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吸水男人有多爽:宝贝我们很久没做了

耿昊步伐匆匆来到这里,隐约听到灌木丛里面两人对话,瞬间明白过来咋回事。

只不过当得知耍流氓的是曹二柱,耿昊顿感头疼,时不时的揉了揉眉头。

 文学

曹二柱可是村里有名的懒汉,好吃懒做,长得五大三粗偏偏不务工也不务农,他之所以不务农,那是他亲大哥怕他把地卖了,若真这样那他就真的成要饭的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这家伙四十多岁了,竟然还是名副其实的一个老光棍汉!

唐春杏可是刚嫁到野槐沟没几年的小媳妇,年轻漂亮,细腰丰臀,并且还是生过孩子的貌美少妇,老光棍汉在山里遇到小媳妇,能有啥结果?绝对一个字,惨!

哧啦——

随着衣服被撕扯发出异样声响,唐春杏吓的喊声都变了调,顿时打断了耿昊思绪。

灌木丛有点高,虽看不清里面啥状况,耿昊率先大喊了一声:“谁在喊救命?”

“我,我……”唐春杏哭哭啼啼,泣不成声,“小昊,小昊,我是春杏……”

“我日,原来是小耗子!”曹二柱厉声怒骂,听语气没有丝毫的害怕。

瞬间耿昊就怒了,他见过耍流氓不要脸的,但是从未见过像曹二柱这么嚣张的。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没有外人,曹二柱就是强了唐春杏,估计唐春杏也不敢说,毕竟这有损她的名声,二来她怕报复,谁让曹二柱穷横没人敢惹呢?

现在这种情况是耿昊在场,他曹二柱的流氓行径还想继续,简直狂的不知自己姓啥喽!

担心唐春杏遭到伤害,耿昊不敢贸然闯进灌木丛,他人就站在灌木丛边上,强忍着怒火微微笑道:“二柱老哥,识相的抓紧走!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嘿嘿,小耗子,你以为你是谁?”

曹二柱嬉笑质问,还满脸不屑的挖苦道:“你不过是秦家的倒插门女婿,老子就是穷死饿死也不会当倒插门女婿,你凭啥管老子我的事?”

“曹二柱,你过分了!”耿昊真的怒了。

当地山区虽然流行上门女婿,流行是一回事,但说出来就不好了。尤其是耿昊在秦家过的日子很憋屈,现在猛得被一个老光棍汉取笑,真是让他怒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顾及唐春杏的安危,他早就冲进去跟曹二柱这个王八蛋干起来了。

在大学耿昊学过中华武术,小擒拿手更是一绝,对付一个村里蛮汉,绰绰有余。

话说曹二柱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在耿昊面前狂了没几句,察觉他真把耿昊惹祸了,再说了秦家在当地是大家族,秦芳菲又是村长,他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逃跑了。

由于不知灌木丛里面究竟是个啥情况,比如说唐春杏衣物是否完好,耿昊没敢贸然进入,仅仅在边上柔声安慰了唐春杏一番,接下来就老老实实在外面守候。

遭到刚才那番惊吓,唐春杏吓的浑身发抖,本想寻求耿昊安慰,谁知这家伙中规中矩,跟个没事人似的躲在外边,这让她又生气又无奈又可笑。

虽然裙衫遭到撕扯,但是勉强能穿,快速整理一番裙衫,唐春杏慌里慌张的颤声央求:“小昊,这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耿昊人可不傻,这事岂能对外说?再说了他俩都是秦家人,一个是秦家媳妇,一个是秦家的上门姑爷,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样浅显的道理耿昊还是懂得的。

“春杏嫂,你放心,这事我保证放到肚子里烂掉!”耿昊信誓旦旦的回应,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提议道:“春杏嫂,曹二柱他不会到处乱说吧!”

“啊?这……”唐春杏惊呼连连,随之沉默无语,慌的她呼吸非常不稳。

听到女人这种急促呼吸声响,耿昊身子传来一阵异样,暗道情况不妙呀,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加紧了双腿,貌似是尿急的非常厉害,迫切的需要得到释放。

这个时候唐春杏并不知外面发生啥情况,依然在考虑自身问题,想起曹二柱这人不好惹,如果单方面隐瞒,谁知曹二柱会不会酒后乱说瞎说,到时候她就更的被动。

“小昊,这事你别管了!你云海哥快回来了,让他去找曹二柱,否则这事没完!”

“嗯,这样也不错!曹二柱这人浑的很,必须敲打敲打!”

两人统一了口径之后,唐春杏走出灌木丛,然后耿昊的眼睛就看直了。

当天大清早在槐水河洗澡的时候,耿昊见到光身子的唐春杏,反应还不是很强烈,不知为何看到裙衫有些不整的她,耿昊本人差点受不了的扑过去。

唐春杏穿着一身玫红色的连衣束腰短裙,微卷的长发梳成了马尾辫,圆乎乎的小脸非常的俊俏,胸前还是鼓鼓的,裙摆下摆裸着肉色丝袜大白腿。她个头不是很高,大约勉强一米六吧,身材看起来很匀称,弱弱小小的让人爱怜,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想去疼爱她。

难怪曹二柱非要想强了她,只因她唐春杏太美,穿着太性感,简直诱惑死人!

尤其是现在,她玫红色短裙后面被扯破了……强忍着内心那股疯狂冲动,耿昊微微弯腰,非常艰难的苦笑道:“春杏嫂,你,你打扮的这么漂亮,这是准备要去哪儿?”

“唉!别提啦!”唐春杏抿了抿额前凌乱的刘海,唉声叹道:“都怪芸芸那丫头,非让我穿她这身超短裙回家,否则也不会招惹到发疯的老光棍曹二柱。”

“曹二柱来山里做什么?”耿昊皱眉念叨着,哪顾得上想起芸芸?

曹二柱可是村里有名的懒汉,步行几里地爬山,这可不是他的一贯风格。

“我晕,不会是……来果园偷桃的吧!这家伙都出马了,邻村那些人还能老实?”

猛然想到这里,耿昊吓的浑身不由一哆嗦,恨不得马上赶到果园。

得知耿昊的担忧,唐春杏也没了心思回家,他们两家都有果园,其中桃园在一起。如果一家遭偷,两家都跑不了!这是任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两人心急如焚赶往果园,起初耿昊在前,唐春杏在后,快到果园时有道不高不矮的山梁,遍山都是高低不同的灌木丛,唯独只有一条狭窄弯曲的爬山小道。

作为男人当然要保护女人,来到这里只能是唐春杏在前,如此以来她那身穿玫红色短裙的优美性感背影,无所遗漏的映在耿昊眼中。

“我的天呐,曹二柱不仅扯破了春杏嫂的后面裙摆,肉色丝袜竟然也破了……”

唐春杏穿她小姑子一身超短裙,已经让她本人足够性感足够招摇,差点被老光棍曹二柱在槐树林的灌木丛中被强了,现如今她身后景色,直接让耿昊目惊口呆!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身后不对,唐春杏惶恐不安低喊道:“小昊,小昊,你人呢?”

此时耿昊早就躲在一棵槐树后面,非常艰难的想解决尿急问题,本来他认为自己可以坚持到果园,谁知他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以及春杏嫂浑身散发成熟女性气息的诱惑力。

“春杏嫂,马上就到果园了,我方便下,你先走吧!”

“啥?方便?你这人真有意思!算啦,嫂子先走了!”

间短一番对话后,静等唐春杏脚步声渐渐远去,耿昊终于尽情得到了释放。

作为一个有妇之夫,他当了两年吃素的和尚,偏偏最近几日他女人缘不错。

率先出场的是豪放叔伯小姨子——秦芳芸,然后就是身材丰腴性感大姨子——秦芳华,紧接着就是现在这个诱人少妇——堂嫂唐春杏,差点让他忍不住就犯了错。

“我的命咋真苦呢!诱惑我的不是有夫之妇,要么就是大小姨子,个个看得偏碰不得,这简直要了我的老命呀!”耿昊唉声叹气,扶着大槐树久久不想离开。

耷拉着脑袋马上到果园了,大姨子突然打来电话,刚接通把他臭骂了一通,搞得他莫名其妙,直至追问了小半天,这才搞清楚缘由。

原来大姨子没他微信,申请加了半天迟迟不通过,然后就是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话说这还事真不怪他耿昊。这里毕竟是大山,信号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能接通就阿弥陀佛喽!

“醉懂女人心?”耿昊皱起了眉头,嘟囔着苦笑,“大姨子这网名,真奇葩!”

“独自醉倒?”家里的秦芳华亦是如此,对他的微信名更是满脸的嫌弃。

这番小小插曲过后,耿昊终于来打果园,紧接着就率先去了紧挨隔壁的桃园。

桃园里早熟的油桃品种没几株,但是其他品种的桃子可不少,成熟在七月份,如果果园里面遭了贼,绝对影响这些桃子的收成率。再说了,最新嫁接油桃可是他将近两年的心血,绝对不能被那些可恶的偷果贼祸害咯!

邻村的魏寨村想当年可是土匪窝,虽历经不少严打,现如今村里小偷小摸的混混还不少,曾找过他们村的村委会,甚至还报警,最终因偷水果是小事,不了了之。

仔细巡逻了大半天,并未发现有生人来过,原来不过是虚惊一场。

即便如此,耿昊也不敢掉以轻心,私下跟隔壁的春杏嫂微信语音联系,若发现情况互相联系,春杏嫂答应的很爽快,同时又对在槐树林发生的事情嘱咐了他一番。

“春杏嫂,咋滴啦?难道你不相信我?”耿昊隐约有些不快。

“小昊,不是嫂子不相信你,你也知道,这事只能由我对你云海哥讲!”

“呵呵,春杏嫂,这事我当然知道!对了,你裙子……如何向芸芸交待?”

“臭小子,原来你,你早就知道?为何不,不提醒我?”

“啊?你没发现?我以为……”

“哼,你别狡辩,你明明就是故意的,难怪你在我身后磨磨蹭蹭,原来你们男人呀天生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唐春杏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这让耿昊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枉。

刚刚他不过是好心提醒了她一下,毕竟她穿的是她小姑子的裙子,谁知竟惹她如此生气,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哑巴呢!好心被当驴肝肺,下次见面非打她屁股不可。

话是这么说,等真见了面,耿昊能想起这事,估计都有点悬。

中午耿昊没回家吃饭,晚上也没有,一直到接下来两天都没有,显然他不想见大姨子,也许是担心自己定力不足,或者防止被村里人闲言碎语吧,总之就是不想也不愿意回家。

就在他念叨着大姨子啥时候回县城见闺女,别再为他和她妹之事操心的时候,她妹当天傍晚从县城开会归来,并且还非常主动打电话要求他回家一趟。

这可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耿昊简直受宠若惊,即便他在果园快做好了晚饭,依然还是急匆匆的趁着天蒙蒙亮向家赶。

家里一切如故,唯独有所不同的就是,院子里多了辆崭新的红色越野宝马车。

作为对车子不感兴趣的男人之一,初次见到这么高级的豪车,耿昊忍不住的摇头赞叹,显然对这款宝马豪车,非常非常的喜欢,并暗自的评头论足一番。

“喜欢吗?”

耿昊围着车子转了两圈,刚刚停到驾驶门口,身后猛然传来了一阵女声问询。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柔声不带丝毫感情,除了她媳妇秦芳菲,谁还会这样?

事发突然,耿昊被吓了一大跳,鉴于他是男人,他尽量保持着镇定!

镇定不过两秒,随着他歪着脑袋,也就仅仅随意的看了看来到他身旁的秦芳菲,然后他整个人再也无法淡定的下来,呼吸急促,不争气的小心脏更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秦芳菲原来飘逸乌黑柔顺秀芳,不知何时变成了齐耳短发,动感十足,干练十足,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时尚的都市女性韵味,非要用个形容词:知性美!

平时他若在家她很少穿裙装,尤其是家居裙她绝对不会穿,但是今天她竟然穿了件非常暴露性感的家居裙,黑色连衣短袖,裙摆就在白花花大腿根晃悠。

鞋子是平跟的红色凉拖,由于她身高将近一米七,身材纤瘦看起来人很高,两人如此近的距离,耿昊需要微微把头抬起看她,如此以来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秦芳菲不仅人美,个高,身材更是棒极了,尤其是她肌肤很白很嫩,嫩白如雪如牛奶,反正把耿昊诱惑的不行不行的,同时看出来,耿昊还是对他这媳妇非常满意。

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心底不知多喜欢,即便就是能天天看着秦芳菲,天天搂着亲着他都不感觉的够,只不过秦芳菲对他不感冒,这让他也是无可奈何,心灰意冷。

面对耿昊炙热目光肆意打量她的身子,秦芳菲不屑的撇了撇嘴,暗自冷笑的双手交叉,非常惬意的抱在了胸前,同时她还挺了挺她那匀称饱满,诱惑韵味摆得十足。

“几天不见,这娘们咋转性了?”耿昊暗自嘀咕着,片刻后他感觉不对劲,目光望向她的侧脸,暗自惊恐怒道:“她?她脖子后面怎会有嘴唇印儿?我晕,难道我被戴绿帽了?”

他们两人虽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秦芳菲可以找野男人给他戴绿帽,作为一个男人他都可以忍受这份孤独和寂寞,她秦芳菲为何就不能?

“咦,等等?戴绿帽?这岂不是说明她喜欢的还是男人……难道我猜测有误?”

耿昊歪着脑袋皱着眉头故作沉思状的摸样,看在秦芳菲的眼中这让她感觉非常非常可笑,丝毫不知她本人已经被他贴上了‘不忠坏女人’的标签。

“咳咳咳!”秦芳菲掩嘴咳嗽三声,非常平静的说道:“耿昊,咱俩长话短说!”

“啥?”耿昊从神游中被惊醒过来,满脸的茫然和不解的看着她,懵懵懂懂的说,“你?你说啥?”

“耿昊,我说啥并不重要!但是?”秦芳菲说着说着,故作玄虚的又停了下来。

耿昊最看不惯的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居高临下的打官腔,俨然把他当成了她的部下,或者普通村民,貌似以为他老实他这人好欺负,谁让他是她家的上门女婿呢?

“哼!”耿昊气呼呼的把头扭到一旁,故作镇定的冷笑道:“秦芳菲,你究竟想说啥我是无所谓,但是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左边脖子根的唇印,究竟是咋回事?!”

“什么?”秦芳菲惊呆了,瞪着她那双漂亮大眼睛,娇声连番的质问,“唇印?什么唇印?哪里来的唇印?”

看她这满脸不解和惊恐的表情,好像她还真不知道这么回事?难道是她演技好?还是她被人灌醉或下迷药……耿昊转身扭过头,内心震撼万分,惶恐担忧不已。

不管怎么说,她秦芳菲还是他耿昊老婆,她出门在外出了事,他又岂能不担心?

“对,唇印!”耿昊声音低了下来,语气也缓和多了。

“哦!”秦芳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妩媚的冲他嫣然一笑,轻描淡写的解释说,“你说这唇印呀?这应该是县政府一个小姐妹开的玩笑,昨晚几个姐妹聚会,那个晓楠妹妹她喝多了!你若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回事。”

“姐妹喝多了?”耿昊不加思索的念叨着,眉头再次紧皱,心情复杂而纠结。

搞了半天,竟然是女人?这让他心情很沉重,对此很失望。说句难听话,他耿昊还真希望秦芳菲有外遇呢,如此以来他就有上了她本人的机会,如果她的确是是那不喜欢男人的女人,并且骨子里还很男人的那种,估计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戏。

误会解除,秦芳菲把她喊耿昊回家的初衷说了说,起初耿昊听的很认真,时不时点头,显然对她所说很配合,直至当她说起晚上睡觉帮她演场戏骗她姐,耿昊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当场就怒了!

秦芳菲非常的有耐性,不急不躁的说:“耿昊,你先别急着拒绝,先听我说完呀!”

耿昊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冲她吼道:“秦芳菲,我要跟你离婚,马上!”

“呵呵,离婚?”秦芳菲一反常态的冷笑,非常霸道的强调,“你想得美!”

“秦芳菲,你这人就是一个魔鬼!”耿昊也不知该如何骂她。

“耿昊,这两年除了我不陪你睡觉,其他的我可从未亏待过你,以及你的家人。”

“秦芳菲,你这人还要不要个脸呀!男人的青春就这么的不值钱?如果当年相亲你对我这人不满意,为何还要同意我当你家的上门女婿?我是个男人,这两年之所以忍你,并非我怕你家是大家族兄弟多,你家有钱势力大,我是不想让我家人丢人现眼。”

“够了,收起你可怜的那一套吧!你来我家当上门女婿,不就是为了钱?当地上门招婿行情价二十万,你家收了多少?整整五十万,还外加县城豪华地段一套商品房,还有……”

看到耿昊忤逆自己还挖苦自己,秦芳菲根本不给耿昊半点面子,仅仅提到钱的问题方面,直接就让耿昊羞愧的无地自容,若有地缝非钻进去不可。

“咦?不对呀,我只记得有五十万招婿彩礼,县城商品房咋回事?”

耿昊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猛然想起什么,急的他更是抓耳挠腮。由于此时秦芳菲她还在气头上,他也不便多问,只能静等过后问过家人后再说。

看到耿昊低头不语,秦芳菲也说累了,双手掐腰喘喘气,整个人心情舒畅多了。

历经秦芳菲这么一通数落,耿昊也渐渐的想通了,不就是假床戏么?为何不做?他本人又没啥损失,也许说不定还能在秦芳菲身上占些便宜。

再则说了,秦家对耿家帮助很大,耿昊也不想跟秦芳菲把关系闹僵,低头寻思着她刚刚提出的问题,他默默的提议道:“秦芳菲,你姐她可是过来人,假床戏能瞒得了一时,根本瞒不过一世。如何善后,你想清楚了吗?难道还要搞个假怀孕不成?”

“哟,你想通了?”秦芳菲感到有些意外。

“嘿嘿!”耿昊挠头笑了笑,“大姐快从老宅回来了,让她看到不好。”

“哟,想不到你这人还挺聪明!”秦芳菲打趣道。

“唉,常跟聪明人打交道,不聪明也变聪明了!”耿昊唉声叹道。

听到他变着法子对她说好听的恭维话,秦芳菲本人很受用,微笑点头的看看耿昊,然后就把手中一直拿着的宝马车钥匙,递到了耿昊的手中。

“这?”耿昊惊呆了,拿着钥匙,哪知再该说些什么。

“好啦,这本来就是给你买的车!”秦芳菲噗嗤一笑,急忙解释。

“什么?”耿昊震惊的差点蹦起来,喃喃自语道,“这是给我买的车?”

“呵呵,那是当然!”秦芳菲微笑点头,随之话语一转,默默说道:“前提是瞒过我姐!”

耿昊早知道事情不会是这么的简单,至于车是谁的并不重要,不论是给谁买的,一家人都能开,哪能分的那么清楚?再说了他都不出远门,经常用车的还不是她秦芳菲本人!

“呵呵,当村长的女人有几个傻的?被当枪使就当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喽!”耿昊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非常大方的收起钥匙,快速向堂屋走去。

刚回到西屋他整个人傻了眼,不知何时屋里换了摸样,他的东西早就不知所踪,不用说秦芳菲提前把工作都做好了,主要还是为了做做表面工作,骗骗她姐和家人呗!

难怪秦芳菲催他回家,刚到家就给他做工作,原来就是怕他不配合。

事已至此,耿昊他还能说些什么,只能勉为其难的去东屋主卧睡觉……

大姨子不知去秦家老宅忙什么去了,直至晚上快八点才回来,也只有她来了才能吃饭,期间耿昊看看大姨子,又看看自己媳妇,突然觉得自己当秦家上门女婿,貌似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吧!

大姨子秦芳华身材丰腴,成熟迷人,长发飘逸;媳妇秦芳菲身材高挑,细腰长腿,短发干练,拥有女强人那种独特美感。两人共同特点:人漂亮,皮肤白,个个好身材!

燕环肥瘦,各有千秋,若能跟这姐俩天天生活在一起,这辈子也值了。

就在耿昊想着美事的同时,秦家姐俩也没闲着,各怀心事的看看对方,最终目光落到了耿昊的身上,个个脸上表情丰富,注定今晚是个不平夜。

“嘿嘿,机会难得,要不当晚来个假戏真做?看看是不是什么血雨腥风……”

“老公,这是我刚回家就炖了三个多小时的参汤,看你这几天在果园真得忙坏了,特意炖汤给你好好的补补身子。”

秦芳菲当着姐姐秦芳华的面,满脸笑颜如花的对耿昊嘘寒问暖,仿佛两人夫妻关系很好,根本不像传言中的不和谐不和睦,为了演戏竟然对耿昊喊起了老公。

面对秦芳菲这番变化,然而此时的耿昊呢?他整个人惊呆了!

简直惊的他呆若木鸡,嘴巴张的大大的,大的都能塞进一颗大鸭梨,可想而知此时他内心是多么的震撼,多么多么的感到难以置信。

“呵呵,妹夫!”秦芳华掩嘴笑了笑,伸出纤纤左手敲了敲玻璃餐桌,冲着耿昊满脸笑眯眯的说:“你媳妇对你这么好,你为何如何吃惊?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接参汤呀!”

“啊?”耿昊神色一怔,快速缓过神来,顿感脸颊火辣辣的烫,愤愤不平的冷哼暗道,“秦家这姐俩看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大姨子明知我和她妹夫妻关系不好,还在这说什么风凉话?她这可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心中虽有不满,耿昊又哪敢表现出来?嘴里说着谢谢老婆的话语,随之慌里慌张的站起,小心翼翼的接过秦芳菲递来,满满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参汤。

参汤里面究竟发了些什么佐料,耿昊并不清楚,但是凭他对秦芳菲的了解,这参汤里面绝对有什么对他不好的东西,由于她姐俩都在看着他,即便有所警觉那也得硬着头皮喝呀!

硬着头皮刚刚喝了整大碗的参汤,大姨子满脸笑呵呵的劝他再多喝些瓦罐鸡汤,还强调说这是她在老宅慢火炖了五个多小时。

这姐俩是故意的吧,怎么都弄的是滋补高汤,大热的天,难道想搞死他不成?再则说无功不受禄,她姐俩这番好意他是无福消受,在他感到受宠若惊的同时,当然更多的还是深深的担忧和郁闷呗!

事情发展的太急迫,一时半会儿他哪搞的清头绪?想到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是一个大老爷们,他还真不信这姐俩能把他怎么样,最坏的打算估计也就是把他……轮了吧!

就在他又想美事的时候,秦家姐俩突然同时打了个喷嚏,起初两人非常尴尬,随之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餐厅唯一的外人——秦家上门女婿耿昊。

我晕,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刚刚不过就是小小的意淫一下,这么快就被她们姐俩所察觉?难道她们姐妹两人能心意相通?有没有搞错?我咋这么倒霉呢!

我天天祈祷买彩票中个大奖,怎么五块钱都没中过?好的不灵坏的灵,破老天呀破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呢?

耿昊心中愤愤不平,暗自发着牢骚,不经意间看到秦家姐俩依然还在盯着他看,看的他浑身不自在,头皮发麻,如果不表示不表示,真不好摆脱嫌疑脱身!

“嗯……那个菲菲她大姐,还有我的好老婆菲菲,你俩都这么高深莫测的看着我,究竟嘛意思?”说话期间他尽量保持微笑,同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绝不厚此薄彼。

“妹夫,我们姐俩不过同时打了个喷嚏而已,你心虚什么?”大姨子率先呵呵的笑道。

“是呀!老公,你出汗了,这不会是喝热汤喝的吧!”秦芳菲附和着调侃。

耿昊咂咂嘴想笑又偏偏笑不出来,心中那种苦涩滋味,简直难以言表。

艰难的吃过晚饭,在客厅看电视聊天的时候,耿昊就更郁闷喽!

秦家姐俩刚洗过澡,穿着统一锦色连衣睡裙,这款裙子他见过,好像是大姨子前几天回家时刚买的,当时就晾晒在晾衣架上,质地是丝绸的,摸起来像肌肤那般的滑嫩。

这姐俩都是美女,裙摆即便到膝,落出白花花的小腿肚,洗澡后的女人气息格外浓郁,这对一个结过婚还尚未体会男女之欢的耿昊而言,简直充满了犯罪诱惑。

憋了二十多年耿昊迫切得到释放,担心留在这里出洋相,急忙低头弯腰站起冲着秦家姐俩嘟囔了句去洗澡,然后就耷拉着脑袋快速向外面走去……

刚走出堂屋门口没几步,猛然想起他还没带换洗衣服,转身正准备回屋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了姐妹俩斗嘴忽大忽小的争吵声。

“大姐,明人不说暗话,你代表家里前来监督我和耿昊的夫妻生活,究竟有没有私心?若没有你胆敢对天发誓吗?”秦芳菲的声音平静而不带丝毫感情。

“小妹!你拍着良心说,自小到大姐对你好不好?曾经有了楠楠后,我承认大姐有过私心想让楠楠继承秦家产业!我有这想法无可厚非,谁让咱家就姐俩呢!”秦芳华怒道。

“呵呵,大姐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人嘛,谁都有私心,这点我并不怪你!只不过你想拿我结婚没孩子之事对付我,这貌似有些不妥吧!”秦芳菲娇笑道。

“秦芳菲!我的好妹妹,这事真不怪我,这可是咱爸咱妈的意思!你今年虚岁都二十八了,再过两年就三十……”

“大姐,谁的意思我当然清楚,我只是想……想让你通融通融,再给我一年时间!”

“不,这绝对不行!”

“大姐,最近一段时间村里工作忙,我真没时间生孩子,更没有心情去伺候取悦男人。”

“小妹,不是大姐说你家里人怪你!家里招婿五年才招了个耿昊,这绝对不是耿昊的问题,你?哎哎哎,秦芳菲,你,你竟然给大姐……”

耿昊站在门口秉着呼吸偷听姐俩谈话,突然情况有变,大姨子话没说完人就没了动静,当时就把耿昊吓坏了,暗道不会秦芳菲急了眼……杀了人?

“呵呵,这咋可能!”

耿昊暗笑不已,伸手就跟自己轻轻的来了一个耳刮子,算是对他胡思乱想的惩罚。

虽心里有强烈的好奇心,由于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了她们可是亲姐俩,就是再吵再闹那也不会伤了姐妹感情,他若进去那事情就得升级喽!

最终耿昊忍住强烈的好奇心,匆匆去洗澡,洗澡出来也没换啥衣服,刚到客厅秦芳菲就招呼他过去说话。等他畏缩缩的落座沙发,还没看到秦芳菲的脸,他整个人就陶醉了。

锦色丝绸睡裙,白乎乎的小腿肚,好精致的小脚丫,简直百看不厌。

哇塞,好闻的沐浴皂香气,还有那非常浓郁的……女人气息!

“哼,看够了没有?一个大男人别没出息,晚上让你看个够!”

“什么?看个够?呵呵,老婆,这,这,这咋好意思呢!”

耿昊惊呼不已,条件反射的看了眼秦芳菲,急忙连番的摇头摆手拒绝了。

面对耿昊这番说辞,简直让秦芳菲哭笑不得,本想冲他发火来着,突然想起他喝参汤这么长时间,并且还刚刚冲了热水澡,貌似烫里能导致人昏睡的药效快起作用了,到时候她的目的就达到了,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就笑了。

也许是骨子里天生就害怕她秦芳菲这个人,又或者当个上门女婿本来就有些自卑,自始至终耿昊都没敢看他媳妇秦芳菲一眼,更不敢询问她找他究竟有什么事,直至当他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大姨子……

“老?不,芳菲,你大姐呢?”耿昊边说边抬起了头,警惕万分的四下观望。

“嘿嘿,老公,想喊老婆就喊吧!反正今晚我已经答应了让你跟我睡一个屋。至于大姐?她困了回西屋睡觉去了。”秦芳菲喜笑颜开的回应着,期间还冲耿昊抛了媚眼。

“我晕,我不会是头晕眼花了吧,刚刚秦芳菲好像在诱惑我?不,这不可能!”

耿昊苦笑不堪的摇了摇头,突然脑袋有点沉,随之就想昏昏欲睡。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瞬间明白过来,大姨子没动静前说的那番话,原来秦芳菲果然搞了小动作,不仅针对了她大姐,其中当然也包括他耿昊。

“秦芳菲,你好大的胆儿,竟然在汤里下……下药,你胆子可真……”

愤恨不已的站起,怒视指着满脸得意的秦芳菲,话还没说完耿昊他就到晕倒了。

“哈哈哈……”秦芳菲得意万分的爽朗大笑,眼泪都差点笑了出来。

“哼,既然家里帮我招了上门女婿,那整个秦家家产都是我秦芳菲的,谁都不能抢走!”

“哼,耿昊呀耿昊,你想晚上来个假戏真做,难道以为我不知道?我学的就是心理学,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你以为没点真本事,一个女人年纪轻轻的就能当得了村长?”

“大姐,对不起!如果不家里逼得急,你又?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希望你俩晚上做个美梦!呵呵,应该是美梦连连。”

秦芳菲犹如神经质那般的自言自语一番,然后就去拖倒在沙发上面昏迷的耿昊,别看她是个女人,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手劲还挺大,很快就把耿昊弄到了西屋大炕上面。

此时秦芳华就睡在大炕中央,她群衫不整,满脸潮红,全身发烫的来回打滚,不出所料应该是喝了加了补药的鸡汤或参汤的缘故吧。

啪啪啪……

伴随着一阵闪光灯响起,耿昊和大姨子睡在一起的情景,直接被秦芳菲拍照留存!

“大姐,对不起,我也不愿这么对你!要怪只能怪你不该回来……跟我争家产!”

秦芳菲伤感万分的擦了擦眼睛泪水,拿着手机关了灯,匆匆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秦芳菲,你为什么骗我?”

整个人意识彻底昏晕之前,耿昊暗自怒吼呐喊,可惜暂时无法得知答案。

晕晕沉沉昏睡中,耿昊做了一番好梦,有个女人趴在他身上疯狂亲他,然后两人还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那种感觉很爽很爽,爽的他都不愿意醒来。

就在当天晚上,秦芳华也做了个梦,发现自己在跟大明星刘德华恩爱缠绵。

突然间她胸口被咬了一下,疼的她尖叫着惊醒,然后发现哪有什么刘德华,只有趴在她身上流着哈喇子的二妹夫耿昊。

一切事情糟糕透了,现场太乱了无法描述,她跟妹夫耿昊差点就……幸亏她及时的醒来。

“秦芳菲呀秦芳菲,你可真是我的亲妹妹!这样缺德的事也能做出来?呸呸呸,我乱说什么呀说!”

秦芳华暗自发泄着愤怒和不满,快速穿衣整理大炕消灭一切证据,趁着夜色率先回到了耿家老宅。

脑子乱糟糟的等到了天刚蒙蒙亮,秦芳华这才开车灰溜溜的离开了野槐沟,离开了这个带给她很多委屈的伤心之地。

作为大姐她很疼爱这个妹妹,谁知妹妹竟然设计陷害她?

若不是大半夜她被耿昊那个混蛋咬醒,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那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呢?越想越觉得她自己委屈。

本来她是受父母之命回老家,催促妹妹一家抓紧要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谁知差点把自己赔进去?

鉴于家丑不可外扬,作为大姐还得要有担当,遇到这种烂事,以及为了妹妹村长名声,她秦芳华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最为痛苦的就是,她还要想法设法把此事永远的烂在肚子里面。

“哇,好刺眼呀!”

耿昊醒来刚睁眼就把头扭到一旁,过了会这才发现已是日上三竿。

“我的天哪,腰酸背痛,内内湿漉漉?哎呀,不会是跑……”

晕晕乎乎的醒来,耿昊突然感觉身子不对劲,紧接着就去浴室冲澡。

洗澡期间又感觉情况有些不对,貌似昨晚他应该睡东屋,貌似他还是被媳妇下了药迷倒,还有大姨子……她去了哪儿?

“我的天呐,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想想都头疼?”

耿昊双手抱头呲牙咧嘴的痛苦哀嚎着,直至冲了小半天凉水这才得到缓解。

与此同时他渐渐理清了昨晚头绪,原来他和大姨子都被他媳妇秦芳菲给耍了。

只不过有一件事没骗他,那就是假戏真做,仅仅是女主角换了!

发了这样的事情,大姨子绝对没脸留在这个家里,早早的就应回了县城。

“咦,这不对呀!炕上整洁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味道?这?”

有些事情越想越头疼,为弄清真相,耿昊急忙给大姨子打去了电话。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