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投资时代 > 1386、家大业大的移动

1386、家大业大的移动

    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没有愤怒!

    也没有失望!

    更没有学乌鸦哥掀桌子!

    夏景行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是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消息一般。

    王建宇心中暗暗称奇,问道:“你就这么淡定?这可是在海外与你们厮杀了两年多而不落下风的智慧果啊!

    现在他们杀入复兴手机的大本营,对你们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夏景行没有说话,一把抓起王建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把玩了两分钟后,才说出了一句差点让王建宇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华强北买的港版水货吧?”

    王建宇愣了足足半天才回过神,说道:“应该是吧,听说华强北那里挺多人卖智慧果手机。”

    夏景行轻轻点头,“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说明复兴手机做的还不够好。”

    王建宇不知道该说啥好了,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他不相信夏景行一点也不重视自己带来的这个商业情报,说不定早已经心急如焚了,只是脸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总,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引入的智慧果手机?”

    王建宇见夏景行如此装逼,心里有些小郁闷,也干脆打起了哑谜。

    “反正不可能是移动,你们去年不是才跟他们谈了一轮吗?

    他们要求像在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