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功劫自持量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功劫自持量

    陈首执与诸位廷执议定下来,便派遣了一具假身往元夏这边过来。

    这等事他是不能假手于他人的,因为混沌道册明确可以牵涉到大混沌,这便要他亲自出面处置不可。如此才可保证万无一失。

    待过了两界通道,来至位于元夏世域的天夏大阵之中,林廷执与韦廷执一同出面相迎,说了几句详细情况,便将那混沌道册递上,道:“首执,此混沌道册,除了最先观览到此册的那位玄尊,并未有他人翻看过。”

    陈首执引了一缕清穹之气入身,便取了这道册打开,只是看了一眼,便就将之合上了,他道:“只有这一卷么?”

    林廷执道:“收缴上来的,共计三十二册,如今已俱是收妥,无有遗漏。”

    陈首执道:“余下的稍候悉数镇毁。所有人再渡之以清穹之气查验一遍,以防有污秽留存。”

    林廷执和韦廷执皆是肃然遵令道:“是。”

    陈首执道:“林廷执,韦廷执。你们二位以为此事与那混沌修士是否有关?”

    林廷执道:“我等为此商议过,认为与此人当是无有直接牵连。现在这些搜查出来的道册是从飞舟之中俘获的,首先看到这混沌道册的也定然是元夏。

    元夏为了不使混沌道法蔓延,那时一定会设法阻止的,哪可能任由下方之人这般随意携带在身?

    故而此当是由元夏送到我等这处,应该是元夏上层所授意的,是想以此侵染我等,给我找寻更多麻烦。”

    陈首执颔首点头,他道:“元夏不会一次便就罢休,下来就有劳诸位廷执看紧此事了。”嘱咐过后,他便与两人别过,往原路折返,由两界通道渡归天夏。

    只是正在穿渡之际,竟然见有一人站在了前方,他神情一凝,看了过去,赫然发现那人,竟然是他自己!

    其人站在那里望着他,似乎就在等着他过去,随后就能通向另一个不同的未来。

    陈首执思忖了一下,这个自己的出现显然是与那混沌道册有关。

    道册本身不是什么重要之物,但是上面所记载的东西,与混沌大道有着最为直接的牵连。

    并且混沌大道不像世之大道,是需要由低向高迈进的,是有着严谨的秩序的。而是充满变化和不定的。哪怕一个方才入道的修士,若是投身入大混沌之中,只要能维持自我,都有可能去到上境,那么就极易照显出来各种莫测之变。

    在元夏因为有元夏天序,在天夏亦有遮挡,所以无从显现,可是在两界通道这里,这却是一个空隙了。

    他乃是浑章修士,乃是最易吸引大混沌的,还有他意图走向上层,这是无法抹消的道心,或许这是这些原因叠加在了一起,才是将此给引了出来。

    这个自己是他的道法向他展现了某种可能。若是他通过浑章借得大混沌之力,并转运袖中那混沌道法,通向那个上层之我,自便能够一步登天,那也不用理会承负和其他任何物事,因为混沌道法无需在乎这些。

    在一瞬间理顺所有思绪之后,陈首执再次望向对面,那一个自己静静站着,似是等待等待着他的选择。

    他目注片刻之后,便是走上去,来至其面前,但是没有停留,而是与之擦肩而过,直接走了过去,而身后那个陈首执,则是目注着他的背影远去。

    陈首执从两界通道出来之后,就一路回到了清穹云海之上,并与正身相合为一,同时手持那一卷混沌道册,往云海深处而来。

    现在与上层沟通的有两处,一处乃是玄浑天,一处便是清穹云海。不过除非是单独和张御沟通,一般还是习惯借助于清穹云海。

    他踏过一处云光气漩,已然来至那一座大玉璧之前,他对着玉璧一礼,道:“陈某有事请见诸位执摄。”

    过了一会儿,玉璧之上似有波光翻涌,仙乐溢洋,有巨大道人的形影自是逐个映现而出,不过这次不比上回,只有四位执摄显身于此。

    张御形影立在最中,问道:“首执有何事问询?”

    陈首执从袖中将那混沌道册取了出来,往大玉璧前一递,道:“陈某此番闻报,我天夏从元夏那里缴获了数十本混沌道册,上载有混沌之道修炼之法,便令分身去了一趟元夏那里,将这一本道册取回。

    此道册变化莫名,我回来路上,见其化我之身诱我入此得此门。故我虽可将所有缴获道册俱是镇毁,可只是此举只是治标,未能治本。我今番能取,元夏来日还能再是送来,若是任由此法流传下去,可谓遗毒无穷,故而送呈诸位大能处,求问一个破解之法,抚定天夏之机。”

    白朢道人这时道:“陈首执所说分化之身,便是你背后那一具么?”

    陈首执神情一沉,他回首望去,便见那个来时路上见到的自己,此刻就站在他的背后,并且在那里以幽深目光的看着他。

    他吸了一口气,此身也是缓缓消散,不过因为经手了混沌道册,只要未曾去掉向道之心,这个自己仍是会显化出来的。

    庄执摄缓声道:“混沌大道之法在于身,在于心,亦在于道,如今此道最易去到上层,故首执也是最易见得,而欲解之此中之道,乃在于修士自身,若己心能以坚守,便能见怪不乱。”

    陈首执道:“世上诸修,能自化自守之人着实稀少,敢问诸位执摄,可否从根源之上解决此道之扰?”

    青朔道人叹道:“常理是无有办法了。除非我等用上境之力干涉,否则只能靠诸位道友自身去彻查克服。”

    其实从混沌修士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这一道已入世间,迟早是会蔓延至天夏的。而这些变化都是沉在下层的,所以他们也无法用上境之力去克压。

    这不止是双方道争之约定,也在于此举会搅动元空之中的天道变化。这是要尽力避免的。

    张御道:“陈首执不必为此太过忧心,我修道人之精进,无不是在对抗历练中淬炼而成,大混沌非是我等第一次遇见,往后亦不会少见,大混沌虽是我辈之祸乱,可对抗得当,那却是推动我修道人向上之登攀之台梯。”

    当然,他也不是一味强调靠着修道人自身去克服这些,他很清楚,现在能够克服混沌之道的毕竟是少数,终究是要有一个应对方法的。

    故他意念一动,一道法符从玉璧之上落了下来,朝着陈首执那里飘去。

    他道:“陈首执,此乃是一道守心符印。每日观此修持,可坚定道心,去处杂念,首执当知该如何做。”

    这等方法,其实与他当初到达青阳上洲时,对付寄虫魇魔的手段十分相似,就是以观摩章印、符印的方法抗衡混沌之道。这些大多数修士都可避过混沌之扰,但这事是没法完全杜绝的,只能尽量将危害减少到最小。

    陈首执将此符印接住,收妥之后,对着玉璧一礼,道:“多谢几位执摄。”

    张御道:“此符之中还留有一建言,是否要用,陈首执与诸位廷执可酌情考量,不必受我等之意左右。”

    陈首执再是一礼,待得巨大形影从玉璧之上消退自后,他便从云海深处退了出来,回了驻守之地,他取出了那一枚符印看过,再是看了下上面所留建言。

    其中有言,混沌之道已然世间,终归是会兴起,并自寻合机之人,那与其将主动权让给别人,不如自己把握此事,建议他们可择选一人主动修持混沌大道。

    因为这人在天夏眼皮底下,那么随时可以加以干涉。

    若是这位功行精进较快,那么可以事先抢占道机,使得他处混沌之法不兴。这里缺憾就是此人若得成就上境,那么会给大混沌增加力量。

    但需考虑到,道争可能在一二百年之后就分出胜负了。那么到时候不必在乎这个了。而且你不去做此事,别处也一样会出现修习混沌道法之人,反而出现更多混乱。

    陈首执沉思良久,便道:“明周。去唤诸位廷执到此,有要事相议。”不一会儿,清穹云海之上,就有悠长钟磬之声响起。

    元空上层,清玄道宫之内。

    张御也是思量着此事,混沌之道的变化既是突然,又是必然的,随着元夏天序的变化,原本对于天道束缚正在以一种方式解开。

    这可算是来自天道的反击,为了挣脱束缚,那本身可以推动变数的大混沌,肯定是会被天道所吸引接纳的。

    其实大混沌的变数未必全然不妥,譬如元空之变,才促使了后来诸世化显,诸天众生。目前也不必要那么恐惧,因为大混沌和混沌道法其实是有区别的。

    纯粹的大混沌连混沌修士本身也是不存在的,混沌之道需要在有约束的前提之下,才能在世间出现。

    总的来说,天夏不用惧怕这等变动,正是因为过去的诸多波折,天夏才是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次若能挺过,说不定又将会成为一个推动天夏上升的契机。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