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之森林——鸟 > 第五十七章 打破平静

第五十七章 打破平静

    无论熟知怎样的哲理,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

    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

    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从中领悟某种东西,喝光了所有的酒,啃光面包,喝光竹筒里的水,倾听着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声,日复一日如此苦思苦索。

    背负旅行行囊,踏着初秋的海岸不断西行、西行。

    一个秋风阵阵的傍晚,他正躲在废船阴影里裹着睡袋泪流满面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渔夫走来,递给他一支烟。

    他足有十个月未曾吸烟了,便接过来吸了一口,渔夫问他为什么哭,他几乎条件反射地谎称亲人离世,所以他悲伤得四处游荡。

    渔夫打内心同情他,这是所有人都或早或晚要经历的悲哀,他从家里拿来一瓶一升的清酒和两只杯子。

    在风声呼啸的海滩,两个人举杯对饮,渔夫说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他说母亲尽管身体不是很好,却从早到晚拼命劳作,结果积劳成疾,便去世了。

    他边喝酒边心不在焉地听渔夫说着,哼唧哈噜应付一两声。

    在她听来,那些事仿佛发生在遥不可及的世界里,这何足为奇!

    他不由得陡然一阵心头之火大起,恨不得狠狠掐住这家伙的脖子,你母亲算什么?

    你说!

    你说啊!

    我是去了最爱的人,那般完美无瑕的人在这个星球上彻底消失了,而你却还在啰啰嗦嗦地大谈那些过去事。

    但这股怒气旋即烟消云散,他合上眼睛,似听非听地茫然听着渔夫没头没脑的话,只有海风汹涌依旧。

    “师傅,您怎么了?”

    “没,没事…”

    四个人从茶小摊分开以后,鼠在前进的路上看到自己的师傅就躺在树下,表情似乎很痛苦。

    “呀,你俩这么快就跑来了,我还以为是乌龟的速度呢!”

    “师傅,乌龟就是这样胜过兔子的,您不会没听说过吧!”

    “去,你才是兔子呢!”

    “快跑…”

    鼠和新来的伙伴继续往前跑。

    看样子,距离应该已经完成一半了,现在是接近一点的时间,至于沿途美景,似乎并没有多少。

    这条路早在一些时候,路两边都是空空的草地,现在却成了一个又一个小镇,样子变了,感觉也变了,不再是荒无人烟的草地。

    甚至还起了几个小型工厂,还有垃圾处理站,土路变成了油漆路面,变得美感不在。

    不过,他们两个不会考虑这些,身体的劳累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想其他的,尽管那些以往的美好春天画面接连闪过,可依旧挡不住失去的步伐。

    不过,他们的心境似乎更加坚定了,不会在意那些坏情绪,本来在一眼沙漠的眼里,似乎多出了不少块绿洲。

    “我们要加油了…”

    一直拥有无敌的信念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做什么事情都一心既成,不会担心会不会去行动,不会存在迟疑,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迟疑就是失败。

    “不行了,不行了,歇一会儿…”

    “那就歇息一下吧!”

    幸好这里有棵树,不然阳光也会直晒下来。

    奇怪的是,刚才的阴天跑走了,太阳又出来了,而且感觉更加热了,这汗都流出一公斤了吧!

    “哥,你是怎么遇到师傅的?”

    “夜晚在墓地…”

    “什么?你不要命了,大晚上去那种鬼地方。”

    “你呢?”

    “我是在回家的时候…”

    “反正都逃不了…”

    他们两个人共同叹息。

    “要不坐马车过去,反正也没人看见。”

    “不会,这两个老家伙还不知道在哪里盯着我们呢!”

    鼠断言。

    “我们之所以承受着常人的痛苦,就是因为是普通人,没有经历过战意的生死是无法拥有那样无敌信念的,所以要坚持。”

    “是,我们出发吧!”

    “等会,我这还有一点盐水,一起喝了再跑。”

    两个人一人一口盐水,也算是补充了一点东西。

    “对了,你的石头怎么这么少?不可能会有五十斤。”

    “我的石头比你的重,你的轻才比我背得多,谁让你不会挑选。”

    “哪里还有石头比普通的石头重嘛!”

    “含有铁晶的石头,这石头里有大量铁元素,所以才特别重。”

    “这样啊!怪不得你的少重量却不减呢!”

    “要不你把石头再给我一点,我帮你分担一下。”

    “这样好吗?”

    对方犹豫。

    “不好,就一块跑,加油。”

    路边的草丛长着花,只是一闪而过,草丛里藏着寻找蚂蚁的小丑也无从得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