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是蓝染 > 第二十三章 不安分

第二十三章 不安分

    “来得到挺快的,可惜……”迪哥露出了满嘴锐利的犬牙,笑着说道:“崩玉……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哼哈哈……”

    说罢,迪哥准备轻轻捏碎保护崩玉的玻璃外壳,即将解开尚未觉醒的崩玉。

    一股微风拂过,崩玉下出现了市丸银的笑脸,但微微睁开的血眸却没有一丝笑意。

    “射杀他,神枪……”

    “砰!!!”一阵雷鸣,迪哥已经带着崩玉出现在另一边,而他的额头却满是冷汗。刚刚只看到市丸银的脸,但那股杀机的的确确存在,而且越来越明显。

    没等迪哥松一口气,市丸银已经贴着他的背后,将斩魄刀刀尖按在了迪哥的后腰,冰寒刺骨的锋锐已经刺破了一层钢皮。

    “可……”

    “砰!!!”伴随着雷鸣声,迪哥又一次用出响转,但这一次,正面同时出现的市丸银手中白光一闪,虽然看不见,但迪哥迅速响转,这一次,他出现在了虚夜宫外面,通过望月大厅。

    只见他的身影刚刚出现在苍白色的沙漠上,脚却仓促地向后滑出了十来米的距离,可见响转用得多急了。

    而在望月大厅还传来一阵雷鸣,可以说迪哥这一次的瞬身技巧可谓是小宇宙爆发了。

    刚刚喘了口气,迪哥顿时向着望月大厅怒骂道:“混蛋!你刚刚差点就毁掉崩玉!!!

    此时,迪哥抓着崩玉的左手,明显一道细线,这时候,才刚刚从白色变成血红色。幸亏他跑得快,但那一击依然轻易地突破了他的钢皮,伤口深到离手心的钢皮只有薄薄一层血肉。慢上一点的话,崩玉绝对保不住。

    “距离真的这么有用吗?”

    市丸银远远地眺望着外边的迪哥,口中喃喃道:“真是……”

    “不知所谓……”

    “射杀他,神枪。”

    迪哥仰望着还待在望月大厅的市丸银,不知道对方在嘀咕什么,但他还在摆出了警惕的架势,灵压探查回路拉满。

    但很快,他却发现市丸银很自然地跳下望月大厅,然后悠悠哉哉地往他走来。

    一直到市丸银轻松地扒开他的手,取走了崩玉,迪哥依旧在望着远处的虚夜宫。

    倒是市丸银诧异地瞄了他一眼:“没想到被刺穿了脑袋,你居然还没死?亚丘卡斯级大虚进化成的破面,还是不赖嘛~”

    “卡拉拉……”正在这个时候,市丸银手中的崩玉发出了碎裂的声音,这让市丸银忍不住往手中的崩玉望去。只见上面的保护层已经出现裂缝,很快破裂开来,里面的崩玉遭遇到外面的空气,瞬间碎裂消散开来。

    顿时,市丸银露出了紧张诧异的表情。这一点,迪哥看得分明。

    但市丸银很快就回过神来,露出了一抹苦笑:“被摆了一道。果然还是你呀!”

    说完,市丸银再度恢复成原本悠哉的表情,对迪哥说道:“这一次恐怕你们的蓝染大人又要好好敲打一番拜勒岗了。啧啧……”

    “不说了,你安心等死吧!再见了~”说着,一个瞬步,市丸银便回到了望月大厅。只剩下苍白月光照耀下,被细沙拍打的迪哥依旧眺望着望月大厅。

    …………………………分割线…………………………………………

    为什么?

    本不该是这样的。

    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能动弹。

    一个问题还未明白,另一个问题紧跟着出现。

    崩玉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碎了?

    明明没有被击中才对啊!

    为什……

    “砰!”

    迪哥健壮修长的身体倒在了地上,鲜血将苍白色的沙漠沾染,就好像是一些长在地上的梅花一样,但可惜的是,一阵风袭来后,连带着尸体都被沙子覆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散成灵子。

    哪怕曾经高贵如他,如今也只是如此罢了。

    ………………………………分割线……………………………………

    “请不要杀掉我!!求你了!乌尔奇奥拉大……大人……”正用嘶哑的声音说话的,是尤迪安.海伦。此时的他正被乌尔奇奥拉抓着脖子,举高高。

    任谁看来,这都是像在杀鸡一样。

    “有点慢哟~”市丸银眯着眼睛疑惑地望着尤迪安道:“难道他很难对付的吗?”

    撇了一眼出现在大阳台的市丸银,乌尔奇奥拉不急不慢地开口道:“不,只是想看看秘书长的实力罢了,那种斩魄刀的力量,也难怪加尔达.迪哥到死都没有发现你的攻击了。”

    说着,乌尔奇奥拉直接捏断了手中的垃圾,然后往市丸银的方向扔去。

    而市丸银并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尤迪安的尸体离他还是有些距离的,他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尤迪安,只是在一会儿后,身后的虚圈传来一阵轰鸣,显然是砸在沙堆里了。

    “没办法,谁让我拥有尸魂界历史上最快的斩魄刀呢~”市丸银挠了挠后脑勺,关西腔的语调自然而然地说道:“我也很无奈啊~”

    “是嘛……”乌尔奇奥拉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样子,反而转身直接往外走去。而这副姿态也让市丸银了解到对方也发觉到崩玉是假的,不然,一起来的人是死对头的话,就有得闹了。

    没多久,二人便回到了位于中yang塔的地下室,再度看到了屏幕上的一幕。

    和之前最后离开的时候不一样,如果说之前是小规模战争的话,那现在更像是在看旅游记录片一般,除了偶尔会看到战后留下的残骸以及那些被破坏的风景。

    “嗯?”市丸银疑惑地往我看了过来,因为此时的我早已经起身,似乎准备离开的样子。

    我看出了他的疑惑,自然要为其解释了:“战斗相差太过悬殊了,没有掌握假面的旅祸少年,想要和十刃打平,多少还是我有点想当然了。不过,想必也会让尸魂界引起重视了。”

    “我们要去吗?”

    市丸银说的是自己和乌尔奇奥拉。

    我摇了摇头:“你们继续监视现世即可。”

    闻言,市丸银敲击了几下按键,很快浏览空座町风景的屏幕转换到一护身上……

    ………………………………分割线……………………………………

    回到中yang塔的会议大厅,刚坐上王座没多久,两个脚步声便传了过来。

    俯视着走来的二人,我依旧温和地说道:“欢迎回来,葛力姆乔。”

    偷偷去往现世,并且折损了数位破面,还未达成他自己定下的目的,最后还被抓了个正着。怎么算,葛力姆乔都不会觉得我真的在欢迎他归来。

    可惜,如果来的人只有我和他,说不定他倒是可以保持沉默,虽然保持不了多久,但能拖着对于犯错的人来说,都是一种解渴方式。

    可惜,一旁以严肃正法著称的东仙要总括官可不会迁就他。

    当下,东仙要便微微侧脸,对着葛力姆乔道:“怎么了?你应该有一些谢罪的话想说吧?葛力姆乔。”

    “没有……”葛力姆乔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兴致全无。

    闻言,东仙要彻底扭头,尽管看不到葛力姆乔的模样,但东仙要依旧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对方的不配合。这让自诩是虚夜宫规则制定人的东仙要大失颜面:“你这家伙!”

    “没事的,要。”反正已经达成目的,我倒是对这些无所谓,自然当起了和事佬:“我并没有生气。”

    “蓝染大人!”略带着一丝抱怨,东仙要忍不住说道。

    “葛力姆乔这次的行动……应该是难以控制自己对我的忠诚才会如此表现。我是如此认为的。”身为裁判,我对此事下了定义,算是为葛力姆乔这种刺头下属找了不错的台阶。为了不让他上头,我略微狠狠地俯视着他,如此说道:“是不是这样?葛力姆乔。”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十刃之一,我辛苦培养的打手,虽然不听话,但本就在我的谋划之中,既然达成了目的,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到时候,决战的时候,他只管去拼杀即可。

    同样,这一点,葛力姆乔也懂。正如大众所知道的一样,虚原本就是一群野兽,自然,有些规矩不遵守也是正常的。

    见有台阶,那自然就下了。毕竟,知道我的强大后,还敢明目张胆地乱来的破面,都回归虚圈了。

    “是这样的。”

    原本这件事到此为止,可突然,葛力姆乔感觉到有人拉住了自己。

    下意识狂暴的他猛地发现是总括官东仙要后,当下忍住怒火,但语气依旧不怎么好:“你想干嘛?东仙。”

    东仙并没有理睬葛力姆乔,也没在意他的不满,反而向我劝诫道:“蓝染大人,请允许我对此人进行处刑!”

    东仙要会这样,我没什么奇怪。毕竟,对正义过于偏执的他,面对吊儿郎当,没有纪律可言的破面,平时的小事情最多勉强忍一下,但如今过早地去和尸魂界过招,明显对大计有所影响,这样的过错就明显忍不了了。

    索性,这还是看在我面子上,才忍耐到现在。从之前离开地下监视厅,其实他就有些许恼火。如今葛力姆乔的态度,显然是引爆了东仙要的底线,再加上,身为死神,平时就不怎么瞧得起所谓的破面,所谓的虚。

    因此,尽管理由充分,但多少有些不把破面当回事了,想弄死就弄死。

    尽管我也是这样,但……东仙要多少有些不知好歹了……

    当下,我露出不满的表情:“要……”

    葛力姆乔可不会给东仙要面子,直接甩开东仙要揪着自己的肩膀的手,一脸嘲讽地说道:“是私怨吧?你只不过是看我不顺眼罢了。总括官大人这种行为真的好吗?”

    “我认为不能饶恕扰乱秩序的人,仅此而已。”

    葛力姆乔死死地盯着东仙要,冷冷地问道:“是为了组织吗?”

    “为了蓝染大人。”

    听到这,葛力姆乔顿时察觉到东仙要言语的狡猾,当下冷笑了一声:“哈!还真会宣扬大义。”

    “没错,是大义。”东仙要猛地将右手放在了刀柄上,继续开口道:“你的行动里没有大义,没有大义的正义,只是杀戮而已。”

    说着,东仙要缓缓拔出自己的斩魄刀:“但是,在大义的名义下,杀戮……”

    说到这,东仙要瞬间出刀,在葛力姆乔完全不认为他会出手的情况下,一刀削去左手:“就是正义!”

    望着左手臂摔在了地上,葛力姆乔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位总括官居然敢在蓝染大人的面前行凶!手臂的疼痛让葛力姆乔忍不住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

    “破道五十四!,废炎!”以极快的速度,没有给予葛力姆乔,甚至是我的反应时间,东仙要直接用鬼道毁掉葛力姆乔的断手,焚烧殆尽。

    要知道,哪怕手臂断了,但依然可以救治,前提是断手还在。

    东仙要这一下,算是彻底废了葛力姆乔了。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葛力姆乔捂住自己受伤的左臂,疼痛让他整张脸都变了形,在一护的暗红色月牙天冲下都只是轻伤,甚至没把伤势放在心上的他,此时,却因为断手,痛到极点。

    如果是与人交战,受伤在所难免,但看到敌人也受伤,甚至更重的伤,他反而会被转移疼痛,更多的只会是畅快。但,像这样最不可能受伤的地方突然受伤了,这让原本就是暴脾气的葛力姆乔忍不住了:“混蛋!把我的手……”

    当下,本就是自由散漫的野兽,自然也不会忍下去了。只见葛力姆乔瞬间就要拔出腰间的斩魄刀,并在这个动作的同时,冲向了东仙要:“杀了你!!”

    “葛力姆乔。”

    我的话让他清醒了过来,见他停下脚步,我继续开口道:“如果你在这里向要攻击的话,我就无法原谅你了。”

    说完,我便看着他咬牙切齿,最终还是收刀,扭身离去。只留下地面一滩血迹。

    待葛力姆乔离开后,东仙要便再度开口了:“蓝染大人,实在是万分抱歉,是我失礼了。”

    我俯视着低头表示臣服的东仙要,良久才在他额头流汗的时候说道:“要……”

    “是!”

    “无需在意这种事,终究我们才是一国的,而且你毕竟也只是做了总括官该做的事情罢了。”说着,我起身说道:“从现在起,你依旧做好自己的事务,顺带给我盯死了那些十刃,我不想在大战前,出现什么意外了。”

    “我必定以性命作保。”东仙要一脸严肃地说道。

    “只有你,我是最放心的。”我笑着离开了宝座,只留下东仙要还在低头。

    ………………………………分割线……………………………………

    沿着宝座平台后面往下的走廊,察觉到前方熟悉灵压的我,已经把心中剩余的不爽抹去,再度恢复平静。

    这才刚刚走到拐角处,熟悉的腔调便出现了:“又在整部下啦?你可真坏~”

    “你看到了吗?银。”来的人正是本该在地下室……也就是我所在之处的最底下,本该观望一护的市丸银。

    “你说的那些话,要自然会那么做了。你一开始就知道吧?”市丸银指的是,我对葛力姆乔严重违规,并耗损了那些破面的事情过于大事化小,导致一向都是过于在意条条规规的东仙要出手。

    在市丸银看来,与东仙要相处那么久,身为目前尸魂界最大敌人的我,不可能算不到这种事情。所以,答案就是,我在逗他们玩。

    “谁知道呢。”我走过市丸银身侧,望着窗口外,虚圈荒凉的风景。心中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因为我更关心的反而是虚夜宫的建设,本应该是中yang塔,按道理应该是虚夜宫中心,可如今,外面依旧是虚圈,未来的天顶还未做好,目前暂时看不到美丽的蓝天白云,还有太阳。

    “破面也消失了五具……”

    听市丸银说到被冬狮郎消灭的破面,我这才将思绪归位,并说道:“没关系。”

    “反正也只是最下级的基力安而已。”说着,我扭头望着身后的市丸银道:“计划没有丝毫差错。只要集齐最高级的瓦史托德,完成十刃,我们就是无敌的。”

    “嚯~”市丸银张着嘴,很无语的样子,显然对我的话抱有疑惑。

    “对了,监视的情况怎么样?”到这,我话题一转,毕竟,原本市丸银应该是和乌尔奇奥拉一起待在地下室的才对。

    市丸银一愣,这才笑眯眯地说道:“还能怎么样?那个旅祸少年直接回家,我看没什么问题,就扔给乌尔奇奥拉了。”

    “是吗?”说到这,我不再言语,再度欣赏起外面枯燥的风景。不过,既然葛力姆乔失去了手臂,战力大减,也该让人顶上去了。原著叫什么来着……

    ………………………………分割线…………………………………………

    第二天,一切都如我所料,一护正式进入假面军团的基地了。当然,这货逃课了。同样逃课的茶渡,则是去了浦原小店,显然是指望浦原喜助对他进行特训。

    到晚上的时候,冬狮郎等人再度与尸魂界进行联络。可惜,监控无法探听,这点还是比较可惜的。但应该和昨晚的现世入侵内容无关,毕竟,后面乌尔奇奥拉向我汇报了监控内容,像出动十刃这种大事,破面的战力之类的重要情报,肯定会在战后联络尸魂界的。

    而在第三天的时候,一护总算是进入了假面军团的地下空间,可惜后面被结界遮蔽,监控不到具体情况了。

    倒是冬狮郎与乱菊在井上织姬的房间捣鼓着什么,从我的经验判断,不难发现,他们应该是在组装通讯设备。毕竟,地狱蝶的通讯还是有些慢了。

    到了下午,这两个门外汉终于弄好通讯,我也勉强看到侧面一点,出现的人正是山本总队长,不过,不巧的是,井上织姬也放学到家,看到了这一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