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双手摁住双腿调教:放荡女纯肉辣文np高H

王海嘿嘿一笑,手又不老实的捉住了顾菲菲的丰乳,色眯眯的说道:“还有更强的,等回去我家,再让你好好感受感受。”

顾菲菲眉头一皱,她本来就是偷偷跑出来的,回去太晚的话怕张成会怀疑,但听到王海说的话,心中又不由的回味起刚刚的感觉,身体一下子又充满了渴望,一时间万分纠结。

 文学

王海看出了顾菲菲犹豫的神色,脑子一转,淫笑一声,手又伸进了顾菲菲的两腿之间,开始熟练的挑逗起来。

“去还是不去啊,嗯?”王海的声音充满着挑逗的意味。

敏感的顾菲菲哪里受得了这个,刚刚平息下去的浴火又腾的一下升了起来,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又在这里办了起来,于是一把攥住王海的手,连连点头道: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别弄了....嗯.....”

王海这才满意的把手拿出来,附耳在顾菲菲耳边道:“那一会,可就得你伺候我了,懂吗。”

经过刚刚亲密无间的相处,顾菲菲已经放下了矜持,风情万种的白了王海一眼,娇嗔道:“讨厌。”

至于张成?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了。

回到王海家中,刚打开灯,王海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扑上去搂住了顾菲菲。

顾菲菲向旁边一躲,捂着嘴笑着说道:“瞧把你急的,你让我先洗个澡嘛。”

这一笑的风情如百花绽放,一瞬间整个屋子都被点亮了,王海差点看痴了,连忙点头道:“去吧去吧。”

顾菲菲便转身进了浴室,王海在外面百无聊赖的等待,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王海心中急的跟猫抓的一样。

想象着顾菲菲在里面沐浴的场面,那白花花的身体,让王海刚刚才软下去的小弟弟又提枪致敬了,王海索性站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淫笑着朝浴室走去。

“啊!”突然的开门声吓了顾菲菲一跳,当看清楚是王海光溜溜的走进来后,随即噗嗤一下,娇嗔道:“你进来干嘛。”

“当然是陪你一起洗啊。”王海嘿嘿的笑着。

顾菲菲此刻不着寸缕,窈窕的身材一览无遗,上面还挂着没冲干净的沐浴露泡沫,夹杂着蒸腾而起的雾气,宛如仙女下凡一般,让王海大饱眼福。

顾菲菲也看到了王海胯下耸立的那话,就是它让自己刚刚体会到升天的快乐,此刻哪里还顾得上羞涩,只剩下满脸期待的表情。

王海冲了过去,一下搂住顾菲菲,双手开始不停地抚摸了起来,嘴里还义正言辞的念叨着:“来,我来帮你搓背。”

顾菲菲哪信王海的鬼话,但熟悉的感觉又一次传来,让她整个身体又渐渐地酥麻了起来。

由于顾菲菲身上的沐浴露还没洗干净,此时本就细腻的肌肤变得更加滑溜溜的,王海立马用整个身体上下蹭了起来。

“嗯.....好痒.....”这种感觉让顾菲菲如痴如醉,双手紧紧的抱住王海,也开始上下抚摸了起来。

很快,她的手摸到了王海胯下的那话,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这东西的规模还是让顾菲菲惊讶不已,她用小手轻轻的在上面抚摸着,一会顶端,一会到下面两个蛋蛋,让王海差点舒服的叫出来。

“快,菲菲,快亲亲它。”王海此刻已经忍受不处,连忙催促道。

“看把你急的。”顾菲菲嗔了一句,随后乖乖蹲了下来,用手随意套弄了几下,然后一口含入口中。

“唔.....”

一阵温润舒适的感觉包裹住了王海,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顾菲菲已经开始用力的吸吮了起来。

这感觉差点让王海飞上了天,低头看下去,自己的那话正在顾菲菲的口中进进出出,顾菲菲整个嘴巴都被撑得鼓鼓的,却依然十分用力的在舔舐着。

尤其是顾菲菲的贝齿偶尔不小心刮过顶端的时候,那种微微的刺痛夹杂着舒适的快感让王海坚持欲罢不能。

“噗。”十几分钟后,顾菲菲吐出了嘴里的东西,那东西依然坚挺如初,顾菲菲白了王海一眼,假装气鼓鼓的说道:“你想累死我啊,哼。”

王海略带歉意的对顾菲菲笑了笑,随后坏坏的说道:“现在换我了。”

说完不等顾菲菲说话,将其转过身来,一把按在了洗手台上。

此刻顾菲菲背对着王海,私处紧紧的藏在两瓣翘臀之间,一对巨乳因为引力的作用像一对木瓜似的吊在胸前,美艳的场景让王海再也按捺不住,对准目标,狠狠的刺了进去....

“嗯啊.....”顾菲菲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喘,空虚被完整填满的感觉让她一下子爽到了极点。

“噗嗤、噗嗤.....”伴随着剧烈的抽插声,王海一次次朝胯下的美人发起冲击,顾菲菲爽的直翻白眼,王海的喘息声也逐渐的粗重了起来。

来了,就要来了。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浮现,王海用尽自己全身解数,毫无保留的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顾菲菲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黑动,快要把他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顾菲菲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接踵而来的攻势,长长的娇喘了一声,双腿一阵颤抖,丢了。顿时一阵无力的感觉袭来,要不是手上扶着洗漱台,此刻她根本无法站立住自己的身体。

王海也感觉自己的顶端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发起了最后冲击。

“唔.....”终于,在顾菲菲的体内,王海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喷出了滚烫的精华,颤抖几下后,他一把拉过顾菲菲,把刚刚拔出来铁棍,狠狠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顾菲菲此刻哪里还有力气防抗,只能认命的含住那话,乖巧的替王海清理了起来.....

随后一整个晚上,沙发,阳台,卧室,都成了王海和顾菲菲战斗的战场,两个人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一次又一次的释放着自己最本能的欲望。

至于张成呢,哦,此刻他还在家中,傻傻望着窗外,等待着自己的妻子回家呢。

虽然王海过着如同帝王一般的日子,但是好景不长,终究还是东窗事发,尤其是他和韩蓉之间的关系被人揭发了出来,遭到了公司老板罗俊的追杀。

要不是因为秘书陈玉柔念及旧情提前发了警报给王海,此时的王海恐怕已经被人给沉海了。

王海逃脱了出来,也改变了他平时邋里邋遢的样子,剃了胡子之后的王海,看上去年轻帅气了很多,顶多也只有三十岁上下了。

如果不是他曾经有这么一个好颜值,也不可能让许静的姐姐嫁给自己,并且让许静对自己芳心暗许了。

如今,改头换面一样的王海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工作,每天都躲在了一个深夜的网吧当中。

已是深夜,网吧里依然是烟雾缭绕,熏得人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然而,对于此刻正坐在电脑前酣战的王海等人来说,这实在是算不了什么。每天都要在网吧里历练十余个小时的人,这种状况早就是已经可以做到处置坦然了。

这可就苦了网吧的老板娘朱梅了。

朱梅,年纪不大,具体的年纪到底是多少,王海一直都没有探问出来,用朱梅的话来说,女人的年龄是需要保密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知道的。不过,尽管没有得到确切的年纪,按照王海的猜测,这个女人的年龄应该是没有超过35岁的。

朱梅的身材高挑,模样也很是标致,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走起路来,辫子一甩一甩的。当然了,王海的目光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甩一甩的马尾,而是那不安份抖动的硕大的胸脯。朱梅的这一对胸脯实在可以称得上是人间胸器了,每每见到朱梅的这一对胸脯,王海都是不自觉的吞口水。而且,王海下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网吧里百分之八十的人,几乎都是冲着老板娘才来的。

很显然,网吧老板何德也很清楚这些家伙们脑子里的那点想法,所以,从早上开门到晚上十二点这段时间里,都是老板娘朱梅在网吧里看管着,何德只是在晚上十二点之后才到网吧里来。

网吧不大,也就是二三十台电脑而已,每天进出这个网吧的人几乎都是固定的,原因在于,这个网吧是开在王海单位的生活区里。

王海这些天也没有地方去,反正在网吧里还能够上网住宿以及吃饭,所以与网吧的老板夫妇关系就变得非常的熟络了,尤其是老板娘。

此时此刻,朱梅已经是开始收拾东西了,看看时间,12点也已经是快到了,何德应该是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老板娘,是不是终于等到解放的时候了?”王海的机子就和老板娘的那台主机挨着,所以和朱梅说话很是方便。用朱梅的话来说,王海现在用的这台电脑是这个网吧里配置最好的一台。

对于这一点,王海也只是将信将疑的听着。其余的电脑王海也用过,和眼前的这台比起来,感觉实在是相差不大,也不知道老板娘说的最好,具体好在哪里。

用孙健和张斌的分析来看,这好,应该就是好在和朱梅之间的距离上了,紧挨着朱梅。孙健和张斌这两个家伙不止一次的想要坐在这台电脑前面来玩耍,却总是被朱梅用各种借口给搪塞过去,因此,几乎每天王海都是坐在这里。

“是啊,何德马上就要到了,我也终于要解放了。”朱梅的语气明显变得开心不少。

“何德到了,也就提醒我应该下机了。哎,天天泡在你这里,都比我上班的时间还要长了。”王海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口中嘟囔着:“时间不早了,我说该下了吧?”

张斌口中叼着香烟,头都不抬一下,说道:“我今天通宵!”

孙健则是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惊呼道:“我X的,这么晚了。下下,赶快下。明天还有事呢。龙哥,你不下?”孙健碰了碰坐在他身边的刘欣龙。

“几点了?”刘欣龙问道。这些个家伙玩游戏玩的都这么入迷,没一个知道时间的。

“龙哥,你这游戏玩的也太入迷了吧,天天都这么晚回家,不怕你老婆说你?我要是有了老婆,肯定不会像你这样!”孙健在一旁打趣着说道。

“呵呵!”刘欣龙只是笑笑。刘欣龙这个人平日里总是寡言少语,只有在玩游戏的时候或者是说起和游戏有关的事情话才会多一些:“走了。”刘欣龙关闭了游戏之后,率先离开了网吧。

孙健、王海二人也相继离去,网吧里依旧还在玩耍的,已经是没有多少人了。

看着王海离去的背影,朱梅叹了口气,恰好就被张斌给看到了,打趣着说道:“老板娘,小六子走了,是不是有些舍不得啊?”

朱梅笑骂道:“你胡说什么?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告诉你,何德等会就到了,万一被他听见了可不好了。”

张斌毫不在乎的说道:“有什么关系,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怕什么!”说完这句话,似乎是在心里也思考了一会,老板娘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王海和孙健两个人并肩走着。这些天来,在网吧里结实的狐朋狗友也就能够一起吃酒吃肉,倒是很快活,有一种久违的年轻时候的感觉。

与刘欣龙和张斌二人,则完全是因为大家经常性的一起在网吧里玩游戏才开始变得熟络起来的。虽然大家都是同一个单位里的工人,却并非是在同一个部门里工作,若非是因为大家经常在网吧里,王海估计是不会和这些人有太多的交集的。毕竟,刘欣龙已经是结婚成家而且孩子都满地跑的人了,年纪也比王海要大了不少。

“哎,孙健,我这个月的钱又不够用了。整天都泡在网吧里,费用实在太高了。”王海叹息着。的确,王海这家伙,整天无所事事的,空闲的时间全都耗在网吧里了,待在网吧里的时间绝对是要比上班的时间还要多,这一个月的薪水,几乎有一半以上都是进了网吧里了。

“是啊,天天都在网吧里玩,的确是太费钱了,我在考虑是不是自己买一台电脑。”孙健也非常有同感。可以说,花费在网吧里的钱,孙健要比王海多了许多。

“我倒是也想自己买,可惜,现在买一台电脑得不少钱,哎,我现在哪有钱买啊。每个月的钱都不够花,怎么可能买的起啊!愁死我了。”

“别急,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孙健安慰着。

“哎,能有什么办法?我每个月就这么点工资,除去吃饭的钱,剩下来的钱几乎都进了网吧里了,除非,我想办法把老板娘给勾引了,让她不收我的网费,那还差不错。不过,若真是把老板娘给勾引了,我也用不着买电脑了,对吧。呵呵!”王海有些开始想入非非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朱梅虽然说年纪要比王海大了不少,而且已经有了一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去否认朱梅是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女人。尤其是,朱梅散发出来的那中成熟少妇所特有的气质,实在是让人非常的迷醉。

“哈哈,我看行。你还别说,我们都觉得老板娘对你有意思啊……”

“这怎么可能?我胡思乱想的也就算了,老板娘怎么可能看的上我?别扯了。”王海虽然自己有时候会心猿意马的胡思乱想,但是从来没有去奢望过老板娘朱梅会看上自己。

有了上一次到处拈花惹草的经历之后,王海倒是沉淀了很多,至少现在有些不敢随便招惹女人了。

“怎么不可能?那你给我说说,为什么每次她边上的那个位置都只给你留着?我们想坐都不让坐,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一说起这个事情,孙健似乎是来了精神。

“能有什么好解释的?无非就是让我帮她打架方便一点呗。靠,说起这个老子就生气,你们这帮家伙,她叫你们帮忙打架,你们都不愿意,就我那天傻乎乎的上去帮了一次之后,这下好了,缠住我了。每次只要和人pk,铁定就是我的事了。”

“多好的事啊。朱梅这么一个大美女,别人想亲近都还来不及啊。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啊!”

躺在床上,王海的脑子里不时的闪现出孙健刚刚说的那些话来。

自从和这个网吧老板娘朱梅熟络之后,朱梅的对自己似乎的确是和别人有些不同,平时王海根本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这些,但是现在,经过孙健这么一提醒,王海的心里不禁有些激动起来,难道说,朱梅对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点意思不成?

但是,转念一想,或者这只是朱梅的一种手段而已,毕竟她是做生意的人,对人热情是她的服务态度,似乎扯不到这男女关系上来吧?

可是,朱梅每次把她身边的这台电脑留着给王海,这有做何解释呢?难道说,真的这是因为想要王海帮她在游戏里打架pk更方便一些吗?

胡思乱想之中,王海沉沉睡去。

吃过晚饭之后,已经快要6点了,王海和孙健一起去到网吧。

网吧里的人不算太多,倒也不用担心没有机位,尤其是王海,更是不用担心。朱梅身边的那台电脑照例是空着的。

张斌已经是早早的坐在了电脑前面,见到王海和孙健两个人进入网吧,抬头和二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直接叫唤着让这两个人进入游戏和他一起是刷boss,用张斌的话来说,现在这个时间是大家吃饭的时候,人少,boss没什么人抢。

朱梅在一边听到之后,却是噗哧一下笑了起来:“一个破私服,你们也玩的这么起劲。”

朱梅的话,立刻是引起了王海、孙健和张斌三人的反驳。面对着王海等三人的围攻,朱梅直接就是招架不住,干脆直接闭嘴不再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王海在朱梅的身边,问道。

“不说了,说不过你们。再说了,你们几个饭都吃好了,我还没吃呢。我得去准备晚饭了。哎呀,坐了一天了,可把我给累死了!”说着,朱梅将身子靠在椅背上,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

朱梅的身材本来就非常不错,再加上今天又是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毛衣,已经是将浑身的曲线给完美的展现了出来,现在的这一个动作,更是将胸前那高耸的胸部给凸显了出来,直接展现在了王海的面前,简直是把王海的眼珠子都给吸了过去。

“王海大兄弟,往哪看哪?”王海的一举一动,全都被朱梅看在了眼里,连忙放下了双手,轻轻的瞪了王海一眼。

“嘿嘿,这能怪我么?这么好的风景摆在面前,自然是要好好的观赏一番,不然不是浪费么?”王海笑嘻嘻的应着。

“一天到晚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话不能乱说,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还一天到晚的?我可是正人君子啊,你别诽谤啊!”王海扭头看了看四周,深怕朱梅的话被别人给听见。

见到王海的这个动作,朱梅不由得吃吃一笑,站起身来,说道:“瞧你这胆子……不说了,我做饭去了!”说完,朱梅扭动着腰肢走了。

“靠,这妖精,想害死人啊!”王海总算是松了口气,深怕这娘们天不怕地不怕的胡说八道。如果单单只是和朱梅两人在这里,那倒无所谓,关键是这里是网吧,人多嘴杂的,要万一被人听到了什么,来个断章取义的,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误会来。

不过,看着朱梅离去的背影,王海又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娘的,这娘们……要是能够让我上一次该多好?这身段、这大胸脯,想想都让人欲火焚身啊!”王海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个念头来。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王海的心里总是会浮现出朱梅的身影来,导致王海玩游戏的时候经常操作失误,引得孙健、张斌这两个家伙使劲的叫着:“小六子,你小子在搞什么玩意?用心点啊!”

这一阵叫唤,总算是让王海的脑子清醒了过来。

过了一会,吃完饭的朱梅回来,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坐下后,看了看王海,问道:“小六子,今天怎么神不守舍的?孙健和张斌这两个家伙鬼叫鬼叫的,你把他们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这几个字是冲口而出,根本就没有经过王海的大脑,等到这句话说了出来之后,王海自己都愣住了。

朱梅一愣,随即又是一声轻笑,说:“你这人真奇怪,我去吃我的饭了,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自己游戏没玩好,这也怪的到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情急之下,王海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应该说,刚刚那句未经大脑分析过就直接脱口而出的话,实在是让王海难以辩解,难道能对人家说,我是想你想的,想的脑子注意力都集中不了了?我想着要把你怎样怎样?显然,这样的话是说不出口的。

看着王海窘迫的模样,朱梅呵呵的笑着,伸手从电脑桌上抽了几张餐巾纸来擦拭嘴巴:“吃的好饱。活动活动。”朱梅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王海说话。说话的时候,朱梅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站在原地扭动了几下腰身之后,就走到网吧外面去了。

王海则是始终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朱梅的一举一动,等到朱梅离开网吧,王海的脑袋还不由自主的跟着朱梅的身影转动。

只听得耳中传来一声“啊!”的惨叫声,然后很快就听到了张斌愤怒的叫骂声:“我X,小六子,你小子在搞什么鬼?不是让你顶在前面的……”张斌转头对着王海叫着,却不料看见王海的脑袋这时候正看着网吧的大门外。

“NND,老板娘都走出去了,你还盯着使劲看?天天坐你边上你没看够?”张斌的这句话,顿时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王海的身上来。

这一下,王海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胡说八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看老板娘了?我这不是正好转过来嘛?刚刚鼠标失灵了,一下没弄好,不就是死了一次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你再来不就行了?”

边上的人哈哈笑着,说道:“张斌,你就别说了。这么好看的老板娘,小六子多看两眼也是正常的。我看你小子是嫉妒小六子啊……”顿时,网吧里就传来了一阵哄笑之声,倒是让王海的尴尬之意减少了不少。

快到7点,王海看到了刘欣龙游戏中的ID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说了一句:“龙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由于王海是和朱梅坐在一起,背对着大门,所以王海认为刘欣龙是趁着自己玩的起劲的时候过来的。

不料,根本没人搭理他。王海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发现刘欣龙根本就不在网吧。

“龙哥没来?那他是在哪里上网的?”王海问道。

一问之下,这才知道,刘欣龙这家伙竟然是不声不响的买了电脑了。

“孙健,我们两个人早就合计着买电脑,这都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连个电脑的毛都没看见。龙哥倒好,不声不响的,电脑就搬回家了。”王海扭头朝着孙健看了过去。

半夜时分,王海走出网吧,本已经是睡意十足了,不过,当王海经过刘欣龙家的时候,看见他家的窗户中透出的灯光,不由得对刘欣龙新买的电脑产生了好奇,想要去看一看。

映入王海眼帘的是一台17吋的液晶显示器,王海惊讶的叫道:“我靠,龙哥,你这显示器可比网吧里的好多了,竟然是液晶的!”

“呵呵,还行吧。现在去买电脑,显示器都这样的了,哪里还有网吧里的那种鼓出来的。”刘欣龙笑笑,但是神情依然是非常专注的继续玩着游戏。

王海看着刘欣龙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玩游戏,心里还是非常羡慕的,不由的说道:“龙哥,这下好了,你以后可以不用再去网吧里和我们抢位置了,羡慕啊!”

“没什么好羡慕的。现在的电脑也不太贵,也就四千多块钱。”

“靠,四千多。杀了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王海是被这四千多是价格给吓住了。按照王海现在的收入来计算的话,就算是不吃不喝,那也得四个月的时间才能买的起,更何况,如果让王海这四个月的时间里坚持着不去网吧,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哎,我是买不起了。行了,龙哥,你继续玩吧,我先回去睡觉了!”说完,王海打开大门,匆匆的离开了刘欣龙的家。

第二天,下班后。

王海匆匆的把晚饭吃好就到了网吧。最近这段时间,王海已经不是那种纯粹为了游戏而去网吧了,在他的心里,老板娘朱梅的身影一直都牢牢的占据着。

事实上,王海现在最喜欢偷偷打量着朱梅那双修长的,以及她胸前那对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乳峰,每当朱梅在网吧中步履轻快地在来回走动之时,那巍颤颤、沉甸甸,随着朱梅的脚步不断弹荡的乳浪,总是叫王海看得口干舌燥、神魂颠倒,暗暗嫉妒着何德这家伙当真艳福不浅。

孙健这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了,这下班之后人都没见到。到了网吧里,也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不过,张斌这家伙倒是早早的在了。老板娘朱梅则依旧是穿着那件紧身的毛衣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

“张斌,还是你舒服啊,上班这么轻松。”王海虽然是对着张斌在说话,眼睛却是紧盯着朱梅看。虽然朱梅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见任何的春光,但是王海依旧是看的津津有味。

“靠,咱俩换换。好歹你是坐办公室的,机关老爷啊,我呢?烧锅炉的,谁舒服?”

“烧锅炉怎么了?你每天烧多少时间啊?加起来还没8个小时,算却是算你24小时。一天班上好可以休息3天,工资也不比我低。”一说到这个,张斌顿时就没话说了。

虽说烧锅炉这个活计有些脏,但是人却很自在,而且有四个人烧锅炉,等于是上24小时的班,就可以连续休息3天,的确是一个比较舒服的活计。虽说王海总算是靠着自己的剂量找到了管锅炉的活计,但是每天那些琐碎的事情却是很多,有些时候就算是下班了也会有人来找。

“小六子,快来帮帮忙。”朱梅在边上开始大呼小叫了。

“我说老板娘,我这才刚刚进来就说要我帮忙了?前面你怎么不找人,非得等我来?”王海的口中虽然是发出了不满的嘀咕声,但人却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干嘛?听你的意思是不帮了?行了,别废话啊,帮我玩会,我去吃饭。”朱梅很是干脆的站起身,也不管王海是不是答应,直接走人了。一阵香风从王海的面前飘过。

等到朱梅的身影消失在了王海的眼前,王海这才坐了下来。王海已经是非常习惯老板娘这样的举动了。除了帮助老板娘朱梅pk之外,顺带着在老板娘有事的时候帮助练级、打怪这已经是常事了。

而王海的举动,却被张斌看在了眼里,等到朱梅走远后,张斌看着王海,露出了坏坏的笑容,说道:“小六子,看样子,老板娘是看上你了啊。”

“去死。”王海头都没转一下,直接就无视了张斌的坏笑。

“切,要不然怎么天天都盯着你?”

“nnd,那你因为我的技术好。你们这些家伙,都tmd玩法师、道士,就是我玩战士。”王海辩解着。老板娘朱梅看上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王海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

“我说张斌,你可别乱说啊,等会要是被老板娘听见了,你可就完蛋了。”

“哈哈,听到就听到,怕什么!”

“臭小子,我说我看上你了!”朱梅的声音在张斌的身后响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朱梅从里间走出来了。这一句话,吓得张斌这小子立刻就缩着脑袋不敢再说话。

“哈哈……”王海哈哈大笑着。他可是看到朱梅从里间走出来的。

等到朱梅离开之后,张斌恶狠狠的对着王海说道:“小子,你狠!”

“哈哈,你来啊。”王海坐在朱梅的电脑前面,离着张斌有一段距离。因为这个网吧规模很小,所以,只是在靠墙的位置各摆放了十余台电脑,朱梅玩游戏的电脑是这个网吧的主机,在墙角的位置,正对着大门。在屋子的最里面,则是有一间小小的房间,里面只摆了一张床铺,是让朱梅或者是何德休息的。

本来就对朱梅有了一些想法的王海,听了张斌的话后,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个突突。张斌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啊?大家在网吧里都是一起玩的,而且要论相识的话,张斌、孙健这两个家伙都比自己早认识朱梅,为什么朱梅不找他们帮忙,每次都要自己给她帮忙呢?难道说,朱梅这娘们的心里,真的是对自己有好感?

若是朱梅真的看上自己,似乎也很是不错啊!王海的脑子里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念头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正当王海的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网吧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刘欣龙。

“龙哥,不是买了电脑吗?怎么又跑到网吧里来了?”看见刘欣龙的人出言和他打着招呼。王海听到声音之后,转头一看,不由得也是开口问道:“哟,我说龙哥,放着新电脑不玩,跑到这里来干嘛呀?”

刘欣龙笑了笑,紧接着就叹了口气,走到王海的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别提了。自己有了电脑吧,这玩游戏就没气氛了。想和你们说话吧,得打字,我打字打的又慢,有什么事情和你们打个招呼都来不及。还是网吧里好啊,大家住一起,有什么时候吆喝一声就好了。早知道这样,这电脑还是不买好了!”

此刻,正是晚饭时间,所以网吧里的人并不算多,而且在这里上网的几乎都是这个厂里的职工,大家都是相熟的。

所以,刘欣龙这些话一说出口,其余的几个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电脑还是不要买的好了?不过龙哥说的也对,一个人在家里玩确实是没什么意思。”

“是啊,一个人真没意思。还是网吧里好,有气氛,多热闹啊。还有,我老婆这人就见不得我玩游戏,总是来烦我。”

但是,王海的眼睛里分明看到的是另外的一种神色。

虽说刘欣龙说的是长训短叹、唉声叹气的,但是王海在他的眼里分明的就是看到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这家伙哪里是来诉苦的?分明是来到网吧里对着这群整日泡在网吧里没有自己的电脑的昔日玩伴来炫耀的。

“nnd,要是老子真的能把这老板娘给勾引到手的话,以后老子玩电脑肯定要比你还要爽,炫耀什么啊?”王海的心里不由得如此想道。

早就听人说,刘欣龙的老婆陈霞是一个大美女,在王海第一次见到陈霞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说法完全正确。

王海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样貌平平、沉默寡言的刘欣龙,他的老婆竟然是长得如此的惊艳。

是的,惊艳。这个词,在王海第一次见到陈霞的那一刻就不由自主的跳了出来。

陈霞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高挑的身材、傲人的双峰以及诱人的曲线,还有那齐肩的顺发,都是深深的吸引了王海的目光。面对如此美女,王海情不自禁的多看几眼,那也是非常的正常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就生活在自己身边的大美女?

陈霞第一次见到王海,其实对王海的印象是非常模糊的。毕竟,王海的长相实在是算不上优秀。所以,第一次见到王海的时候,也只是客气的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坐在刘欣龙的身边看着他玩游戏,不过,这个时候的王海脑袋里竟然是没来由的将陈霞和网吧老板娘朱梅二人进行了比较。

相比与陈霞的惊艳,网吧里的老板娘给王海的感觉就要平淡了许多。倒不是说网吧的老板娘朱梅长的不漂亮,相反,网吧老板娘长的也是非常的漂亮,尤其是胸部,绝对是要比陈霞的还要大上这么一分、半分的。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