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天醒之路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荆棘转手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荆棘转手

    琴音并不慷慨激昂,也不似风月场中那般甜蜜腻人。此时一声跟着一声,更像是兵刃间的碰撞,而且每一音下去,必有一件兵刃被折断。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则是守关的修者又倒下了一员。

    这便是五魄强者昭音初的本领吗?

    说起来,这位强者大家惊叹她的实力,更羡慕她这实力来得轻而易举。因为她的故事,学院中不知躺平了多少学子,都希望自己在某一天一觉醒来后忽然便也成了当世强者。哪怕没有昭音初五魄贯通这么夸张,成个四魄、三魄贯通那也是很好的。毕竟相比起勤奋、天赋,又或是传奇,昭音初更像是撞了某种大运,既然是运气,那或许某一天就会轮到自己呢?

    是不是还会有这样人,遇到这样的运气,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在昭音初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突如其来的强者。理性一些的修者们,更倾向于昭音初在无意间其实一直进行着修炼,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直至某天水到渠成,爆发出完全无法忽视的力量,从此当世便多了一位强者。

    大家各种揣摩昭音初实力的由来,也不乏有人上门请教。然而正因为这实力来得莫名,即便是昭音初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头绪。五魄强者又不是可以任人宰割的小动物,得不到答案,大家也只能作罢。

    那么这位五魄强者又有多大能耐呢?

    好奇这一点的修者自然也有很多,而对这样的好奇心,修者们总是控制得极好。他们愿意去看、去听,但绝不会有人轻易去试。而昭音初又是那么的容易接近。于是连东都的普通百姓都有目睹。有一天帝国绝峰堂的数位顶尖高手曾组团去昭音坊所在那条花街玩耍,后来就进了昭音坊,或许是昭音坊的服务不尽如人意,也或者是大高手们自恃身份,他们玩耍的并不太久,就一起离开了。

    又后来,西北成名已久的那位绝世强者到访东都,昭音坊也成为他走访的一站。而他看起来对昭音坊就比较满意了,停留的时间远比绝峰堂的高手们要长得多。

    再再后来,进出昭音坊的修者时常有,昭音初是个五魄贯通级的强者,这一点没人质疑,至于她的具体实力,从这些昭音坊进进出出的修者中实力却是没有流露出分毫。

    而此刻雁荡关的这些守兵,则成了昭音初能力的目击者、亲历者。

    她没有与任何人正面交锋,只是远远地拔弄了一下琴弦,那些与他们旗鼓相当,又或是处于下风的对手,就突然成了碾压他们的存在,三招两式地便将他们打倒,甚至打死。

    雁荡关上的定制,号称可敌五魄贯通。可现在五魄贯通的强者并不上前,而关上定制的运转,前来袭击的这些人也是了如指掌。在交锋过程中所有人都体会到了,这些人,是杀人的好手,同时也都有相当的定制系造诣。这波对雁荡关的攻势,对方准备之充分已经一览无余。

    如此的守关主帅姚觅,更是已被一位杀手踏在脚下。倒是苏唐,对手对她的了解显然不像对姚觅这些人这般充分,此时虽在昭音初的琴音助力下占据了上风,却是迟迟无法将她打倒。一眼望去,苏唐仿佛成了此时关上最顽强的守兵。

    “再来两个,这丫头难缠!”将姚觅制服踩在脚下的杀手眼见两个同伴都无法快速拿下苏唐,连忙大叫着。

    他话音方落,便觉脚下有异。他本以为已被他彻底制服的姚觅,魄之力忽又开始了那飘忽不定的闪烁。

    “真够烦的。”这位忍不住感慨。能成为青峰帝国排名前列的世家,这姚家的血继异能果然不俗。在已然掌握有一定情报的状况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生出他意料外的变化。

    “既然你这么不安分,那就去死吧。”这人面露惋惜。对姚家这样的世家子弟上头有过明确指示,尽可能地留活口。但是眼下,姚觅的不安分让这位彻底失去了耐心,他决定放弃这份功劳,将眼下状况从“尽可能”判定“不可能”。

    话音落时,他手中利刃已朝姚觅斩去。姚觅果然已能做出动作,原本绵软无力的手臂忽地扬起。

    杀手不敢有丝毫大意,姚家这空空如是的手段今天数他领教的最为深刻。他立即斜转了身子,将姚觅这看似挣扎的一扬手当杀招来避,结果就听姚觅忽得一声大吼。

    “接神兵!”

    姚觅中手寒芒一闪,五级神兵荆棘飞出,却是朝着苏唐投去。

    杀手们手中有关姚觅的情报十分详尽,包括他的性格、爱好、实力、异能。可是综上所有,却也没人想到在这生死关头,姚觅再度调起魄之力却是将自己手中重要的五级神兵扔给了苏唐。

    杀手挥手想拦却已不及,荆棘飞出,与苏唐游走的身影衔接的恰到好处,苏唐扬手接住荆棘时,趁手得连自己都是一愣。

    “谢谢。”她朝姚觅道了一声,却也没有过多关注此时姚觅的处境,拧身转手,荆棘已朝与她纠缠着的两位杀手挥出。

    而此时紧追她的那二位杀手,正伴随着一声琴音,身形陡然快了几分。

    高手相争,毫厘之差都可决定生死,更别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这提升出现的时机也恰到好处,让两人顷刻间已至苏唐身后,十拿九稳的杀招就要送出时,却听得身前苏唐道出了一声“谢谢”。

    二人错愕,却也改不了既定的出手。苏唐拧身转手带起的寒光,顿时与二人的杀招撞在一起。先前便有领教的强悍力之魄,经由五级神兵传出,更是澎湃到让二人陡然色变。满心以为志在必得的一击,像是被人生生卡住了喉咙,魄之力愣是无法运转下去。紧跟着似乎是连五级神兵荆棘都无法承载这么强的力之魄,陡然碎裂,化成无数碎刃尖刺,转眼已将两位杀手射得千疮百孔。

    两人面露难以置信的神情,身喷数道血柱,无比凄惨地倒了下去。

    昭音初的琴声停了。

    她站在关外,仔细地打量起了这个关隘上的这个小女孩。碎裂的荆棘,却也在此时重又合起,落回到苏唐手上。苏唐稍一抖手,成串的血珠哗啦啦甩了一地。她注意到昭音初的琴声停了,也看到了昭音初正在打量着她。但是她的动作却没有停,甩下一地血珠的荆棘,立即朝着正要将姚觅击毙的杀手刺了去。

    ------题外话------

    回了趟老家,疫情改变了好多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