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明真灵 龟息眠蝉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明真灵 龟息眠蝉

    柳青菀给王青的方位,非常精准,他与涂云生、齐志和二人离开金母道遗迹后,不过飞遁三日,就到了地方。

    涂云生站在一处飞来石上,精致的刺绣道袍迎风飞舞,他眺望许久,  才转向王青,困惑道:

    “师兄,我并未有看到有霸下在此啊,莫非他留在自己的荒界之中?那可如何是好?”

    齐志和也是凝眉担忧道:

    “法不可轻传,难道是我等缘分不到,并不能得见荒尊?”

    王青环顾一阵,  也是不曾得见霸下,  即便飞上数百丈高空,再往下看,  也只能看见一片沐浴在月华之中的山川谷地。

    他重新落下地来,眼珠子骨碌一转,顿时想起自己的特长来,不由扬声道:

    “两位师弟何必气馁,霸下荒尊乃真龙九子之中最威武不凡,根本不是其它龙子、荒兽可比,难得一见也是必然。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便是无缘得见荒尊当面,但荒尊曾于此地现身,却是毫无疑问之事,我等有幸游览此地,也是机缘不浅。

    更何况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我等说不定能够从这清风明月之中,领略一丝霸下荒尊的无上威仪,  顶天立地,亘古长存,何其壮哉?

    噫吁戏,霸下荒尊,真如神如圣矣。”

    齐志和不由击掌赞叹道:

    “王师兄境界远超我等,实在钦佩。”

    王青连连摆手道:

    “在霸下荒尊足迹之前,我一介俗人,哪里称得上境界二字,荒尊风仪,如日月行天,叫我自惭形秽矣。”

    涂云生瞥了王青好几眼,只觉得师兄这般谦虚,真是少见的很。

    齐志和则更是为王青的谦逊所心倾。

    三人一时无言,似乎真的都在寻找那一丝数百年前留下的霸下风姿。

    而这静谧之中,却开始出现窸窸窣窣的声音来,某一座山峰开始摧木滚石,渐渐露出一个狰狞尖角来。

    声响越来越大,好似天地撼动,叫人心颤。

    烟尘散尽。

    原先绵延百里的山脉裂谷,此时已经大变模样,一只龙首龟身的巨大荒兽伏在苍茫大地之上。

    牠龟背之上,一面石碑仿佛从虚空中归来,  一截一截地生长起来,其上又有许多文字、符号流转不停,极尽玄妙。

    霸下!

    化神荒尊,镇山霸下!

    何其威哉!

    “你这个小家伙,倒是有点眼光,咳咳,老祖原本懒得动弹,见你有趣儿的很,倒不妨见你一面。

    你有何求呀?”

    涂云生和齐志和,连连眨眼,他们自然知道这个有趣儿的“你”,不是在说他们,而是王青无疑。

    王青却不看这个土拨鼠。

    朝霸下老祖一礼,朗声说道:

    “荒尊当面,小道曾听闻,此处有一尊镇山霸下,负神碑,镇苍莽,聚万法,汇神通,乃是这亿万里法域,不可不来拜见的无上大尊,这才冒昧到此。

    未想当真能够得到荒尊赐见,实在诚惶诚恐,不知所云也。”

    霸下见他虽然说着“诚惶诚恐”,但神态稳健,长身玉立,风姿不凡,不由心生好感。

    “聚万法,汇神通?本尊这神碑之上,倒确凿有上万种法门,神通之术,更是数不胜数,你却不曾言过其实。

    好罢,能得见本尊,也是你们的机缘,这就送你们往神碑一行,且看收获几何。”

    牠话声刚落,无数碎石汇聚成三条石龙,分别匍匐在三人脚下。

    王青踏步而上,站在龙角只见。

    这石龙腾空而起,咔嚓咔嚓响动起来,叫人担心它会不会散架子。

    片刻之后,石龙落在神碑前,王青顿了一顿,才踏前一步。

    顿时落进一个苍茫古朴的空间,这空间空空荡荡的,只有一面偌大石壁,流光闪烁,极为不凡。

    “小家伙,一般人老祖只许他随即记下一门功法,也只许查缺补漏一门自家的功法,但见你灵性的很,便许你选一门本功,再随机赠你一门,此外,也可再推衍一门,这等机缘,你可要好好琢磨才是。”

    这尊霸下的声音,十分渣男音,轰隆隆的,苏的很。

    王青没想到区区几句好话,还有额外好处,真是礼多人不怪,好话鬼都爱。

    “多谢荒尊了。”

    王青见霸下不再说话,石壁之上则慢慢显现出足足十门功法来。

    “《霸体神龙功》,直抵大乘的功法,真不错,不过比之《九锻燃灯法》还略有不如,不选。

    《鸾凤和鸣功》?这,这不是和合功法么?我小青青坚贞不屈,哪里用得上。”

    王青赶紧把露出来的这前三层功法牢牢记下,才扎眼睛似的挪开目光。

    剩下的八门功法中,也无一不是直通大乘的神功,叫王青看得喜不自禁,便只是前三重,也能够修炼到结丹,到时候交给宗门,能够大大增强宗门底蕴。

    只是如何选择,却叫王青头痛。

    这些功法各有长处,有些很好决定,如那《霸体神龙功》,却是一门炼体功法,练到极处,堪比真龙,但在炼神、炼气上,却不如《九锻燃灯法》,所以王青排除的很是爽快。

    但更多的,却是难以抉择。

    譬如《长青不老功》,可以提升寿元,一旦练成元婴,就可以有足足八千寿,比一般真君多出五千年。

    炼成化神,可活一万六千岁,炼成大乘,更是有四分之一元,也就是三万三千余年的寿数。

    不说与天同寿,也是差不多了。

    再比如《金神太白刀》,这一门功法霸道无双,同阶战力无敌,正适合王青应对越发波云诡谲的修行界。

    还有《金乌纯阳大法》,《镇海天灵功》……每一部都叫人割舍不下。

    王青不得不静诵清心咒,才压下杂念,开始选择最适合自己的。

    “《重明仁德功》醇厚绵长,战力也不弱,关键是能够潜移默化改易资质,筑牢根基,若非它跟大端神朝有瓜葛,我却是十分满意的,更何况,还有李重玄师兄的缘故。”

    王青遥遥想起,当初在大端祭坛之中,李师兄气度无双的模样,叫人心折,如今要放弃《重明仁德功》,斩断羁绊,他当真十分不舍。

    “既是如此……”

    王青目光便不由自主地看向排在第九的那部功法上。

    《重明真灵功》!

    这也是十分的巧合,十部功法中,竟然当真有一门和重明神鸟有关的功法。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指引吧。

    这门《重明真灵功》,相较于其它功法,有一样好处,便是修炼起来难度最低,只要能够找到重明神鸟血裔,便能突飞猛进,而且是两者都有好处。

    王青如今虽然灵华透顶,但相较于那些真正的天才土著,还是有几分气短的,反而这种资源型的功法,他的池塘里主角众多,勤奋地舔上几个,便有可能得到。

    而且大端神朝的这门《重明五德功》,本身就是脱胎于重明血脉、五德神光,王青若是练了《重明真灵功》,虽说不得不散去《仁德功》,但其中的精妙,譬如仁德神光,他却能用,而且威能许是更强十分。

    后患尽除,还能留下得用的神通,王青很难不满意。

    “不如就选了这《重明真灵功》,然后去寻李师兄,问问他可有重明神鸟的线索,即便没有,作为大端皇族嫡裔,李师兄身上的重明血脉,应当也颇为纯粹,毕竟是觉醒了重明神目的人物……”

    王青盘算了一阵,终于下定决心,念头一动,将这门《重明真灵功》拓印到心神上。

    心神宝塔,八面墙壁中,突然有一面开始出现扭曲的墨迹,片刻之后,《重明真灵功》的全本功法,一字不差地显现出来。

    继《十三蛊心印》《九锻燃灯法》后,这是第三部刻在塔壁上的功法。

    王青只觉得对这门功法的理解,顿时突飞猛进起来,明明只是接触了片刻,却好像是浸淫了几十上百年的模样。

    “这便是灵华透顶的资质?”

    王青不由咂舌。

    《重明真灵功》在元婴境界之前,并不依赖重明血脉,只是在突破元婴,开辟道场时,才要化入重明,驾驭五德,以此为根基,奠定道途。

    五德对应五行,本身就是至高大道之一,而且最擅长稳固道场,王青若是能够以此开辟道场,也是机缘深厚。

    而到元婴境界之后,一方面要不断借助重明血脉修行五德道场,另一方面,也要修炼重明真灵,练到深处,可重现真灵威仪,横行一界。

    王青略作了解之后,便先放下。

    石壁在他选择好之后,就抹去了所有功法,转而开始随即闪现,王青睁大了眼睛,看见许多名头巨大的法门,恨不能钻进去抢出来。

    “定了!”

    他定神看去,便见到最上面是《九龙宝莲真魔箓》。

    嗯?

    王青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来看去。

    确实是这几个字,他并没有看错。

    魔功?

    嘶,难道是镇山霸下看出来我是个上好的魔头苗子了?

    不对。

    王青突然意识到,他如今有了《重明真灵功》,又有了《九锻燃灯法》和《十三蛊心印》,霸下神碑灵感之下,只怕觉得他已经十分圆满。

    所以在感应到他身上天灯魔宗的气息之后,才会随机出现这门魔功来。

    毕竟,镇山霸下是不分仙魔的,魔宗崽子来,也照样能够得到机缘。

    王青不由哀叹一声:

    “这一阵我机缘颇多,还以为差不多已经脱离了运输队长的职业,没想到却是太过乐观了。

    这门《九龙宝莲真魔箓》,只怕最适合元白,他炼成九龙天灯,魔威滔天,再有一门适用的功法,怕不是把他师父炼成天灯后,连他师叔伯、师祖公,甚至那大月尊,恐怕都逃不过厄运。

    到时候他把一门老小都带在身上,只需要放出来,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花灯节,等我给再他寻上一本字谜集锦,他甚至可以去接些元宵生意,贴补家用。

    妙哉!”

    王青收起遐思,转而考虑自己要推衍哪一门神通。

    《九锻燃灯法》已经非常不凡,是封号大月尊在《九锻》基础上,全力推衍而成。

    所谓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若是将其再度加强一番,说不定就可以让王青仗之横行。

    《小无相御剑诀》也是不凡,只是在王青诸般手段中,性价比并不十分高,倘若可以再度提高,化作《大无相御剑诀》,当能成为杀手锏一般的底牌。

    而且这毕竟是远程手段,不必每次都打生打死。

    《眠蝉诀》也有提升空间,如今不觉、无生、潜道三境虽然玄妙,但是在高阶修士面前,却未必够用。

    往往被莫长春、明兰花儿他们一眼看出底细。

    王青思来想去,唯独没有考虑《十三蛊心印》,这门暗法,他是绝不肯透露给第二人,或者兽的。

    “罢了,还是提升《九锻燃灯法》吧,虽然我十分怕痛,但这么功法境界最高,已经到了第五层,若是能够提升一些,能够马上增强战力。”

    他如此想着,便把《九锻燃灯法》刻录到石壁上。

    只是等了许久,却没有任何反应。

    “荒尊?老祖?”

    霸下没有任何回应。

    王青又干等了一会儿,才不得不承认,这头化神级数的霸下,恐怕无力推衍《九锻燃灯法》。

    说来也对,大月尊已经是顶级大乘境界的魔头,近乎半个真魔,他全力施为之下,哪怕镇山霸下有天赋优势,也很难超越。

    罢了。

    王青于是把《小无相御剑诀》刻录在石壁之上,嘀嘀咕咕地准备等《大无相御剑诀》出现。

    又是半晌之后,石壁还是没有动静。

    “该不是坏了吧?”

    镇山霸下听得这一声,终于忍不住,言道:

    “年轻人,你如此不学无术,是怎么修炼到今天的?谁人同你说,《大无相》就比《小无相》厉害的?

    这一门《小无相御剑诀》,求得就是于细微之处展现大神通,芥子之中,万剑齐发,力合一处,无可匹敌。

    修炼到极限,敌人便是化作微芒粒子,隐入两间虚空,也逃不过一剑斩之。

    你却想要把它练大,真是蠢不可及,这世上可不是什么都是大的好。”

    王青受教的很,连忙言道:

    “小子愚笨了,那请荒尊将之推衍《小小无相御剑诀》罢,有劳了。”

    “……”

    镇山霸下一阵沉默,才又言道:

    “过于小了,也是不好,难叫人爽利,我看现在这么不大不小的样子,就十分不错了,你还是再换一门吧。”

    王青有些傻眼,暗道:

    “《九锻燃灯法》不成也就算了,怎么《小无相御剑诀》也不成?

    这该不是个西贝水货霸下吧?

    又或者,莫宗正赐下的这门御剑术的位格,还在我的想象之上?

    怪不得明姐叫我好好锤炼这门剑术,只可惜我一直不曾放在心上。”

    镇山霸下见他沉默不语,不由一阵羞恼。

    原本以为是个说话好听的土包子,怎想到拿出来的都是这种好货,牠毕竟只是一只化神级数的霸下,活了万把年而已,积累远不如许多同族前辈。

    王青此时期期艾艾地开口道:

    “荒尊,小道只剩下最后一门需要推衍的功法啰……”

    “……”

    镇山霸下一阵气短,强自撑起气势:

    “你只管刻录上去就是。”

    王青不得不把序列最后的《眠蝉诀》放在上面,霸下的心神也随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刻录,而越来也沉重。

    以牠的目光,自然看得出来,这门功法也是极为不凡,不比前几门差。

    不过等王青刻录完成之后,牠却松了一口气。

    潜隐术法,这可是牠的老本行,牠要是不动,哪怕封号大乘修士,也不可能察觉到牠所在。

    说起来,当初柳青菀也不曾亲见牠,到不知是怎么发现这里有一头镇山霸下的。

    《眠蝉诀》开始变幻不停。

    镇山霸下也是憋了一口气,定要让这小子见识见识牠的神通,一个区区结丹修士,也敢拿那种眼神看牠。

    真是讨厌!

    许久之后,正当王青都要劝劝霸下,要是实在不行,就算了罢,石壁上的文字终于开始重新清晰起来。

    《龟息眠蝉功》!

    五个大字,霸气无双。

    可以看出来,书写这五个大字时,执笔者心中多么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王青张了张嘴,想要说些好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龟息功》和《眠蝉诀》的合体版?

    不过等他细细看去,这门取名潦草的功法,却叫他大开眼界,以他如今第一层不觉境的火候,已经可以蒙蔽元婴后期的大真君,等他修炼到第二层无生境,便是连化神后期的大神尊,也难以窥破。

    若是修炼到第三层潜道境圆满,仙人之下,无人可以洞察他的底细。

    到那时,真正是一藏起来,就再没有人可以找到他。

    生存指数,将哗啦啦暴涨到不能想象。

    赚大了!

    王青不晓得其他人能不能有此造化,但他确实心满意足,再没有半点遗憾。

    苏凡和柳青菀给他带来的这么一大波机缘,委实满都要流出来了。

    镇山霸下见他已经记下,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就把他扔了出来,齐志和和涂云生,早就在等着他。

    霸下虽然在此处还没有待够一千年,却也不愿意多待了,周身一晃,便不知所踪,再没有一点痕迹。

    王青朝着霸下消失的地方,端正施礼之后,才转向两位师弟。

    “两位师弟,可有得偿所愿?”

    两人都点了头,只是涂云生十分兴奋,而齐志和则有些迟疑,叫王青十分好奇。

    涂云生已经迫不及待地凑过来,盯着齐志和威胁的目光,将情况于王青说了。

    “齐师兄将《金母元灵功》刻录在石壁上后,那石壁变幻之后,竟然一字不改,只是在最后多出八个字来,乃是‘欲练此功,必先——’”

    “涂师弟,法域可是凶险的很!!”

    齐志和眼神危险,叫涂云生终于收起贱气来,只是拿眼神暗示王青,叫他自行领悟。

    齐志和也是无奈,看向王青道:

    “王师兄,虽然《金母元灵功》不能修炼,但我也从神碑上得了一门合用的功法,不比《金母元灵功》差,此番还要多谢王师兄了。”

    王青虽说是被人给蹭了一回,但感觉却也不坏。

    “不说这个。齐师弟、涂师弟,我这就要回返宗门,闭关改修功法,你等可要随我一起?还是去寻那云鼎果?”

    何云欢说有云鼎果,未必是真,就算是真的,对王青用处也不大,他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起去。

    “我们还是打算去找一找。”

    显然两人已经说定。

    王青点点头道:

    “也好,两位师弟千万要小心谨慎,不可轻信他人,龙门之内的法域,虽然不比十八龙门外那般险恶,但也绝非善地。”

    涂云生二人齐声应是。

    三人便就此分手,王青回返明洞仙城,他们则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许久不回宗门,不知道明章老祖有没有突破元神,说来我还打算引元白去跟越掌门过过招,谁想他却对自家师父爱得深沉,不愿意把掌门炼成一盏莲花天灯。

    真是可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