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短篇小说集全文阅读:玩具宠奴

我拿着耳环示意给她看,叶琪激动的跑了过来,从我手里接过,脸上全是失而复得的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跟我道谢之后要戴上耳环,估计是激动的缘故,戴了半天也没戴上。

 文学

我接过耳环,看着她白皙动人的脸颊,珠圆玉润的耳垂,如此近的距离还能闻到她身上的芳香。

我内心再次产生冲动,再为她戴上耳环的时候,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叶琪娇躯一颤,扭过头来用惊讶的目光怔怔看着我道:“天哥,你……你别这样……”

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将尚未反应过来的叶琪一把紧紧抱住,激动的说道:“自从第一天看到你,我就对你日思夜想,我本来可以得到你的,却错过了,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

我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叶琪,不让她挣脱。

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叶琪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天哥,你别这样,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叶琪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叶琪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叶琪已经坐在了郑军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郑军,只见郑军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叶琪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客气什么。”

休息了一阵之后,我们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叶琪也有点魂不守舍,郑军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我和郑军点了几瓶酒。

虽然郑军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没多久郑军就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女朋友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郑军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我也不瞒你,其实我不能满足叶琪,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郑军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郑军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郑军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郑军。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郑军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叶琪。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郑军和叶琪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郑军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叶琪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叶琪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郑军,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叶琪,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叶琪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睡觉……别胡闹……”叶琪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叶琪居然把我当成了郑军,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叶琪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叶琪睡衣里是真空的,柔软滑腻至极,我没想到,一个多月之后,我能再一次摸到叶琪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叶琪的睡裙,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记得我第一天认识她,然后在酒店开房,她的身材是那么完美,我一想到那时候和她玩暧昧的事情,就越发兴奋了……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她便是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亲爱的,我要……。”

叶琪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就这么一下就渴求成这幅模样。

我不敢说话,以免穿帮,但按照她的要求继续行事。

她咬住了红唇,露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不自主的反手伸向背后,当碰到我的时候。

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体像触电一般坐了起来,睁眼看向我。

显然,她是感受到我和郑军的差异。

她的表情立马通红无比,张嘴想要叫,当真把我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叶琪挣扎起来。

我低声说道:“叶琪,你也不想吵醒郑军对不对?我白天说的话没有变,即便你不搭理我了,但我还是想得到你,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没想到今晚会睡在你房间,这不正是天意的安排吗?”

说完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动了几下,明显感觉她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瘫软在我怀中,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加上酒精作用并未完全散掉,哪里顾得上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的手不断动作。

叶琪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迷离。

她果然还是对我很有感觉的,只是因为我们住在隔壁,她担心被男朋友郑军看出什么来而已,不然的话,她早就主动找我滚床单了。

在我的撩弄之下,她抓着我捂住她嘴的手也渐渐松开,慢慢的要放弃抵抗了。

我心中狂喜,尝试着也松开了手,果然,她并没有叫,只是紧咬着红唇,脸上显现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这一刻我真的期待了很久,我想再一次和叶琪亲热,但是等机会我等了几个月了,我想不到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抱着叶琪,二人重新躺下。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衣领,肆意把玩她那两团雪白丰满的酥胸。

“郑军在……不要这样……你再摸我,我会忍不住喊出来的……”叶琪声音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她这么一提醒,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这种偷情的兴奋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我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

我低声道:“没关系的,尽量放轻松,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我想你都想几个月了,以前我就浪费了几次机会,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我的要求让她动心了起来,叶琪不自觉的扭动起臀部,芳华绽放。

我有些受不了了,解开自己的皮带,同时将她的睡裙掀到腰间,看到了红色的雷丝裤裤,一把拽下,两片雪白的浑圆美臀在昏暗中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原本她还只是被动的接受,但随着我另一只手从她芊细的腰围探入她的裙中,碰触到了包裹住神秘地带的裤裤,她便忍不住主动回应起来。

我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索取彼此口中的湿润和温度。

我上下齐手,她俏脸变得通红,眼神也显得温柔迷离起来

我的反应一时坚硬如铁,紧紧贴着叶琪的小腹。

而下边我的手已经大胆的从裤裤的缝隙滑入,摸到一片痕迹,随即开始动作起来。

这一刻,我找到了刚认识叶琪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舒服。

我觉得我等了几个月,是真的没有白等。

叶琪被我吻得快要窒息了,赶紧和我的唇分开,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道:“你真是个大坏蛋!都几个月的时间了,你还不放过我。”

“我只对你一个人坏,谁叫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看上了你,为你找你呢。”我笑了起来,上边的手已经将她的文胸剥掉,还把她的针织衫给掀到了胸上,两团雪白便跳脱出来。

叶琪娇喘连连,两腿不自主的张开,下边起了强烈的反应。

我有些受不了了,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脱了裤子就扑上去。

叶琪低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反应,面色通红的说道:“你的真大!”

“是不是比郑军的大?”我笑问道,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我不提郑军还好,说出这话,她面色就变了,瞬间恢复了理智,一把推开我,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口中说道:“郑军就睡在旁边,我们……我们不能当着他的面做这事……对不起……”

她的动作很快,在我愣神的几秒钟,已经起身打开门迅速逃走了。

这让我有种砍人的冲动。

尼玛,就差最后一步,居然跑了!

我忍不住开始暗骂我自己,秦天啊秦天,你嘴可真贱,不提郑军那个秒男不是什么事也没了吗?

我郁闷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忍不住给她发了个信息:“你不要逃避心里的感觉,你已经喜欢上我了,你渴望我这么强壮的,能带给你真正快乐的男人。”

“你胡说。”叶琪回复了一条信息。

“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现实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能给你快乐,而郑军不过是个秒男,都不能和你圆房,以至于你现在还是女孩……而不是女人。”

“天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去找一个女朋友,你就不会再想我了,以你的条件,很容易找到一个漂亮可爱,喜欢你的女孩。”

叶琪马上回了信息。

“我不要谈什么女朋友,我只想要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我只要你……”

我对叶琪发着痴情的信息,我知道女人就喜欢有男人对他们死心塌地。

叶琪没有再回复信息,令我心里十分失落。

第二天,我们就回家了。

白天我在家睡觉,睡到晚上才起来。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吃饭,由于走的太急,出电梯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道俏丽的身影。

对方“唉哟”一声,踉跄着摔倒在地。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想上前扶,结果一个漂亮女人先我一步把对方扶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扶她的是叶琪。

“柳月,你没事吧?”叶琪关切的问那个被我撞上的美女道。

“我没事。”被我撞倒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发披肩,染着漂亮的栗色,肌肤雪白,五官端正美丽,不过却画了个浓浓的烟熏妆,使得眼睛看上去更大了。

她穿一身牛仔装,扣子没扣,里面是黑色的汗衫,胸前鼓囊囊的,有两团很明显的轮廓,看上去十分诱人

下边配牛仔短裤和黑色的丝袜,显得亭亭玉立,又不失性感

“喂,你怎么走路的,不长眼睛还是眼瞎呀!”

但是这美女的脾气却有点坏,她揉着自己的膝盖,一边骂我道。

毕竟我是我理亏,只能向她道歉:“对不起啊,美女,我真不是故意的,请你多多见谅。”

“柳月,别生气了,她是我的房东秦天,他刚才肯定是不小心的。”叶琪劝说那美女道。

“他就是你说的有五套房,还没交女朋友的秦天?”

女孩的眼睛亮了起来,马上转怒为笑,她打量了我几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原来是叶琪姐的房东,我以为是谁呢,你好,我叫柳月,很高兴认识你。”

柳月笑着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我有些诧异,想不到叶琪会跟别人提起我。

柳月笑起来很好看,大大的美眸弯成两瓣月牙,即便她刚才说话很难听,但毕竟面对主动握手的美女。

我还是跟她握了握手。

她的手芊细柔软,手指很长,涂着亮彩的指甲油,肌肤雪白细腻,

“房东,你去哪呀?”柳月自来熟一般,笑着问道。

“哦,我出去吃饭。”我回答道。

“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呀,待会来叶琪姐家坐坐呀。”柳月道。

我有些纳闷,我刚才撞了柳月,她怎么还对我这么热情。

我微笑着点点头,不由看了叶琪一眼。

叶琪连忙躲开我的目光,说道:“柳月开玩笑的,别当真,你去吃饭吧。”

我心里苦笑,没再多说,随即便离开了小区。

吃过饭刚回到家,想不到接到了叶琪的电话。

我心里一喜,马上接通电话,问道;“叶琪,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咯咯的笑声:“你别误会,我是柳月,只是拿叶琪姐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有点失望,礼貌的问道。

“你回来了吗,叶琪姐和我找你有点事。”

听说叶琪找我,我马上说回来了。

柳月笑着说道:“那行,我和叶琪姐过来找你。”

没一会,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立即跑过去开门。

叶琪和柳月跟着我进屋,我给她们端茶倒水,还拿出水果招待她们。

柳月却四处打量,笑着问道:“三室一厅呀,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我微笑着点头,问道:“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子的,柳月是我的好姐妹,她最近刚换了工作,想找个离工作地点比较近的地方住下,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租给柳月。”

叶琪说道。

“叶琪,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四套房子都出租出去了。”我说道。

“房东,你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不是太浪费了吗?要不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说对不对?”

突然柳月笑着提议道。

听到柳月的话,叶琪顿时皱起了秀眉:“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租我照给。而且说不定房东还能享受到我的厨艺哦!”柳月笑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男女合租,有点不太合适。”叶琪说道,她好像真的对我有点意思,不希望我和别的女人住在一起。

“没关系啦,以前也不是没跟男生合租过。房东,你说行不行呀?”柳月笑问道

和美女合租,而且是叶琪的朋友,我自然不会拒绝,说道:“你都不介意了,我还介意什么,看在你叶琪姐的面子子,我房租收你便宜点。”

最后,我收她五百块钱一个月,柳月爽快答应了。

其实,我让柳月和我住在一起,不只是因为柳月性感漂亮我想得到她那么简单,主要还以为我这么做,会让叶琪吃醋,叶琪一旦吃醋,可能对我就会主动一点,我真正拿下叶琪,就有了机会。

叶琪见是以如此,对我说道:“天哥,你可不许欺负我的好姐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想说我只会欺负你,我只想脱光你的衣服占有你,让你满足,怎么会欺负你的好姐妹呢?

不过毕竟有柳月在,我就笑着说绝对不会。

第二天一大早,柳月就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背上还背了个吉他盒,进了我家。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天哥,快帮我一下,我撑不住了。”柳月在门口喊道。

我刚刷完牙,连忙跑到门口帮她拖箱子,诧异道:“你搬家怎么这么早?”

“反正起的早,也没什么事,就刚好搬家啦。”她进屋跟我解释,把吉他盒放在了茶几上。

我帮她倒了杯水,略带好奇的问道:“你会弹吉他?”

“就是靠这个过日子呢。”柳月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爱惜的抚了抚吉他盒。

“你是音乐老师?”我自然联想到叶琪,二人是好姐妹,可能也是老师,现在叶琪就在一所学校里上班,不过具体的事情我不是太清楚。

“以前是。”柳月回答道。

“什么叫以前是?”我好奇地问道。

“我刚辞职呀,现在在一家酒吧做驻唱歌手。”柳月笑着解释,两条修长光滑的腿交叠在一起,腿上的肌肤白嫩细腻,十分诱人。

说着,她还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黑色的汗衫。

这种汗衫一般都是男人穿的,女人穿的话就显得特别性感,因为圆润的香肩和胸前大片雪白都暴露在外,更何况柳月身上全汗湿了,几乎贴着身体,明显看到那饱满轮廓上两个显眼的地方。

尼玛,汗衫下面居然是真空!

我盯着她那饱满的胸看,眼睛都快直了。

柳月也没注意到,问道:“天哥,你这里有没有饮料呀?”

“有,我给你拿!”我心里有些兴奋,心想看来答应柳月合租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从冰箱给她拿了一罐可乐,不时瞄一眼她的胸,问道:“老师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转行?”

“因为当歌手一直是我的梦想呀!酒吧驻唱和老师不同,虽然舞台很小,但是台下至少有听我音乐的观众。”

听到这么单纯的回答,我心里不禁对柳月多了一份好感,说道:“老师也有观众。”

“但观众都是一帮学生,两者是不一样的。”柳月喝了几口饮料起身道:“不多说了,我先收拾一下房间,天哥,你有什么事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我并没有什么可忙的,就帮着柳月一起收拾,她的行李很简单,床单被套和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双鞋子和洗漱用品,连化妆品也很少,都装在她的包里。

柳月没带被子,说不方便拿已经送给室友了,幸好我家里还有两床新被子,就拿给了她。

在收拾的过程中,她一弯下腰,我就可以透过汗衫的衣领看到两团雪白丰满,忍不住暗自咽口水,裤子一下子有了反应。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异样,没想到不但不害羞,反而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柳月这么一问,搞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开放。

我赶紧侧身躬起身体,以免太过显眼,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说道:“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收拾就好了。”

“那真是谢谢你啦”柳月笑问道。

随后,柳月便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笑着说道:“天哥,别忘了叶琪姐的话,以后可不许欺负我哦!”

看着她曼妙傲人的曲线,我心里暗想,以后谁欺负谁还真说不定呢。

柳月去洗澡了,我就把她收拾房间,整理床铺,将那把大吉他挂在墙上。

不过挂上去之前,我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是一把已经斑驳掉漆,显得很旧的木吉他。

我有些诧异,看柳月也不像没钱换新吉他的样子,干嘛要背着个破吉他。

随后,我把她的包放在床头柜上,一不小心把包包给弄翻了,除了滚出几件化妆品,居然还有一个尺寸很大的乳胶玩具。

这玩具似乎是电动的,做的十分逼真,看样子比我的反应还大一些,让我倍感诧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平时柳月寂寞了那这么大的玩具自我安慰吗?她不是有男朋友吗,难道男朋友没法满足她?

想到这个玩具说不定被柳月用过无数次,我的心跳便加速起来,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哪知道柳月却在洗手间叫了一声:“天哥,这热水器怎么开呀,我不会开!”

我顿时反应过来,赶忙把乳胶玩具和化妆品放回她包里,然后快步走出房间,在洗手间门前问了一声:“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门没锁。”柳月爽快道。

我推门而入的时候,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也被柳月拉开了。

当看到她只穿着黑色的汗衫和一条紫色雷丝裤裤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瞬间凌乱了。

那饱满的胸自然不用多说,紫色的蕾丝裤裤包裹住诱人的神秘地带,而且还是镂空的设计,可以看到不少景色。

我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直咽口水,一时间反应僵硬如铁,目瞪口呆的盯着柳月的身体。

柳月倒是并不在意,只是看到我的高高撑起的裤衩,明显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盯了几秒钟才收回目光,说道:“愣着干嘛呀,进来帮我打开来一下。”

面对叶琪,我还觉得游刃有余,但遇到柳月,我倒变成了那个不好意思的人。

“要不要你先把裤子穿起来?”我尴尬的说道。

“怎么,大男人还害羞呀?人家沙滩上穿比基尼的多得是,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你还没去过法国呢,不然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

柳月笑意盈盈的说道。

她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再犹豫了,马上走进了浴室,和她几乎擦肩而过。

当时她那饱满的胸距离我只有几公分,能够深深的闻到她身上的体香,令我不由的心跳加速起来。

帮她打开热水器,她站在我旁边,为了看清楚我操作的过程,离得很近。

我低头就能看到衣领里的雪白两团,然后是紫色的雷丝裤裤和两光滑圆润的大长腿,浑圆的翘臀几乎贴着我,令我反应尤为强烈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