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四百四十五章不欢迎

第四百四十五章不欢迎

    又过一个多星期,六月上旬,徐恒泽出院,身体康复得很好,医生说要保护新生筋膜,暂时不能用力走路,得用轮椅代步一段时间。

    最可庆幸的脑子没受影响, 徐恒泽是工作狂人,一直惦记着被中止的研究工作,想立马回单位去,但徐姥姥和徐大舅妈不同意,要他先回徐府,多休养半个月再说。

    徐恒泽住院期间孟桃都没去探望,回家了自然要过府看看, 抱着小云海, 全家包括刘建立和徐玉霆一起, 去徐府聚会,庆贺徐二表哥恢复健康。

    徐恒泽整体状况不错,表情平和自然,气色红润,看着不像是个刚离婚,又遭遇车祸险些没命的人。

    他很喜欢小云海,和孟桃打招呼时,伸手朝小云海做了个抱抱的动作,小云海盯着徐恒泽的脸看了看,又迅速转头去看旁边的徐恒铠、徐大舅的脸,似乎得到印证,然后就朝着徐恒泽倾倒过去,真的让徐恒泽抱抱了。

    徐恒泽楞了一下,表情是受宠若惊,他其实不懂和小孩子相处,尤其这么小的婴儿。

    徐大舅妈在旁边指导怎么抱怎么和宝宝说话, 很快徐恒泽就发现, 也不难,他可以的,和小云海相处不到几分钟,两个人居然交流无障碍,小宝宝天真无邪还很逗趣,徐恒泽乐得哈哈大笑,似乎从来没笑得这么畅快过。

    如果不是徐大舅妈觉得小云海要尿尿了,硬把他抱走,徐恒泽都不想放开小宝贝儿。

    即将满百天的小云海白白嫩嫩粉雕玉琢,越发地活泼可爱,可能是从小接触的人太多,也不知道受了谁的影响,小时候的安静斯文形象消失,取而代之是个小话唠,妥妥社交牛逼症,见谁都能哦哇哦哇说上一通,还配上生动传神的小表情,常常把大人们逗得前仰后合。

    对此沈誉很头痛:生个儿子越大越长不像自己就算了,连性格也不像,找谁说理去?

    [孟桃表示:找谁都别找我, 反正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个送货的]

    徐恒泽恢复健康,且并未消沉,徐家长辈们都松口气,姥姥和大舅妈又有心思盘算起来:

    徐恒铠和顾莹莹已登记结婚,差一个婚礼,原定的五一办喜酒,因顾盼盼那个黑心女子划了顾莹莹一刀,不得不取消,婚礼推迟到国庆节或春节期间。但终究是少了场热闹,眼看小云海要满百日了,就想接着办喜宴,乐呵乐呵。

    沈和平和徐珍没意见,沈誉和孟桃反对:太频繁办喜宴,其实没有好处,大人累宝宝也累。

    徐姥爷听了,点头认可,三不五时地大办喜宴,太复杂化,影响也不好,于是拍板:到那天弄个三五桌,自家人聚聚就可以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几天后,苏向阳从Y省打了电话回来:徐傲雪带队高强度训练,为救失足坠崖的手下,自己掉下去了,幸好半山横长的树枝卡住了她,在大家帮助下爬上来,她感觉难受呕吐,以为伤着内脏,结果送进医院一检查,发现她已怀孕两个月!

    现在还躺医院里,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孩子,苏向阳在那边声音都哽咽了。

    这个消息又把长辈们吓得一批,徐姥爷、徐姥姥和大舅妈、徐立雯当天就乘坐飞机赶去Y省。

    孟桃和徐珍很想跟着一起去,徐珍是单纯的记挂大侄女儿,孟桃却是一半关心,一半想趁机搞一批Y省物资,Y省的特产太丰富,品质特别好。

    孟桃觉得徐傲雪大概率不会有事,因为她和沈誉给徐傲雪和刘建业、徐玉霖都配备了“保命药”,危急关头可以用上。

    她给徐傲雪的包裹比刘建业、徐玉霖的更细致更多样,徐傲雪常吃用,体质体能比之前只会更好。

    但直升飞机座位不够,婆媳俩去不了,只能在家又是比划又是写字,一通惋惜加论说,沈和平旁边看着假装淡定,内心松一口气:他是脱不开身,但不愿意让媳妇儿去那么大老远地方,哪怕跟着她的父母也不放心,自己的媳妇儿,只要脱离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是有危险!

    沈誉知道她们去不了,所以没什么表示。

    这些天沈誉早出晚归,有时候半夜三更出去,早晨回来一会,看看媳妇儿子,吃个早饭就又上班去。

    夫妻俩见了面只顾着腻歪、说小话儿,儿子醒着时又得抱一抱哄一哄,很少谈到沈誉干了些什么事,孟桃就是知道他在配合徐大表哥那个“计划”。

    小云海满百天,当天预计三桌人吃个饭,就自家和徐、孟两家长辈,结果还是有不少亲友长辈、同事不请自来,最后摆了九桌酒席,又是热闹喜庆一天。

    期间也有不愉快,是二舅妈邓丽芸引起的。

    徐姥姥和大舅妈伍丹宁去了Y省,虽然徐傲雪已脱离危险,肚子里宝宝也没事,但需要安静躺床休养,徐姥姥和伍丹宁知道徐傲雪的性格,担心她不听医生的话,就非得在那边守着她一阵子。

    这段时间徐府内务就归邓丽芸管,一应事情由她说了算,结果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徐明霓、徐恒泽都不愿意呆在徐府,带着行李箱住进了沈宅,就连住校的徐恒睿,周末也不回家,直接跑沈宅来。

    小云海满百日,沈和平、沈誉提醒舅爷们过来聚聚,邓丽芸自然是知道的,而且徐姥姥早已准备好给小孙孙的百日礼,封存放好,当天打电话告诉邓丽芸让她送过去。

    邓丽芸照办,同时还带来了六个人,加上她就是七个。

    送礼吃酒,没毛病,可孟桃出来迎接,看到七人中她只认识三个,这三个除了邓丽芸,另两个竟是自己不欢迎的邓琳琳和武红。

    而其余两男两女四个中年人,似乎是两对夫妻,孟桃根本见都没见过。

    邓丽芸笑着对孟桃说:“这些都是我朋友,常来我家玩的,你姥姥都知道。他们家媳妇儿也快生了,听说你们会养娃娃,把小云海照料得白白胖胖、聪明可爱,想着过来瞧瞧,学习学习你们家经验,将来他们也照这样儿喂养。”

    孟桃本就不满邓丽芸擅做主张,不先征求同意就带不相干的人过来,她是不会同意邓琳琳、武红进自己家的,再听见邓丽芸这番话,更加不高兴,冷冷说道:

    “我们家并没什么经验,今天家里有客不方便接待,对不起了,请回吧!”

    说完转身就走,随口告诉高叔关门,任何人不经允许,不能进来。

    一群人楞在当场,面面相觑,然后又一起看向邓丽芸。

    邓丽芸也懵了,隐约又记起魏府百日宴那天,不由得恼羞成怒:一个外甥媳妇儿,竟敢一而再地甩舅妈的脸,这是哪家规矩?

    她忍无可忍地大声喊道:“孟桃,你给我站住!你看清楚我是谁?我是沈誉亲舅妈!娘亲舅大懂不懂?谁给你胆子这样跟我说话?你今天、你现在向我、向我这些亲戚朋友道歉!否则,马上叫沈誉来,好好看看你这嘴脸,简直毫无教养!再不改正,明天就让你离婚、滚蛋!”

    孟桃已经进去了,并不想搭理,但听到邓丽芸让她离婚滚蛋,忍不住又转回来,直直走到邓丽芸面前,盯着她的眼睛:

    “没有人给我胆子,因为你不懂尊重人,所以我只能这样跟你说话。现在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婚、滚蛋?”

    “我就是有资格!沈誉是我亲外甥,我叫他休了你,分分钟的事!”

    邓丽芸心理很强大,完全没被孟桃凌厉的眼神吓着,还直接上前挥手就要扇她耳光。

    孟桃偏头躲开,心里握草一声,低估了啊,这女人强悍的。

    邓丽芸以舅妈的名义叫沈誉跟孟桃离婚,最高兴最解气的要算邓琳琳和武红,看到邓丽芸要扇孟桃,两人立刻一拥而上,明着是劝阻,实际想拉偏架,帮着她们的姑姑、姨姨多打孟桃几个耳光,替她们出出压在心头那口闷气。

    孟桃看破她们心思,在两人靠近过来想抱住自己胳膊,方便邓丽芸扇自己脸的时候,直接每人送给一脚,这还是脚下留情了,没使劲儿,不然她两人当场就得废一腿。

    即便这样,邓琳琳、武红还是受不住痛,两个大姑娘也顾不得丢脸丢份,直接跌坐在地上,抱着腿嗷嗷哭。

    邓丽芸慌了,忙蹲下替侄女、外甥女查看伤到哪了,旁边站着的四个男女也赶紧帮忙,一边纷纷指责孟桃:太狠了,都是亲戚朋友,干什么当仇人一样的?

    邓丽芸听进这话,更是火冒三丈,恶朝胆边生,站起来指着孟桃大骂:

    “你真是太坏了!他们说的没错,你确实就是个灾星!自从你出现,我们家就没安生过,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琳琳和红红有家不能回,恒泽和丽娜好好的恩爱夫妻离了,丽娜从此孤苦伶仃,恒泽成了残废!现在又是傲雪,出了意外孩子都保不住了!

    沈姑父为我们小姑子守身如玉,你非撺掇沈姑父找个哑巴,好人娶个哑巴,能幸福吗?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居心?要把我们家毁成什么样你才满意?你说!”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