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巡顾诸派 排队化神

第二百四十四章 巡顾诸派 排队化神

    法生确实是个悟性十足之人,不仅领悟出《鹿王本生经》,也很快将王青留下的《明月琉璃心神相》参悟出来。

    他将这两部精妙功法比对了一番,立刻看出其中的关键之处:

    “《鹿王本生经》以大智慧为本,以大慈悲为相,以九色对九难,渡人渡己,平一切劫波。

    而《心神相》这道功法,明月圆光、琉璃炼心,乃是强壮精神、纯粹心境的不二法门。

    此二法堪称珠联璧合,留下这一道传承的前辈,真是苦心孤诣。”

    法生脸上露出欣喜神情来。

    此后,他就听从何宗主的嘱咐,在青鹿崖上开辟了一个粗陋的洞府,搬来几样简要的用具,便开始一心苦修起来。

    王青自然不会留在青鹿崖,他又不是宇阳大神尊,行将朽灭,一心只想寻找衣钵传人。

    法生,不过是他的一手闲棋罢了。

    不过鹿生宗这一番遭遇,叫王青走过了好几家四品宗门,依旧颇为感慨。

    何府主能够得到那一卷《九色鹿生图》,机缘绝对不差,甚至不必明章老祖得到《盗天经》略逊。

    奈何他资质有限,还喜欢藏藏掖掖,参悟来参悟去,只弄出个似是而非的《鹿生经》,以通明之心,御使禽兽,虽然颇为灵巧,却是走上一条歪路,殊为可惜。

    若是他能早早和宗门分享,以明章老祖的气度,还有后来越莫几人的悟性和际遇。

    他必定能够修行全本的《鹿王本生经》,一两百年修行下来,就算不如四明上宗的诸位神尊,想来也早就成就元婴老祖了吧。

    想到此处,王青也是摇头失笑:

    “我这是马后炮,先不说何府主根本不知道九色神鹿和《鹿王本生经》的存在,就说这等隐秘机缘,也极少有人会散播出去的,否则叫人找到了罩门,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如今将图卷传给法生小道士,乃是自身寿元有限,存了传承衣钵的想法罢了。”

    在诸派地界绕了一圈,除了鹿生学府这个惊喜,倒也没有旁的意外了。

    那些四品宗门,大多只有一个结丹圆满,并几个结丹修士坐镇,连当初的四明山都不如,没得老祖撑场面。

    不过因为四明上宗正在急速上升,各大宗门的气质倒是昂扬的很,颇有心气儿,新入门的修士,更是嗷嗷用功。

    想来最多三百年,诸派地界的宗门几番生灭之后,就会如当初的天剑宗地界一样,形成稳固的三四品格局了。

    四品宗门,王青并不需要多理会。

    但是两家三品宗门,他却不好过门不入。

    实则如今执掌天河宗和九元宗的,乃是当初四明山两位“太上长老”,即便是王青,当年在九元府和首座堂里,也听过两位太上长老讲道,有半师之恩。

    天河宗立派的这一块荒古碎片,乃是吴海山亲自找来,再去请动明章老祖出手的。

    真正是九水通衢,灵湖星罗,每一条大江大河里头,都生活着许多低阶妖物,更潜藏不少机缘,足可叫天河宗这一代弟子,轻易获取足够的修行资源。

    一踏入其中,王青都觉得自己水灵了几分。

    他也不惊动其余人,顾自来到吴海山闭关之地——以他今时今日的神通,只需扫上一眼,也就知道天河宗老祖的所在了。

    吴海山年纪不小,在四明山相助下,艰难开辟道场,只炼得一个四品元婴,比九元宗的严纯华还差上一品。

    虽说三品四品,大哥二哥,都没什么前途,但他就是不太舒服,所以这几年依旧苦修不缀,不希望被严纯华甩开。

    不过今日,他正在修持,却心上一惊,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连忙睁开眼来,就见到一个笑意盈盈的青年修士,着琅嬛宝衣,戴莲花如意冠,飒飒然立在他身前。

    吴海山吓得三魂七魄各找各妈,稍稍反应过来,就想要出手,却又楞在半道上。

    “这个吴宗主,倒还不笨,能够悄无声息近身过来的,他要不出手还有活路,一旦出手,恐怕明年今日,就是他的周年庆。”

    王青一抹天心面具,露出本相来,笑道:

    “吴宗主,修行还要顺势而为,不可强求啊。我看你,有一丝走火入魔的迹象呢。”

    “王青!”

    吴海山断喝一声,想要说点什么脏的,却又憋了回去,气鼓鼓的,好像个水蛤蟆。

    半晌之后,他才没好气见礼道:

    “吴海山拜见上宗大执掌!”

    王青笑呵呵摆摆手:

    “吴宗主不必多礼,王青忝为四明大执掌,竟还是第一次来到诸派地界,却有些汗颜呢。

    宗主在此地立派,可有什么难解的问题?”

    吴海山摇摇头道:

    “有劳大执掌垂问,一切都还顺利,如今新入门的一批弟子,也都渐渐入道修行,颇有几个好苗子,日后说不得有机会送去仙城拜见大执掌呢。”

    吴海山这等原来四明山的核心人物,内心始终将自己视作四明山之人,所以将优秀弟子送去仙城,完全是理所当然,没有任何不痛快。

    但再过几百上千年,那时候的天河宗如何想,就要看四明山如何御下了。

    吴海山又道:

    “大执掌法驾驾临,吴某当召集门人,听候训示才对,还请大执掌稍歇片刻,容我前去安排。”

    王青却是摆摆手,拒绝了:

    “不必如此,我这个大执掌之位,做不了几天了,稍后等新任大执掌上任,你们再行礼仪罢。”

    吴海山一愣。

    他是知道王青的本事的,不说当初仙城大战,他和叶飞、陈枫,闯下“四明仙城三天骄”的盛名。

    就只凭他和老祖的交情,也不可能被人从本宗大执掌位置上轰下去的。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他自己不想做了?

    “大执掌可是有旁的重要职司了?难道,难道是掌门神尊要退居真殿,一心修持,将仙城交托给大执掌?”

    吴海山越想越觉得可能,竟然张口把心里话问了出来。

    这等活了几百年的老麻雀,在冥冥之中的境界压制下,才会如此进退失据。

    王青也不怪他,只是稍稍显露气势。

    一股甚至比明章老祖还要强盛的气势,将吴海山压得连连后退,眼珠子因为过分震惊,几乎要滚落出来:

    “你,你这,这是……化神?”

    王青这一次返回,只见了几个神尊人物,倒不曾听到旁人的震惊、感慨,还有些不适应,如锦衣夜行啊。

    如今从吴海山这里弥补回来,才觉得有些小舒爽。

    他含笑点头道:

    “这一回出门,得了些机缘,侥幸突破化神之境,却是不能在诸派地界驻留了。

    大执掌之位,稍后应当就有人来上任,左右不过是谭余、梅英月两位真君,都是吴宗主你的熟人,不必多虑。”

    吴海山在四明山待了两三百年,前面二百年,稳稳当当,四明山还是个正常的四明山。

    平日里没什么波澜,只和如意宗关系不睦,但是对方有一棵幻身果树,能够炼成幻身,常常对四明山一打二。

    所以四明山在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屈居第二。

    可是最近这二十年,从四明仙城升天,到宗门晋升二品,从明章老祖成为神尊,到真君层出不穷……每一天,他都在强行适应这种变化。

    直到四明山开辟诸派地界,他自领一门,这种巨大的不稳定感才慢慢消失。

    但……这个王青,又是个什么魔头?

    他这就突破神尊了?

    王青见他神不守舍,似乎是冲击太大,很是满意地准备告辞离开,不过吴海山还算有些定力,最后强行平复下去,追问道:

    “青祖,为何是谭余和梅英月来接任?呃,老祖们决定,海山自然不敢置喙,只是,只是——”

    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王青却知道他的想法。

    如今的四明山,上一代的三位神尊不说,代表着未来的却是在四明大战中,大放异彩的“三天骄”。

    作为诸派地界的三品宗门之主,吴海山自然希望执掌本宗的,会是三天骄中的一位。

    最好是陈枫。

    这位“谪仙一代”的大师兄,在宗门之中素有贤名,极得宗门上下认同。

    只是王青先主持元心纱事,又代管宗门,积累了余威,才在众人心中胜出一筹。

    如今他晋升神尊,自该让排第二的陈枫接任才是。

    王青看了一眼吴海山,笑言道:

    “吴宗主,你是糊涂了。叶师兄也好,大师兄也罢,他们的资质际遇,都远胜于我,如今我既然已经突破,两位师兄又怎么可能落后于我?

    你好生想一想罢,我这就先走一步了。”

    言毕,他也不等吴海山挽留,便身形消散,离开了天河宗地界。

    只留下一个吴海山,整张脸几乎裂开,神不守舍道:

    “又来了,又来了!

    当年他们就是这样,一眨眼的功夫,就说什么成了仙城二品,还有一大把的真君。

    如今我连道场还不曾稳固住,他们又排着队成了化神,这世道,对我这种老家伙,太难了。

    哎不对啊,就算三天骄都化神了,不是还有温东狱、明兰花儿他们么,难不成……”

    吴海山感觉自己这一个月内,都不适合修行了,会入魔。

    ……

    王青此时已然抵达九元宗。

    如今九元宗的谱牒上,尚且记着一页,用上好的灵木纸笺写的:

    某某年,某某月,本宗向四明上宗,上供“王青”一个,如今担任四明山本宗大执掌职司,位列真君!

    当初王青从三殿峰,走到九元府,再到首座堂,在小小四品四明山步步攀登,也是艰辛的很。

    不过如今的九元宗,倒也没有太多值得王青留恋的了。

    他最熟悉的九元府蚕殿,已经拆分出来,留在了仙城桑园里头。

    其余蚕房的熟人,上到明兰花儿,下到柯婉儿、李剑心、袁薇等人,也都早就离开学府,各有去处。

    故而他也没有什么故旧可以走访,直接去拜访了九元宗宗主严纯华,当年的严太上长老。

    严纯华性子严谨,一板一眼,与王青谈话,也如上下奏对,不敢逾越。

    两人谈了正事之后,王青也将本宗大执掌即将换人的消息,同他说过,只留下强自镇定的严纯华,顾自离开。

    从九元府离开之后,王青并没有前往四明山本宗,而是来到了诸派地界的边缘之地,静静看向波光粼粼的阵禁,神色悠远:

    “如今我要去往凡人国度,已经不必去请示上宗了,只是几十年过去,也不知道此世的爹娘,还在不在?

    爹爹当年在我蛊惑之下起事不成,却坑了李师兄家一回,我还得寻个机会,和李师兄道一声歉意才好。

    唉,去看一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