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美女图片:老觉得别人的老公好,我该走自己的路了

老觉得别人的老公好,我该走自己的路了 
●讲述人/陈凡

不能自控地讨厌他
武汉的冬天很冷,我们在厨房装了个小厨宝,当日冷热水管接反了,我们都没有发现,每次一开,水都巨烫。这天老公杨正终于下决心想把冷热水管调换过来,可是我们都忘记了当初是怎么把水管子拧上去的。杨正拧了一下,拧不动,放弃之。随后我们便发现,水管开始漏水,滴滴答答下雨一样全滴到橱柜里,有一截三合板很快被泡得像发面一样鼓起来。
水管没修好,反而毁了橱柜,我满肚子的火,大叫:“笨得像头猪!”他竟然顶嘴:“你有本事你来弄!”我即刻开始发飙,排山倒海说了一万句,并且延伸到嫁给他时就如何如何配不上我,以及如今我和我的家人如何如何把肠子悔青。一直把他骂得摔门而去。我跌坐到沙发上,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嫌弃他的?还是婚姻就是这么叫人不加掩饰呢?
我们结婚两年,别人的男人都是越混越好,就只有我家的男人不着道儿,每个月拿着两千块的死工资,每天一下班就夹着公文包回来给我烧饭。不满,像滚雪球一样日益庞大。两年来我从未做过家务,刚开始是杨正宠 着我不让我做,后来就是我越来越懒,对杨正越来越不屑,干脆什么都不做。两年来,他给我的只有烦躁、不满厌倦和消极。我不明白为什么,其实自己多么想好好经营这个家,可总是不能自控地讨厌他,伤害他,直至婚姻千疮百孔。
过了一会儿,我趴在窗口往下看。达个衰人,他在楼下转了数圈儿,又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眼睛红红地问我:”你到底想要怎么搞?你要是觉得我不好了,我可以走。”说着说着,他竟然还哭了,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听着他在背后吸鼻子、找餐巾纸,我烦得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到楼下去。
感情走到尽头
运气不好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第二天去店里,遇到俩无赖,买了眼镜回去摔断了腿又拿来索赔。我跟店员小曾耐心解释却被一顿痛骂,俩人临走还抢去了一副普拉达的墨镜。我们报了警。很快,小曾的老公林林开着他的标志206来抚慰他受到严重惊吓的老婆。
晚上,林林要请吃饭给我们压惊。我羡慕地对小曾说:“他对你真好。”小曾偷偷趴在我耳边叽咕了一句:“当时有一个局长的儿子追我,我铁了心要跟林林,我家人都快被我气死了。”我的心被触动了一下,连忙问:“那你现在后悔吗?”她一脸惊诧:“后悔啥?”
“后悔不听老人言啊!”
小曾笑道:“切,我们现在感情好得很,我还庆幸呢。”
我尴尬地一笑。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是物质至上。小曾连带着跟我炫耀了她男人无数的好——人缘好,得领导器重,孝敬父母,以及,性功能强悍。我哈哈大笑。吃饭时,一直看着这俩人旁若无人地甜言蜜语,我忽然地,就对林林另眼相看了。怎么别人家的男人就可以魅力无限,越看越好呢?
夜里回去,我把当天被人抢劫的一幕讲给杨正听。他却不紧不慢,呆里呆气地说:“今后你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让人把眼镜拿走算了,以免损失更大。”我听着就来气,怎么人家无赖,反而还成了我的不是?
看到我睡下,杨正伸手来抱我。我很烦,本能地躲开了。恰在此时,我手机短信响。杨正伸头来看。我起身闪开。短信是小曾发来的,要我不要再想那些破事,早些睡。杨正却像发神经一样,质问我:“为什么不让我看?你有什么鬼?”我理都懒得理,将手机塞到了枕头下。杨正却史无前例地较真儿起来:“你最近很不正常!动不动就跟我发火,你到底要我怎样才罢休!”我不耐烦地要崩溃。
我悲哀地发现,我们的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这种没有任何原因的厌倦,以及一个女人发自内心的对老公的看不起,是婚姻最大的杀手。
经过无数次没有结果的争吵,我们决定正式分居。
反正你还是你
分居后,我的日子反而自由 起来,晚上没事儿约朋友喝点小酒,打会儿球。有一些生意上的老男人约我吃饭,我也兴致勃勃毫无顾忌。就好像开学的小学生,准备好崭新文具,以为生活从此可以不同。
眼看冬天就过去了。有一晚,刚洗完澡,忽然杨正跑了回来,问我:“我有一件白衬衣你看到没?”我暗自发笑,为了一件衬衣而回到家里来,这是醉翁之意,我懒得搭理他。沙发上扔着买来的杂志,上面是林林总总的大杂汇,我随手去翻。杨正有点尴尬,又想继续搭话:“看什么呢?”我没好气地念了两个标题——怀念王小波;张家辉成影帝了,继而我忍不住加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反正你还是你,一辈子就这样儿。”
杨正坐过来问我:“你知道王小波为什么能成王小波?因为他的老婆李银河带他到美国去读硕士,她不惜牺牲自身价值的实现而一心一意地鼓励他、照顾他。张家辉的老婆关咏荷,也是不惜自己退出影坛,把他打造成为影帝。要是你嫁给了王小波,这世上谁也不知道王小波;要是你嫁给了张家辉,他到现在还是个跑龙套的!”
我把杂志重重扔到沙发上,跳了起来:“你回来就找我的歪,干吗呢这是?我要是你,我白衬衣找不着了就索性不要了!没骨气的人就是这样,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我们吵吵吵,都不知道怨气怎么会那么重,吵得伤筋动骨。最后吵到了离婚上。他想了好一会儿,说好。我还是有点震惊。他对我一向都是妥协,这一次怎么说离就离呢?可是我在他面前横惯了,决不告软。我轻蔑地说:“那明天就去办手续”他又同意了。
这下轮到我郁闷了。这段日子他都在想些什么呢?
左思右想。真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是一个令我对婚姻灰心的男人。
第二天去办离婚证,在办结婚证的对门。两年前我们来领结婚证的那一幕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回到家里,这套我们千辛万苦供起来的房子,现在是我的了。我却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打电话给我们一个共同的朋友,得知最近杨正很痛苦,每天喝酒,哭。另有一个女人追他,他痛苦挣扎了好久。我心想,就他那鬼样子,还能有什么上档次的女人追他啊?可我还是慢慢地趴到床 上,泪水一泻而下。不管怎么说,离婚,总不是一件好事情。它意味着失败。
不是命运,是能力
一年后,我在丰南路开了间分店,招了俩大学生来做店员。这天正在忙着,忽然一辆迈腾泊在店门口,一个熟悉得烧成灰我都认识的男人走了进来。当然不是一个人的杨正,他揽着一个美女 ,在Dior的专柜前挑太陽镜。我不知道哪儿来的自卑劲儿,竟然像老鼠一样蹿到验光室去,偷偷打量两个人。直至他们付款,杨正也没有注意到这是他前妻的新店。

我当然也没有告诉人那个男人是我前夫。杨正走后,我走进洗手间,打电话给曾经和杨正共同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告诉我,杨正离开我后,和一个工商局长的女儿好上了,并在女孩父亲的资助下接下了全市最大的健身中心,现在生意好得很.
我沉默了一分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手机里传来“滋滋”的声音,对方可能觉得伤害了我的自尊,在电话里补充道:“那个女的长得没你好。”挂了电话,我回忆着刚才和杨正一起走进来的女孩,我觉得无论如何自己在容貌上也不是那个女子的对手。可能性一,这个朋友安慰我,刚才这女孩是杨正的老婆。可能性二,这朋友说的是实话,杨正的老婆不漂亮,那就证明他有一个漂亮的情人 。不管是哪种结果,他都是风光的。
怎么会这样?这才多久!看来,并不是我一直看不起的男人除了我,就没有人要!
我不顾一切地驱车往总店跑,我想找到小曾倾吐。
小曾正在店里做卫生,热火朝天的。她怎么有这么大的热情呢?我忍不住大发感叹:“看到你的幸福劲儿,我就嫉妒你!你怎么找到这么好的老公,把你宠 得这样好?”小曾头也没抬:“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林林是离了婚的,如果要娶你的话,你决不会嫁他。”
我怔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接着说:“你呀,不要总是看别人的老公好,婚姻好,其实在好的后面也许正是你不能容忍的,而别人隐忍了,忽略不计了,人家把好的一面在发扬壮大,你看起来就真的很好了。”
顿了顿,她怕我不理解,补充道:“你想过为什么两个普通人结婚了,有的男人能发达,有的男人却不济?其实不全是男人的因素,也不是哪个女人的命好不好。这不是命,这是能力。结婚后,男人的命运和女人的处世哲学是息息相关的。”
我打了个寒战。原本我想对她说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原来很多时候,当我们遭遇感情的寒流,很有可能是你自己全无在乎这份能力,而一味强调对方的衰,结果必然是怒他的不争,哀己的不幸。那个男人也许是有天赋的,但是因为太爱而失去了整个自我。如果你无法激起他的天赋,也无法再相爱下去,那么至少也应该感谢这个曾谦卑地爱过你的男人。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