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降鬼才 > 第2471章 不能忍了

第2471章 不能忍了

    周兴云由衷怀念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时的经历,想当初,他代表玄冰宫,参加少年英雄大会,那是想干啥就干啥,根本不需要隐忍,即便大骂武林盟是个屁,和慕岩等荣光武尊大打出手,也不用在乎后果。

    毕竟,事情结束之后,周兴云回归本来,时空的修正力会淡化他们的存在,因此,周兴云即便嚣张无边,都不愁秋后算账。

    现在就不一样了,周兴云在《武林英雄大会》最为隆重的典礼上,忍不住动手打人,那必定一发不可收拾。

    估计在座的江湖前辈,全都会一拥而上,擒拿他这个不识好歹的江湖小子。

    裘志平和孙不同满嘴喷粪挑衅周兴云,也是希望看到他沉不住气,率先出手打人。

    裘志平等上京门派的年轻武者,是否有与周兴云开战的心思,周兴云不得而知。但……

    孙不同一众南境门派的年轻武者,却个个都技痒难耐,磨刀霍霍想找个机会和周兴云动手,好让周兴云等人见识他们的厉害。

    说白了,孙不同一众南境门派的年轻武者,需要一个动手的理由,否则,他们即便再看不惯周兴云等人,也不能率先出手伤人。

    周兴云也一样,即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的家伙,却碍于不能撕破脸,只能当个忍者神龟。

    换做以前的话,周兴云嘴炮功法无敌,能活活气死对手。

    遗憾的是,近期周兴云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组织语言,以至于他很难受。

    所幸,现在周兴云稍微适应了点,说话比前几天正常很多,不至于句句毒舌损人,也就偶尔会情不自禁蹦出一两句‘鸟语花香’的胡话。

    “武林大会的典礼上,虽然没有规定师门不许派年轻小辈来做代表,但纵观整个南贤庄的会场,江湖各派都对本届大会充满敬意,他们派来的代表,起码是师门长老,只有你们与在座的前辈们格格不入。听懂我的话吗?你们会拉低前辈们的尊位!”

    “你们不也一样嚒?”许芷芊嘀咕了句,裘志平、孙不同等人也是年轻武者,他们有啥资格说周兴云不是?

    “我们当然不一样!”裘志平忽然笑了:“我和孙兄并非师门代表,我们即将胜任武林盟十长老,过阵子要出席表彰大会,参与任职典礼,岂能与你们相提并论。”

    “那他们呢?”周兴云瞅了江南七少一眼,这些家伙显然是多余的。

    在南贤庄内参加大会的江南七大武林世家代表,正是江南七贤。

    周兴云与维夙遥等人走进庭院时,江南七贤之一的关髯,还冲着维夙遥说了句话。

    ‘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你之所以能活着代表水仙阁来出席武林大会,是托何人的恩情。’

    周兴云最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问号,无法理解关髯冲着维夙遥说这番话,到底想表达几个意思?

    后来,维夙遥仔细揣摩,才明白关髯话中含义,是暗示江湖协会讨伐水仙阁时,他对她手下留情。    周兴云深入浅出的理解关髯的话意,大概就是想对维夙遥说,当时我与你交手,并未使出全力,你不要得意。

    江湖协会讨伐水仙阁时,关髯一个荣光武尊,迟迟未能击败维夙遥,真让他觉得脸上无光。

    尽管关髯可以压着维夙遥打,以至于维夙遥险象环生,但他始终觉得那天的自己,未能发挥出正常水平。他投掷出手的暗器,似乎都受到某些神秘力量影响……

    总而言之就是,关髯觉得自己不在状态,因此才未能在短时间内拿下维夙遥。

    年轻武者都很喜欢炫耀自己的武功,假如维夙遥也拿他说事,声称自己能与关家堡家主战平,关髯的面子可挂不住。

    所以,关髯看到维夙遥后,特地警告她,暗示她不要自以为是的乱说话。

    理解到关髯的用意,周兴云‘切’滴一声笑了。小夙遥早已今非昔比,战斗力强到连他都畏怕,关髯居然还拿几个月前的她作参考,好自为之吧。

    “本届武林大会,上京门派与南境门派强强联手,是有史以来最鼎盛的一届武林大会。为了促进上京门派和南境门派的友好关系,江湖各派的年轻武者,都受到南贤庄庄主的邀请,在庄园东厢举行见面会,以便日后在江湖上互相扶持。江南七少正是受到庄主邀请的江湖俊杰!今天来东厢做客的才子佳人,和你们这些浪得虚名的卑劣小人不同,他们是获得南贤庄庄主认可,是中原武林名副其实的后起之秀!”

    “亲,看到没?有只小母牛在天上飞呢。”娆月幽幽一笑。

    “牛.逼吹上天了。”周兴云漫不经心瞅了裘志平和孙不同一眼,名副其实的后起之秀就这德行?

    “孙少,你没必要和他客气,不管你说多少话,他都不会把我们放眼里。”

    “你看他刚才的态度,你瞅什么瞅啊!你瞅我们做什么!”

    两名南境的年轻武者,一前一后指着周兴云喝道。

    “是你们不把我放眼里,还是我没把你们放眼里?是你们先瞅我,还是我先瞅你们!”周兴云由衷觉得,孙不同等人的脑子是屎做的。

    他和维夙遥等人进入南贤庄,就站在庄园犄角闲聊,他们招谁惹谁了?现在对方居然说他不把他们放眼里,这不就是你有病却让我吃药一个道理。你神经病!

    然而,孙不同竟认可同伴的话,对周兴云等人下逐客令。

    “恕我直言,你们德不配位,没资格来代表师门参加本届武林大会的任职典礼。”孙不同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想要体面就立刻更换师门代表,你们哪来的回哪去,让剑蜀山庄和水仙阁派本门执事来。否则我将取消水仙阁和剑蜀山庄出席武林大会任职典礼的资格!”

    “水仙阁和剑蜀山庄的掌门,让两个小辈作为代表来南贤庄,这本身就是自视清高,是对其他武林门派的羞辱!”周少波侃侃而谈,伊莎蓓尔姑且不论,她毕竟是玄冰宫掌门,周兴云和维夙遥则不同。

    其他江湖门派都派长老来,水仙阁和剑蜀山庄,却让维夙遥和周兴云来,这简直就像个笑话,故意嘲弄其他门派。

    “我不走,你们能怎样?你们敢动手吗!”周兴云有恃无恐,丝毫不惧孙不同等人。

    周兴云不会率先动手打人,可对方要是沉不住气,先动手招惹他,那他就有乐子了。

    “这里是南贤庄!是我师门倚嶂派的庄园!现在我们不欢迎你们,你们马上给我滚!”马车成气势汹汹的喝道,此人正是前些天和穆寒星、郑程雪比武切磋的南境武者。

    原来马车成和洪允天,是这里的地头蛇,难怪他们有恃无恐的,挑衅穆寒星和郑程雪,在涔天山比武切磋,敢情师门就在此处。

    我的地盘我做主,在涔天山比个武,没人能说他们的闲话。

    “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南贤庄真特么跟粪坑似的臭不可闻。”周兴云抵达南贤庄那一刻起,心底就蔓延着一股滋味……恶心!

    确凿的说,周兴云抵达顾旷城,遇到紫菱殿门人后,就感到一阵阵的小恶心。

    只不过,那时候还好,紫菱殿的武柯飞挺有礼貌,就是某些人表现欲太强,以至于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现在则不一样,以孙不同为首的南境武者,不是老鼠屎坏了的粥,而是窜稀拉出来的玩意……恶心!

    “遍地是污秽的破庄园,狗都不来!”周兴云气上心头,结果犯了毛病,百无禁忌喷出一句‘鸟语花香’的妙语。

    啊咧!我说啥了?周兴云话音落下的刹那,马上就意识到糟糕。他这话不就等于唾骂所有来南贤庄参加典礼的各派代表,连狗都不如吗?

    在座的江湖老前辈,这能忍?

    周兴云和孙不同争执,算是同辈之间的矛盾,如今,周兴云骂到各位尊长头上,他们能忍?

    上京江湖门派的江湖老前辈,姑且能忍一忍,毕竟他们早已领教过周兴云嚣张跋扈,不拿尊长当回事的态度。

    南境江湖门派的长者,就不能忍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妄为的后生仔。

    一时间,坐在南贤庄正院,静候典礼开始的一众江湖门派代表,就像大草原上嗅到动静的土拨鼠,齐刷刷的弹射起立,心想让周兴云好看。

    南境江湖门派代表屁股离开长凳时,他们内心都有一个想法,那便是出手教训口出狂言的周兴云。

    说句实在话,他们原本的动作是弹射起飞,而不是弹射起立。

    就是从座位上嗖地跳到周兴云身前,以雷霆手段将他拿下,让不知天高地厚,仗着父辈功德招摇撞骗的武林盟少盟主,吃不了兜着走!

    一众南境江湖门派的代表,才不会管周兴云是否少盟主。上代盟主的情义,与他们没半点关系!

    周兴云胆敢公然口出狂言,上京江湖门派的长者,看在其父辈的面子上,不好对他出手。

    那么,南境江湖门派的代表,就只能替其做主,今日必须教训一下剑蜀山庄的纨绔子弟!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