身上剜出一个大洞。

    “确实,我并不是藤崎上忍小队的成员,同样,三代目也不会将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我……那是因为,告诉我事情真相的……另有他‘人’。”

    白石笑着说道。

    “是谁?”

    浅美真澄的目光布满疑惑,显然没有尽信白石的话。

    白石没有直接开口解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卷轴,在浅美真澄好奇的注视下,将其放在地板上,慢慢打开。

    “解。”

    双手结印,摊开在地板上的卷轴,立马冒出一团白色烟雾。

    随着这团白色烟雾出现的,还有一具尸体,正冷冰冰的躺在地板上。

    “武君!?”

    看到这具尸体的真面目,浅美真澄的眼睛顿时瞪大。

    没有了先前的镇定,一下子扑了上来,跪倒在尸体的面前。

    用颤抖的手指,触摸着尸体的脸颊,一时间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千叶同学,为什么武君的尸体会在你这里?”

    “从暗部的焚烧室里带出来的,差一点就被毁尸灭迹了呢。”

    为了获得这具尸体,连自己‘儿子’都扔进了焚烧炉。

    “可是,我记得火影大人派来的暗部说过,武君的尸体已经找不到了……”

    她很想告诉自己这只是白石的阴谋。

    然而,无论怎么质疑,这具尸体的真实性都是货真价实。

    她立马察觉到,自己未婚夫的死亡,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执行机密任务殉职,连尸体都失踪不见,只是官面的说法。

    但是真相如何呢?

    为什么火影要对她说谎?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机密任务的内容是什么?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放弃复仇?

    各种疑问充斥自己的脑海,十分混乱。

    “为了不被不相干的人获取到村子的机密,对外的说辞上,自然要进行一些艺术加工了……”

    “可我是武君的未婚妻,并不是外人!”

    面对浅美真澄有些声嘶力竭的声音,白石的语气始终澹然:

    “正因为这样,才更要对你隐瞒,这样才能让你以一名木叶忍者的身份,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

    随着白石的这番话落下,浅美真澄的脸庞一呆。

    “因为是我……才更要隐瞒?”

    这算什么?

    浅美真澄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使用。

    看到对方的这个表情,心中一开始的想法明显逐渐动摇。

    而这也正是白石想要的效果。

    “浅美同学,之前我也说了,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但你现在的样子,可能还对此有些疑惑,无法真正下定决心。那么,先让你了解一下其中的内幕,再来考虑要不要和我做这笔交易吧。”

    《一剑独尊》

    “需要我做什么?”

    虽然她不清楚白石要和自己做什么交易,但是未婚夫死亡的内幕,自己必须知情。

    “很简单,接下来你闭上眼睛,然后我会通过一些手段,告诉你事情真相。”

    “闭上眼睛?”

    缩了缩身体,对这种要求显然有些抵触。

    “不闭眼睛也可以,只是效果会有点不好。”

    “变态!”

    白石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陡然加重。

    “浅美同学,我会使用禁术,让你的精神暂时与藤崎上忍的记忆空间相连,让你去直观了解到藤崎上忍身上曾发生的一切。”

    “只是这样吗?”

    眼中闪烁着的,是不信任的目光。

    “我并未强迫你相信。当然,这个交易是否完成,我是无所谓的,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接触到藤崎上忍死亡的真相。”

    白石目光直视过来,从容而镇定。

    “我明白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白石的确对自己没有恶意,而且正如白石所言,错过了这次机会,她很难了解到自己未婚夫死亡的真相。

    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了解其中的内幕。

    “来吧。”

    说完这句话,浅美真澄闭上了眼眸,跪坐在尸体的面前,一副任由白石施为的样子,眼睫毛也微微颤抖着,想睁却不敢睁开。

    看到这里,白石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干脆将手掌伸向了眼前这个已经对自己毫无戒备的同学……

    ……

    “火影大人。”

    温厚而坚定的声音,在一处密室里响起。

    密封起来的房间,只有些许的烛火照亮周围的幽暗。

    只见一名身穿木叶上忍制服的青年,正对着面前的三代火影单膝跪下,一副聆听教诲的恭敬姿态。

    武君!

    看到这名对着三代火影单膝跪下的木叶上忍,浅美真澄瞬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正是自己的未婚夫藤崎武。

    此刻的他,褪去了平时脸上的温柔,充满了一名忍者该有的果断与坚毅。

    可是,任由浅美真澄在心中不断呼喊,她的声音也无法传递到已经不存在的人身上。

    因为这里只是藤崎武的记忆空间。

    真正的藤崎武,早已经逝去了。

    “抱歉,武,让你久等了,召开会议浪费了一点时间。”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声音随之响起。

    “火影大人日理万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是吗?你还是老样子……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真的考虑好了吗,武?”

    日斩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目光直直凝视着眼前的这名青年,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彷佛在考虑,是否要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这名青年来执行。

    “是的,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根部的势力越来越壮大,想要恢复村子的安宁,必须要尽快扼制他们的发展,只有那样,朔茂先生的悲剧才不会再次重演,与宇智波一族的关系,也可以顺利缓和。恕我直言,根部的手伸得实在是太长了,这样迟早会为村子酿成大祸。”

    藤崎武以冷静沉着的语气分析着。

    “唉……”

    日斩抽着烟,像以前一样开始愁眉苦脸。

    “另外,我已经顺利与根部的人接头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会被团藏种上咒印……我会尽快在根部收集足够多的证据,确保下一次的上忍会议上能够用上,将团藏所属的势力一网打尽。”

    “这样的话,对你的牺牲就太大了,很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你真的确定了吗?一旦走上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性。就连我这个火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是的,请交给我吧,火影大人。”

    看着青年脸上坚定的笑容,日斩最终叹了口气,重重点头下来。

    “根部有几个编外人员,是我安插过去的棋子,团藏对此并不知情。你去了根部,可以与他们联系,让他们协助你行动。另外,一个月之内,如果没有拿到证据,就立马撤离根部,只要到了我这里,就算你中了咒印,团藏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将一份文件递到了藤崎武的手里,里面记录着那几个根部编外成员的信息。

    “是!”

    接过文件,身影如扭曲的黑色幻影从密室中消失。

    ……

    “欢迎你加入我们根部,藤崎上忍,为了团藏大人,也为了木叶的大业,你会为今天的选择,感到由衷的光荣!”

    一名戴着涂有浓厚诡异油彩面具的根部忍者,全身散发着冰冷阴暗的气息,站在悬挂在半空中纵横交错的一条过道上,接见了藤崎武这位新加入的上忍。

    ……

    “听说藤崎你擅长幻术与暗杀,那么,这个家伙,就交给你来解决了。”

    根部忍者递过来一张通缉令,上面显示的是一名A级通缉要犯,级别上忍。

    ……

    “幻术·黑暗行之术!”

    无尽的黑暗笼罩了白昼,将森林染成漆黑。

    被黑暗笼罩的叛逃忍者,连人影都未看到,只见到一抹刀光从黑暗中掠过,紧接着脖子一凉,温热的血液喷涌而出,朝着地面倒下。

    ……

    “接下来团藏大人要亲自接见你,虽然你加入根本时间不长,但你在暗杀的能力上很出色,团藏对于天才一向抱有欣赏的态度。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团藏大人接见两次,你还真是个厉害的家伙。”

    ……

    “吾等为木叶之根,亦是木叶之暗。火影不方便处理的事情,根部可以代为处理,火影不能做的事情,而我们根部能做。但总有一天,即便是身处于黑暗中,宛如过街老鼠的我们,亦会在黑暗找到火种,成为沐浴村子的光,将软弱的保守派赶下台!”

    团藏掷地有声的声音,宛如万年不化的坚冰,冷酷,霸道,坚定。

    他的周围笼罩着黑暗,此时作为第三者观看的浅美真澄,哪怕知道这是一段记忆,仍为这个男人身上的阴暗,感到身体颤抖。

    她的未婚夫,要在敌人的大本营,跟这么危险的人斗智斗勇吗?

    太乱来了!

    ……

    根部的记忆灰暗而压抑。

    每天都有干不完的脏活,每天都有杀不完的敌人。

    哪怕只是呈现出来的冰山一角,也足以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不知不觉,藤崎武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大半个月。

    每天的工作就是杀人。

    有的是外村的间谍,有的是自己村子,挡到了根部前进的忍者。

    随着时间的一步步推移,藤崎武深知任务期限即将到来,如果再不作为的话,这次的任务只能当做失败处理。

    而下一次想要接触根部,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抱着这种冒险的想法,在浅美真澄的视角中,藤崎武分出了一个影分身,去应付根部的杀人测试,本体则利用幻术,隐藏自己的身影,屏蔽自身的查克拉,潜入根部的资料室,收集证据。

    一路来到根部藏有机密情报的房间,在这里必须打昏看守大门的根部侍卫。

    没有迟疑。

    “幻术·黑暗行之术!”

    “什么人!?”

    眼前一片黑暗,看守大门的根部忍者,立马察觉到有人入侵。

    还不等有下一步动作,随着刀刃切开他们的喉咙,立马陷入了无声。

    黑暗消除。

    藤崎武拿着一把染血的忍刀,两侧是倒下的根部忍者,脖子被切开,鲜血喷溅在一旁的地板和墙壁上,俱是一刀毙命。

    ……

    资料室内,是藤崎武翻找根部各种情报资料的身影。

    在这里面,亦隐藏着根部无法示人的秘密。

    作为暗部中最为黑暗的组织机构,这个组织,背着火影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藤崎武想要寻找的,便是这些足以证明根部危害性的机密。

    争取在不久后的上忍会议中,抢占先机,以此来消除根部对火影的威胁。

    翻找的过程中,藤崎武一目十行的扫过上面的信息,看的越多,脸上的冷汗越多。

    并不是紧张,而是因为这上面每一个记录的事件,都是影响巨大。

    而且还牵扯到了势力根深蒂固的忍族。

    为团藏暗中谋划的事情感到惊骇。

    不过也意味着,要是将这些事情全部揭露出去,会让根部遭受重创。

    将记录情报资料的文件、卷轴,塞入了随身携带的背包之中。

    到了最后,还余下了一个卷轴,只好塞在自己的忍具包里,贴身携带。

    “在这里!抓住他!”

    资料室外的走廊上,传来飞奔而来的脚步声。

    藤崎武毫无惧色,双手结印,将黑暗波及出去,冲入进来的根部忍者,只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

    随即惨叫声发出,人群陷入了混乱。

    藤崎武微微一皱眉,刀刃切入肉体的手感不对,并未对这些根部忍者形成致命伤。

    不过,重点不是处理这些根部忍者,他必须要把这些机密送到火影面前。

    所以,也不管这些受伤,在黑暗中陷入混乱的根部忍者。

    现在是争分夺秒的逃亡战都,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这里的每一条路线,在火影安排的助力下,早已经摸索清楚。

    不能硬闯根部的正门位置,那里人手众多,以他的实力,无法硬闯过去,十有八九会被抓到。

    只能从偏僻,守卫较少的侧门离开。

    ……

    木叶西北部森林。

    随着一声轰隆的爆炸,在根部忍者惨叫的呐喊中,藤崎武浑身带血的翻滚出根部的基地。

    由于这道侧门被各种术式加厚,只能以这种粗暴的方式强行打开,这样一来,难免让自己也被卷入危险之中,造成伤势。

    “咳咳!”

    剧烈咳嗽了两声,藤崎武迅速擦去嘴角的鲜血,一边朝着西面跑去,一边忍者骨头即将散架的剧痛,将手手指放进嘴里,吹响哨声。

    一道鹰唳声,从空中响起。

    那是专属火影的传讯忍鹰,飞行速度比起上忍全速冲刺时更快。

    见到这只传讯鹰飞扑到一定高度时,藤崎武将背后装满文件和卷轴的背包取下,然后一气呵成扔向高空。

    传讯鹰迅如闪电,用鹰爪抓住了背包,朝着高空飞去,眨眼间消失了身影,飞往火影大楼。

    “成功了!”

    看到传讯鹰离开,这个距离,不用一分钟时间,就可以飞到火影大楼的位置,将这些机密安全送达到火影的面前。

    藤崎武的脸上不由得松了口气,露出狼狈的笑容来。

    “接下来……”

    藤崎武也准备动身,开始从这里撤离,前往火影大楼,与火影汇合。

    勐地,在他刚迈出脚步时,舌头处传来一阵麻痹感,然后快速传遍全身,身体直挺挺倒了下去,无法动弹一下。

    “咒……印……”

    艰难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意识到了什么,藤崎武脸上流露出紧张的冷汗,眼睛瞪大的看向一个方位。

    一道人影伫立在那里。

    志村团藏!

    “团藏大人,抱歉,没能拦截下那只忍鹰。”

    一名披着黑色连帽大衣,佩戴墨镜的根部忍者来到团藏身边。

    油女龙马。

    藤崎武一下子认出了这名根部忍者的身份,相当于团藏的左右手存在,在根部中位高权重,仅次于团藏。

    团藏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用手指指着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藤崎武:

    “把他带回去,我去和日斩亲自交涉!”

    ……

    我赢了!

    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从阴暗潮湿地牢中醒来的藤崎武,脸上便是这么说的。

    即使身陷令圄,他的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笑容,甚至在看守他的根部忍者诧异注视下,畅快淋漓的哈哈大笑起来。

    尽管自己被根部的人抓捕关押,但最重要的是,大部分根部的罪证信息,都流入了火影那里。

    只要利用好那些罪证,足以让根部付出惨痛至极的代价,让根部从此一蹶不振。

    在那些罪证被火影获取时,根部就彻底陷入了被动。

    很快,根部就会遭到火影的重重镇压,他这个上忍,也会被解救出去。

    从他的脸上,看不到担忧自己命运前途的忐忑,有的只是从容而坚定的自信笑容。

    眼下的处境,痛苦只是一时,胜利即将到来。

    等着我,真澄!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你!

    想到那个还在一直等待自己归来的少女,是自己的未婚妻,也是一生的挚爱,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转为温和。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在牢房的栏杆外伫立。

    油女龙马。

    原本看守他的两名根部忍者,已经消失不见。

    面对这位在根部,除了团藏,算得上一手遮天的大人物,藤崎武脸上没有露怯。

    即使全身被下了药物,身体绵软,连一丝反抗的力道都没有,忍术也无法启用,但如果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胜利者彷佛是他,而不是站在牢房外面的油女龙马。

    “怎么,龙马先生,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真可惜,这场战斗,是我赢了呢。”

    藤崎武这样笑着问道。

    对于藤崎武的笑问,油女龙马脸色未变,只是拿出一张通告文书,以冰冷不带感情的字句朗读:

    “特此痛批,木叶上忍藤崎武于近日内非法盗窃木叶机密,并贩卖给敌国,为己牟利,造成木叶巨大损失,今以通敌卖国罪进行缉拿。但鉴于此事影响恶劣,因此不予以通告全村,于三日后,由根部代为处理,秘密处决!”

    藤崎武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油女龙马不理会对方此时的心境如何,将这份文书随手一掷,轻巧飘进了牢房之中,落在藤崎武的面前。

    上面那枚属于火影的专属印章,无比醒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