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大唐:神级熊孩子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抵达蒲州,路遇冲突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抵达蒲州,路遇冲突

    听见李承风这句话,乾山众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八皇子放心,砍猪我们还是干的来的!”

    说完他们逐渐逼近,那群无力抵抗的菩提院武者。

    见李承风出尔反尔,菩提院众人脸上都挂满了怒意。

    “黄口小儿,你竟敢骗我们!”

    菩提院为首之人低声怒喝道。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攻击李承风。

    可惜体内的剧毒却不允许他这样。

    刚刚站起身的他,很快就因为剧痛重新坐了下来。

    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乾山众人提剑走来。

    “所有人,不要再压制住体内毒素。”

    “拼死一搏还有一线生机!”

    为首之人说完,从地上激射而起,直奔人群中的李承风袭来。

    可全盛状态的乾山众人,又岂会让他们得逞?

    乾山和菩提院的人再次大战,局面很快呈现一面倒的情况。

    在乾山众人的围攻下,菩提院众人很快就化作了一地尸体。

    “多谢八皇子!”乾山带队之人转过身对李郸深施一礼。

    乾山和菩提院他们多年交仇,这还是第一次获得如此大的胜利。

    “对了,你们提到的九幽是什么意思?”李承风继续问道。

    他还有印象,在那奖励草药的石碑空间见到了这个词。

    说到这个,乾山那位带头队长脸上表情一变。

    他用手刮了刮鼻尖徐徐开口。

    “八皇子,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宗门长老秘密告诉我的!”

    “传说当中九幽部族是上古两大武者群之一。”

    “他们和黄帝部族在上古时期针锋相对,还有各种神奇的宝贝!”

    “我们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李承风点了点头。

    在他知道的历史里,九幽部族正是蚩尤的军队。

    只不过如今乾山说的,似乎和传说当中有些出入。

    “难怪乾山和菩提院会如此兴师动众!”

    他点了点头,重新骑上丸子背上,直奔梁州城。

    那墓葬里的东西被他搜刮的差不多了。

    乾山和菩提院的人愿意,就去探索吧!

    眼见李承风离开,乾山众人面面相觑。

    “我们还继续去那处试炼之地嘛?”

    “去吧!乾山的态度必须摆出来!”

    说完,一干人等再次出发,浩浩荡荡的往梁州城外赶去。

    ……

    李承风骑着丸子很快来到了梁州城外。

    此时吕温正在盘膝修炼,而那位乾山天人境则在一旁休养。

    见他回来,那位重伤的乾山弟子,三两步迎上前来。

    “八皇子,那边战况如何?”

    李承风微微点了点头,徐徐说道。

    “那群黑衣人已经撤退,尔尽可放心!”

    说完,他走到吕温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才多久的时间,他居然在吕温身上感受到了破境的征兆。

    “果然是天才!这才多久就又要破镜了!”他心中暗想道。

    吕温从修炼状态中退出。

    见来人是李承风,这才连忙起身。

    “主人!”他连连躬身道。

    “走吧!是时候出发了!”

    两人这才一起来到丸子背上,沿着官道直奔河南府。

    ……

    三天过后,两人一路风餐露宿,来到了蒲州城外。

    此时的李承风一身实力变得愈发凝实。

    而吕温在他的指导之下,境界一路高歌猛进,已经迈入武师三境。

    倒是丸子,在两人每天都喂食猛兽的情况下,身形又大了一圈。

    两人一兽一起大摇大摆的走向城门。

    城门口几位城防军们,看着一头巨大的凶兽走来,顿时吓慌了神。

    他们连忙关闭城门,一支小队拦在了李承风几人面前。

    “呔!来人止步!”一位城防军小队长轻喝道。

    李承风端坐在马上,身不动膀不摇。

    把自己玉牌递给吕温,吕温翻身下马来到了那位官兵前。

    “这是我们大人的通行令牌,麻烦通报一下州府大人!”

    那位官兵看了看李承风,又看了看那块玉牌。

    “您两位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知大人!”

    说完,那位兵士一路小跑朝城内奔去。

    两人在城门外又等了一刻钟左右,城门再次打开。

    一位身穿官服的州官,带着一群人急冲冲来到李承风面前。

    看到李承风身下体型巨大的丸子之后。

    那位官员被吓得双腿连连颤抖。

    ……

    “微……微臣见过八皇子!”那位官员声音颤抖着说道。

    丸子见身前缩成一团的官员,来了兴致。

    它微微低下头张开嘴,想逗一逗面前小人。

    那官员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一股腥臊气从他身下散发出来。

    李承风连忙揪住那丸子脖子上的毛,它这才停了下来。

    “不必多礼,我只是路过此处,低调行事便可!”

    说完李承风翻身走下巨兽身子,带着吕温两人一起走进了蒲州城中。

    而丸子也没有多作逗留,奔向了一旁蒲州城外的山郊。

    那位官员看了看李承风的背影。

    又看了看那离开的巨兽,咽了咽口水。

    “八皇子真乃神人啊!”

    ……

    蒲州位于三路水系交汇之处,水运贸易发达。

    城内游人如织,各地的商人在街道上来往。

    街道边,来自各地的小贩在此兜售摆摊。

    “你先去找处落脚的地方,咱们傍晚时分,城门口见。”

    李承风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交给吕温,径直离开。

    吕温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八皇子一路上可太懒了。

    能躺着就不坐着,能让吕温做的就让他做。

    两人再度分开。

    吕温前去准备安顿下来,而李承风则在街道上闲逛。

    没走出多远,就看见前方有一处小食馆。

    “正好这几天也没吃过正经饭了,过去尝尝去!”

    李承风点了点头,朝着食馆继续走去。

    一位大汉踉踉跄跄的从酒馆走出,手中还提着一坛酒,满身酒气。

    看衣着,这位大汉是一身短打装扮。

    看上去应该是哪位大家族的护院。

    酒馆门口来往的路人看见大汉都纷纷躲开。

    只有李承风迎面走了进去。

    两人肩膀相撞,那位大汉向后摔倒在地。

    “你小子没长眼是吧!不认识我扈三爷?”

    大汉看都没看李承风,拎起手中酒坛向他砸了过去。

    “有意思,已经很久没有人在我面前称爷了!”

    李承风一拳打碎了飞来的酒坛,淡淡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