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相逢正当时 > 第十章 如此约会

第十章 如此约会

    周日早上七点多,陪着雪儿吃完早饭后,程然便带着她去店里帮忙。

    她收拾桌上的碗筷,小雪儿就拿着抹布,跟条小尾巴似的跟在她后面擦桌子,她给人递袋子,小雪儿就像个招财猫似的,跟人说谢谢惠顾,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发笑。

    九点之后,店里的客人渐渐少了,程然正要带着雪儿先回家,吴歆从一辆五菱面包车上走了下来。

    “哟,这个小美女,就是雪儿吧?”

    吴歆笑着跟程爸程妈打了招呼,就蹲下身来逗雪儿。

    “长得真可爱,阿姨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雪儿两眼放光,但还是抬头眼巴巴地望了眼程然,然后缩到她腿边,盯着吴歆害羞地笑起来。

    程然牵起雪儿的手,问吴歆:“你不是说今天有促销吗?怎么还有空跑这来了。”

    “惠佳的促销场有人看着了,”吴歆站起身来,“刚刚田芳姐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些货去乐淘儿童乐园那边的促销场看看。我想着你在帮你姐姐带孩子,不如顺便过来带你们去游乐场玩玩。”

    程然忽然有些不痛快,吴歆太擅长得寸进尺。

    她斟酌着如何委婉拒绝。

    吴歆却直截了当地说:“你觉得我有些步步紧逼?哈哈,我从不讳言我就是要拉人入伙喵呜,但是周末带孩子去游乐场不算坏事吧?我们的促销场摆在那,你感兴趣,就在旁边看一眼,不感兴趣,就跟雪儿好好玩,什么损失都没有。”

    吴歆态度坦诚,雪儿满脸渴望,程然觉得自己若是拒绝就有些小人了,只好接受了吴歆的邀请。

    面包车到达城南的儿童乐园时,已经十点多了,入园口排起了小长队,但吴歆有通行证,他们直接从内部通道进去了。

    乐园不算太大,项目种类却不少,来玩的以三到十岁左右的孩子为主。

    喵呜做的是儿童食品,在这里促销是相得益彰。

    三张促销桌边围了不少人,后面已经堆了七八个空箱子,六个促销员完全忙不过来。

    吴歆果然没有强行游说,只跟姨甥俩简单介绍了下乐园的情况,就自顾自去促销摊帮忙了。

    程然盯着她忙碌的身影看了一会,也放下防备,蹲下身来问雪儿想先玩哪个项目。

    雪儿高兴地举手一跳,“我要先玩蹦蹦床!”

    程然牵着一蹦一跳的雪儿,到蹦床乐园的窗口排队买票。

    不一会,就有人喊她。

    她循声回头,看见许墨言隔着两个人傻笑着朝她挥手。

    她狐疑地打量他两眼,脱口问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许墨言笑着拉过身旁噘着嘴的男孩说:“带我外甥来玩。”

    程然看看他,又看看其他男人,指指他身上的装扮笑,“打扮得跟要相亲一样,来游乐场玩?”

    他穿着件修身的灰色西服,搭配深紫色的衬衣和浅紫的领带,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还抹了不少定型啫喱。

    这让他头上多了几分油气的同时,也让他的形象更加庄重和正式,与游乐园休闲的氛围格格不入。

    许墨言笑容一僵,他外甥却咯咯笑弯了腰,“舅舅,原来你是……唔!”

    “我姐的电话太突然,没来得及换,反正只是看着他玩。”

    话说得很淡然,他捂外甥嘴的手却很用力。

    程然的反应跟他的设想完全不一样,这让他有点受打击。

    果然,他还是应该坚持己见,不能听信一个连女孩子手都没摸过的母胎单身狗的意淫。

    程然点点头,就没了后话。

    见她就要回转身,许墨言急忙开口:“你也是带外甥来玩啊?”

    “嗯!”程然不想搭理没话找话的他。

    许墨言不放过她,又问雪儿几岁。

    程然装没听见,雪儿糯糯地回答“五岁”。

    就要聊不下去时,他外甥猛地扒开他的手,喊道:“我要喝奶茶!”

    男孩的声音骄横又突兀,引来了好些人的目光,许墨言却灵机一动,主动问起了程然和雪儿想喝什么。

    开头既然不顺利,计划就得赶紧变,喝奶茶也是个拉近距离的好机会,无论如何,只要能扯上关系,就是一大进步。

    程然随口拒绝,一直偷看许墨言的雪儿则毫不客气,“我想喝奶盖,谢谢叔叔!”

    奶声奶气的话像初升的太阳般,令许墨言的笑变成了一朵喇叭花。

    他突然觉得,应该大大奖励一下歪打正着的熊孩子,为他打开了新的局面。

    许墨言丢下外甥去卖奶茶,动作快得程然都来不及阻止。

    蹦床窗口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了他们。

    看看孤零零的男孩,又望望远处还在等奶茶的许墨言,程然只好把熊孩子带在身边。

    然后,她发现男孩看着很熊,实则很贴心,进了那小型的蹦床乐园后,并没有只顾自己玩,而是不时关注和照顾着雪儿。

    孩子们刚蹦了一分钟,许墨言拎着四杯奶茶进来了。

    “给你买了份手打柠檬,快五月了,喝柠檬茶美白。”

    “你倒是很懂。”程然看着他递来的奶茶取笑道,“看来没少给女朋友买。”

    “买过两次。”许墨言一本正经地说,“前女友,年后分手了。”

    程然笑意变淡,“你为什么甩了她?”

    “啊?”许墨言很诧异,忙强调说:“应该是她甩了我。”

    “你,也被甩了?”程然惊讶,她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被人甩。

    “嗯。”

    刹那间,程然有些同病相怜,歉然地笑笑,道了声谢,伸手接过奶茶。

    这时吴歆来了。

    “知道吗?这屋里就你俩最打眼。”吴歆调侃,“男才女貌,真是登对!”

    程然不喜欢这些暧昧的玩笑,顶了一句,“才气是能从外表看出来的吗?”

    “哈哈,咱们是老同学,这个‘看’自然是走了心的。”

    “你确实挺走心的。”程然意味深长地说。

    要是她还看不出吴歆今天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真傻了,怪不得会在促销摊前放她一马。

    只是不知道许墨言的目的又是什么。

    吴歆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由怀疑变成了震惊。

    “许大帅哥,园里正好有我们的促销,你来都来了,就别光顾着跟美女说话,去摊子上看看,取取经,否则你那些货卖不出去,可别怪我。”

    “你,你也是她的代理?”

    “这有啥好惊讶的,许大帅哥,人帅心善,本着同学情谊,支持我的工作嘛。”

    吴歆话里有话,许墨言却被程然看得有些心虚,不由掩饰道:“我是拿来给杨锦风直播带货的,他一下班就玩游戏,不如干点正事,还能挣点外快。”

    “直播带货不需要了解线下促销吧,难道你要在你们学校摆促销摊?”

    她实在看不出他是个想做生意的人。

    “以防万一嘛,万一杨锦风直播不给力,就只能拿出去摆摊咯。”

    如果点头附和,就得跟吴歆走,许墨言可不想浪费大好机会,就顺着程然的话说,“在学校摆摊是不行的,除了杨锦风,我妈妈饭店里也要吸引顾客。”

    “瞧,许大帅哥果然有才,原来早都安排好了,害我白担心一场。”吴歆拍拍胸脯,笑着对程然说,“你不知道,从他加入那天起,我心里就一直担心,我是想有钱一起挣,干占老同学便宜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好了,你们慢慢玩,我还得赶去新联超市。”

    吴歆走了,临走时,还很不客气地把许墨言给自己买的奶茶拿走了。

    她一走,许墨言立刻招呼两个孩子过来。

    “还有鸡翅和薯条,小舟,你帮妹妹拿一份。”

    “咦,哥哥,你也姓周吗?”雪儿喝了口奶茶,声音轻轻地凑到程然身边说,“周哥哥,嘻嘻,跟妈妈叫爸爸一样。”

    真是童言无忌,这种私事也乱说,程然微窘地瞄了眼许墨言。

    许墨言似乎没听见,捏捏喜儿的小脸说:“他不姓周,他姓齐,他叫齐维舟。”

    “嘻,那也是舟哥哥。”说着,还笑眯眯地对齐维舟叫了一声,“舟哥哥。”

    齐维舟嘬着奶茶,没啥感觉地嗯了一声,许墨言倒像是叫他一般,弯了唇,直起身,目光灼灼地看着程然,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孩子们休息了一会,又去玩了。

    许墨言也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捡着直播带货的事跟程然聊了起来。

    直播带货现在相当于是做网商最重要的一个模块之一,程然正在准备这方面的事,而许墨言虽然不了解生意上的事,但他的专业是人工智能,对网络生态有些独特的看法。

    因此,两人越聊越融洽,互相都有几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蹦床乐园时间到了之后,他们又带着孩子们一起玩了碰碰车和过山车。

    将近十二点时,许墨言提议一起去吃饭。

    四人开着车往市中心的摩天轮餐厅去时,程妈打来了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