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867、健将之死

1867、健将之死

    湖飞训练场,忽然间变得热闹起来。

    人群不断朝着不远处的河岸蜂拥而至,似乎是出了大事。

    顾晨几人原本是准备参加训练,可一瞧这架势,也只能暂停训练任务,准备过去看看情况。

    “那边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顾晨刚想着,便一把拉住一名奔走过去的村民道:“请问一下,  那边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啊,我是刚从村里那头过来的,一看这边人都往这跑,所以我也过来看看热闹。”

    话音落下,这名高瘦中年村民,顿时也快步跑去,生怕自己错过什么似的。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来到顾晨身边,  几人相互看看彼此,没有说话,直接朝着事发地点奔走过去。

    此时此刻,岸边聚拢的人群越来越多,里三圈外三圈的,将整个现场围得水泄不通。

    不时有人掏出手机,一边拍摄,一边嘴里碎碎念道:“出事了出事了,江南湖比赛场地出事了。”

    没头没尾的拍摄后,这些人转手便发小视频,不管三七二十一,赚一波流量先。

    顾晨几人被拦在外头,卢薇薇直接大声喊道:“警察,大家都让一下。”

    一听卢薇薇这大嗓门,不少围在外头看热闹的人群,顿时也是配合的让出一条通道。

    这才让顾晨几人顺利进入核心区。

    此时此刻,不少穿越机竞速俱乐部队员正围在左右,许多人都是光着膀子,似乎刚从湖里上岸。

    而另一旁,  一名穿着短裤的男子,此刻正躺在岸边,几名影子俱乐部队员,正在给男子做着最后的急救,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惊恐。

    “张牧之?”顾晨一眼便发现了倒地男子,这正是杭城影子俱乐部队长张牧之。

    只见张牧之躺在岸边,身体似乎早已没了生命特征。

    见此情况,顾晨赶紧凑上前问:“什么情况?”

    “我们队长溺水了。”正在给张牧之做着各种急救措施的影子俱乐部队员,也是一脸惊诧的说。

    而身边的另外几位村民,似乎有着一定的救援经验,但是不管几人如何努力,躺在岸边的张牧之也没有半点反应。

    其中一名年长的村民叹息道:“没救了,都已经溺水这么长时间,就是心肺再好的人,也是无力回天。”

    “可惜了一个小伙子,好端端的,跑去湖里游什么泳啊?水性不好就不要下水嘛。”

    又一位村民,不由惋惜着说。

    此时此刻,  顾晨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瞧,刘静茹此刻就站在身后。

    “刘静茹,这怎么回事?”顾晨也顾不得太多,赶紧跟刘静茹询问情况。

    此刻的刘静茹也是被刚才这一幕吓得不轻,此刻还没缓过神来。

    顾晨这么一问,刘静茹也是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缓缓说道:

    “影子俱乐部的张牧之,训练结束之后,发现不少职业飞手都在附近游泳或者钓鱼,所以他就也想下水游一会儿,说是能够放松一下身体。”

    “然后呢?”顾晨继续追问。

    “然后?然后他就跟着几名队员一起下水游泳,再然后,就听见有人说,好像有人失踪了。”

    “等到大家游回岸边,却忽然发现,唯独少了张牧之。”

    深呼一口重气,刘静茹也是心有余悸道:“所以,当时大家都在岸边呼喊张牧之的名字,可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下大家都慌了,不少队员都感觉,张牧之或许还在水里,可就是没有回应。”

    “然后,然后我们就在岸边打灯光,照射水面,还从附近借来一艘渔船划到相关水域搜索张牧之。”

    双手捂脸,刘静茹也是更咽着说道:“后来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感觉这艘渔船在湖面找了很久,才终于有人发现,湖面上似乎飘着一具尸体。”

    “等大家将尸体打捞上船时,张牧之已经停止了心跳,也没了呼吸。”

    “尽管大家奋力将他抬到岸边,可不管大家如何抢救,各种方法都用了一遍,可张牧之就是没有半点反应,他……”

    说道最后,刘静茹整个人都不好了,也是无奈叹息:“他好像已经死了。”

    “死了?”听闻刘静茹说辞,一旁的卢薇薇也是目瞪口呆,不由分说道:

    “这上午我们还见过他,这家伙还吵着要把自己队伍的训练时间,排在骷髅俱乐部之前,可怎么……怎么一到晚上,这家伙就……”

    说道这里,卢薇薇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看着几名年长的村民,和影子俱乐部的队员还在做着无用的抢救。

    卢薇薇不由摇摇脑袋,扭头看向顾晨和王警官。

    顾晨赶紧凑上前,询问几名正在抢救的村民道:“你们抢救了多久时间?”

    “从捞上渔船,已经连续抢救了20多分钟了,已经没救了。”

    一名尝试过各种专业抢救动作的年长村民,此刻也放弃了动作,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但是一名年轻的影子俱乐部队员还不肯放弃,依旧在给张牧之做着按压抢救。

    企图能像电视剧里播放的那样,希望张牧之能突然吐出一口湖水,然后就自己苏醒过来。

    但现实并不是电视剧,尽管影子俱乐部队员不肯放弃,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不想接受张牧之溺水身亡的现实。

    “等一下。”顾晨打断了那名持续抢救张牧之的队员,将其拨到一旁。

    随后,顾晨开始打开随身携带的强光手电,开始拨开张牧之的眼皮。

    随后,顾晨有检查了张牧之的其他特征,发现已经完全没了生命特征,这才无奈的站起身,宣告着说道:

    “没用了,张牧之的瞳孔已经扩大,身体也早就没了生命特征,已经……已经没救了。”

    “你胡说,我们队长水性很好的,他不可能溺水,不可能。”一名年轻队员,似乎难以掩饰内心的悲伤。

    直接反驳顾晨一句后,再次蹲在张牧之身边,大声呼喊道:

    “队长,你醒醒啊,你又不是旱鸭子,你可是会游泳的呀,我游泳都是你教的,你怎么突然就溺水了呢?你快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年轻队员似乎跟张牧之关系很好,不停的拍打张牧之的脸颊,企图唤醒张牧之。

    但不管这名队员如何努力,似乎都没有任何效果。

    所有围观群众都感到一阵惋惜,似乎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此时此刻,徐阳跟赵波,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同时出现的。

    两人都穿着短裤,似乎也是干从湖中上岸。

    而站在赵波跟徐阳身边的,还有另外几名影子俱乐部队员。

    所有人都是穿着短裤。

    似乎下水游泳的,也真是这批人。

    “赵波,徐阳,这到底怎么回事?”王警官见状,也是赶紧询问起来。

    赵波眉头一蹙,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不是大家都训练结束了嘛,然后我跟徐阳就看见这边有人钓鱼,张牧之和他的队友都在。”

    “然后,徐阳说想下水游泳,想去湖里放松一下。”

    “我一想,反正现在水温也可以,就跟着徐阳一起下水。”

    瞥了眼躺在岸边的张牧之,赵波又道:“然后张牧之这家伙,也跟着他们影子俱乐部的人,一起来到这边,然后张牧之也跟着下水。”

    “就这样,我们几个都在水里游泳,我跟徐阳在左边这头,他张牧之在右边那头。”

    话音落下,为了给顾晨指明方位,赵波还特地用手指给顾晨划明方向。

    “当时只有张牧之一个人往右边方向游过去吗?”顾晨问。

    胖子赵波微微点头:“是的,因为我们跟他关系不是很好,所以压根也不想跟他游在一起。”

    “其他人都只是在岸边浅水区随便游一游,但是他直接往湖中央游去。”

    “再然后,我跟徐阳玩的也差不多了,所以就游回岸边,可这时候,他们队友才问我们,他们队长张牧之呢?”

    顿了顿,胖子赵波也是莫名其妙:“我心说,你们队长张牧之又没跟我们游在一起,我怎么知道?”

    “但虽然这么说,我还是站在岸边看了几下,因为大家准备返回宾馆,所以他们影子队队员就在岸边呼喊,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情况不对,然后跟着他们一起呼喊,但是却没有半点回应。”

    “是啊。”这边胖子赵波话音刚落,一旁的徐阳也赶紧解释:“后来我们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用岸上的灯光,照射刚才张牧之游泳的区域,结果发现,湖面上似乎根本没人。”

    “再然后,我们赶紧跟岸上的村民,借了一艘附近的渔船,划到湖中去找人。”

    “也是找了很久,这才发现,湖面上,似乎飘着一具尸体。”

    “这靠近一瞧才发现,湖面上飘着的那具东西,还真是他张牧之。”

    深呼一口重气,徐阳也是心有余悸道:“所以,当时我们全都吓坏了,也是赶紧将他捞上船,然后就开始在船上抢救起来。”

    “这一直划到岸边,又在岸边抢救到现在,但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肯定没办法呀。”这边徐阳话音刚落,一名年长的村民便插话道:“这个小伙子,已经溺水很久时间了,怎么救得活?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啊。”

    “没错。”这边年长村民话音落下,顾晨也是同意着说道:

    “张牧之的确已经溺水很长时间,最起码已经溺水50分钟到1个小时之间。”

    “这么长时间?”一听顾晨这话说的,一旁的刘静茹直接目瞪口呆。

    卢薇薇回想了几秒,这才赶紧追问起众人:“你们刚才说,从水里发现尸体,然后将尸体捞上岸,一直救援到现在,差不多20分钟左右对吗?”

    “对呀。”一名参与救援的村民,赶紧回想着说:“发现尸体,然后把尸体捞上船,再把尸体运到岸边,一直到你们刚才过来,差不多20分钟左右的样子。”

    为了将时间描述准确,这名村民还补充着道:“这20分钟左右的时间,应该包括我们发现尸体,到你们正好赶来的时间。”

    闻言村民说辞,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附和着说:“那这么说来,张牧之被发现时,应该已经死亡了将近30分钟到40分钟的样子。”

    “没错。”顾晨默默点头,也是看向赵波跟徐阳道:“当时在远离岸边的地方,除了你们几个,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人?”

    闻言顾晨说辞,赵波跟徐阳面面相觑,两人也是双双摇头。

    “没有,我当时跟徐阳一直在左边游泳,游到远离岸边的地方,我们两个就浮在水面,聊起今天的训练。”

    “至于张牧之,跟他关系又不好,所以他好像也不跟我们游在一起,独自一个人往右边游了过去。”

    “反正,当时岸边也有不少人,应该都能看见我们,但是张牧之?我们也没有过多的注意。”

    闻言赵波说辞,顾晨扭头看向影子俱乐部的其他队员,忙问道:“你们当时都在岸边?”

    “没错,我们都在岸边附近游泳,因为我们水性不是特别好。”一名影子俱乐部队员说。

    “那你们谁能看见湖中的赵波跟徐阳?他们当时在什么地方?”顾晨赶紧又问,想要确认一下赵波跟徐阳的说辞。

    几名影子俱乐部队员面面相觑,其中一名高瘦的队员回应说:“赵波跟徐阳,他们的确在左边区域游泳,还在那边聊天。”

    “因为他们距离岸边不是很远,我们透过灯光也可以看见他们。”

    闻言影子俱乐部队员说辞,顾晨又问:“那与此同时,你们队长张牧之呢?你们能不能在岸边看见他?”

    “呃……看不见。”那名高瘦的队员摇摇脑袋,也是颇为无奈道:

    “因为左边区域,靠近穿越机竞速赛道,所以那边的灯光可以勉强照射到一些区域,所以我们能看见赵波跟徐阳。”

    “但是我们队长是往右侧区域游泳,那边压根连灯光都没有,黑乎乎的,我们在岸边,根本看不清队长的情况。”

    “队长水性很好的。”这名高瘦队员话音刚落,另一名高鼻梁年轻队员则赶紧诉说:

    “我们队长水性很好的,他以前暑假期间,还在游泳俱乐部当过教练,我以前是个旱鸭子,游泳还是我们队长教会的,他怎么可能会溺水呢?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顾晨看得出,这名高鼻梁队员,似乎跟自己的队长张牧之关系很好。

    队长张牧之的溺水身亡,让这名队员似乎难以接受,此刻也是极力反驳,似乎压根就不相信,自己队长张牧之会死于溺水。

    闻言几人说辞,顾晨也是压压双手,提醒着说:“你们先安静一下,不要这么激动,情况我们会调查清楚。”

    “现在,请大家不要靠近,都往后退一退。”

    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立马便开始维持持续,开始利用自己警察的身份,命令所有人向后退去,不要将现场围拢得水泄不通。

    随后,顾晨又提醒王警官道:“王师兄,赶紧叫人过来支援,维护一下这边的秩序,另外,通知市局技术科的高川枫。”

    “我明白。”闻言顾晨说辞,王警官当即掏出手机,开始联络起来。

    而另一边,顾晨站在岸边,看着此刻平静的湖水,也是愣愣出神。

    如此平静的湖水,竟然夺走了一名水性很好的游泳健将的生命,这似乎听上去不可思议。

    而根据刚才众人的说辞,顾晨也观察了一下湖面情况。

    左侧区域,的确由于靠近穿越机湖飞赛道的缘故,有灯光照射,显得比较明亮。

    如果按照赵波跟徐阳的说辞,两人在有少量灯光的湖面游泳,的确容易被岸边人看见。

    可再往右侧一瞧,顾晨顿时皱起眉头。

    右侧区域,由于远离灯光区域,因此湖面上显得异常昏暗。

    如果有人在这片水域游泳,的确很难被岸边人员发现。

    这也是为什么,岸边的许多人员,只能看见左侧湖中的赵波跟徐阳,却看不清右侧湖面上的张牧之。

    这或许就是导致张牧之突然溺水身亡,却无人发现的原因。

    而这样一来,也导致了张牧之溺水身亡之后,在几十分钟内完全没有被岸上人发现。

    要不是杭城影子俱乐部队员看见蓉城眼镜蛇俱乐部的赵波跟徐阳已经游上岸边,估计他们也不会想起,湖中还有自己的队长张牧之。

    想到这里,顾晨也是赶到一阵惋惜。

    游泳溺水,这很常见,但是根据影子俱乐部队员的说法,许多队员的游泳技巧,其实还是得到队长张牧之的指点。

    “可明明是个游泳教练级别的人,张牧之又怎么会悄无声息的溺水伤亡呢?难道是因为突发疾病?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想到这里,顾晨感觉张牧之的溺水身亡,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至少从目前状况来看,顾晨也发现不了太多问题。

    或许需要等市局技术科的高川枫,将尸体带回之后,经过精密仪器的检测,能够发现一些其他问题。

    看着远处的岸边,顾晨愣愣出神。

    但片刻之后,顾晨忽然眼神一怔,似乎又想起什么?

    于是顾晨赶紧掏出手机,将手机地图直接点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