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浅一深 她喷水:你好软好滑

柔软的身子贴在老张胸膛上,扭到的脚强撑着走着,此刻是又幸福又煎熬。

 

 

老张温柔的把黄婷婷放在老板凳上。

 

 文学

 

“张哥…”

 

 

“婷婷,你等会,我去拿消毒的东西。”老张说完,快速的跑到楼上拿了消毒的东西。

 

 

老张把黄婷婷的双腿搁在自己身上,表情严肃,用棉签粘上碘伏,小心翼翼的在黄婷婷的腿上,把玻璃渣仔细的清除掉,上药粉。

 

 

黄婷婷看着老张这样对自己,心中一暖,从小到大,从来都有人怎么关心自己。

 

 

老张替黄婷婷把伤口清理好了,一抬头看到黄婷婷双眼泛着泪光看着自己。

 

 

以为她是疼成这样的,赶紧安慰道:“很疼吧?过几天就能结痂了,不会留疤的。”

 

 

“张哥,你人真好。”黄婷婷猛的抱住老张,哭着说道。

 

 

老张被这一抱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轻轻的的拍着黄婷婷的背,她身前的饱满正贴着自己,心中有些心猿意马,不由的调整了身子,让自己和她贴的更加亲近些。

 

 

黄婷婷在抽泣着,身子也在不停的轻颤着,老张被那柔软蹭起了火,轻轻的向黄婷婷的腿间蹭去。

 

 

黄婷婷感觉身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手向下面伸去。

 

 

老张怕被黄婷婷发现自己有了反应,有些慌张的弹开。

 

 

“啊……”老张忘记自己脚还扭着,这一闪开,刚好又扭到伤处。

 

 

“张哥,你没事吧。”黄婷婷被老张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过来扶着。

 

 

“怎么办?张哥,你的脚踝肿了。”

 

 

“药箱里有药酒,揉揉应该就好很多。”

 

 

黄婷婷赶紧在药箱里面翻着,拿着一瓶药酒对老张问道:“是这个吗?”

 

 

老张点了点头,刚想说‘我来吧’,黄婷婷已经把药酒倒在手上,往自己那红肿的脚踝处涂去。

 

 

“嘶~”老张疼的倒吸一口气。

 

 

“我要轻点吗?”黄婷婷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问道。

 

 

“没关系,揉药酒力道重点才有效果。”老张看着黄婷婷那白皙修长的双手在不停的揉着,脑海中不由的想到,要是这柔软的手在自己身下帮自己解决的话,那是怎样的感受?

 

 

“张哥,张哥?”黄婷婷涂好药酒,看到老张在一旁傻笑着。

 

 

“嗯,婷婷,怎么了?”

 

 

“张哥,药酒帮你上好了,今天我帮货和卫生都理了一遍,没啥事那我先回学校去了?”

 

 

“婷婷,今天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万一在路上遇到向刚刚那样的人对你图谋不轨的人怎么办?而且反正明天是周末,你就在店里睡吧。”

 

 

“张哥,这好像没地方可以睡。”提到刚刚那事,黄婷婷的确有些害怕,现在那么晚,要是万一遇到,那真的是喊破喉咙都没人来帮忙。

 

 

“楼上我房间有沙发,要不你睡我的床,我睡沙发就好,如果你还介意的话,那你睡我房间,我在这椅子上,凑合一晚上也是可以的。”

 

 

“张哥,我…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睡椅子,我还是睡沙发吧。”

 

 

“也行,沙发比张哥我的床干净哈,那婷婷你把店门给关了,忙活了一晚上,挺累的,早点休息。”

 

 

“好。”

 

 

黄婷婷把门锁上,回过身看到老张正准备上楼,赶紧上去搀扶到。

 

 

那淡淡的体香扑鼻而来,老张把头向黄婷婷脖子处靠去,她那身前的饱满刚好贴在自己的手肘上。

“张哥,那我就睡这沙发。”黄婷婷把老张扶到床边上说道。

 

 

“婷婷,衣柜里面有薄毯,你拿出来盖着,厕所好像有一次性牙刷。”

 

 

“好的,谢谢张哥,那我先洗漱去了。”

 

 

黄婷婷一进厕所,我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从床底下掏出一个没有商标的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在水杯里,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放回床底下,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

 

 

‘该不该给黄婷婷喝?’我把药倒好了后,突然有了一丝犹豫。

 

 

如果是普通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我现在就不会犹豫了,这种药喝完是完全记不清发什么事的,通过这两天的接触,我发现婷婷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自己随便做了一点小事,就能让她感动不已,如果自己下药做出这种禽兽般的事情,怎么能对的起她的信任。

 

 

我正犹豫着,黄婷婷从厕所走了出来,绝美的脸庞上还带着水珠,看起来含苞待放的玫瑰花一般。

 

 

“张哥,我好了,你要去洗漱吗?”黄婷婷和我共处一室,觉得有些尴尬,站在厕所边傻愣着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突然听到黄婷婷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水杯放回桌上,拐着脚向厕所走去。

 

 

黄婷婷见房间没人,自在了一些,坐在沙发上,摊开薄毯,准备躺下,看到桌上一杯水。

 

 

‘张哥真会照顾人,竟然知道我渴了,还帮我倒好了水。’黄婷婷在心中感激的想到,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没过一会,躺在沙发上盖着薄毯的黄婷婷,掀开毯子,扯着衣服说道。“怎么有点热……”

 

 

我从厕所一出来,看着沙发上那个露出白皙大腿的黄婷婷,有些疑惑,她这是怎么了。

 

 

我走向沙发,看着脸色异常发红,身子乱扭着的黄婷婷,出声问道:“婷婷?”

 

 

还未见她回答,突然一个白色身影猛的扑了过来。

 

 

我吓一跳,还没反应过来。

 

 

黄婷婷那发烫柔软的身子,在我身上胡乱的蹭着,口中不停的喊道:“好热…”

 

 

我赶紧转过头看着桌上水杯的水已经空了,心中咯噔一下想到:“完蛋了,这该怎么办。”

 

 

黄婷婷突然一乱动,我脚下一滑,身子一空,两人纷纷倒在床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黄婷婷已经把那柔软无骨的手钻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好凉快啊。”黄婷婷把手伸进来,在我带着凉意身子,来回的游走着。

 

 

我哪里经得住黄婷婷这样撩拨,体内的邪火像遇到干柴一样,疯狂燃烧,身子一翻,压在黄婷婷身上说道:“这可是你自己喝的,和我没关系。”

 

 

‘嘶’的一声,我把黄婷婷的连衣裙撕开,扑了上去。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在这时,我气的不行,不想搭理它,继续在黄婷婷那白皙如玉的身子上游走。

 

 

‘叮铃铃……’铃声没完没了的响起。

 

 

吵的我都的心思无法集中,出口骂道:“你大爷的,还有完没完了。”

 

 

非常不情愿的从黄婷婷身上爬了起来,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不是我的手机响,那是婷婷的?’

 

 

按着铃声寻去,我在沙发上总算找到了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爸爸。’

 

 

我刚按了接听键,这时,黄婷婷不知道怎么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后面抱着我,那柔软的胸前紧贴在背后,让我心生荡漾。

 

 

“婷婷,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还没帮你弟要的玩具买回来?你这个星期再不买回来,你就别上学了,一个姑娘家好好的上什么学,赶紧嫁人才是正经事,怎么?你还敢不应我?死丫头,我看你是皮痒了。”电话里面传了妇女的无理取闹的声音。

 

 

“你好,你是黄婷婷的妈妈吧,她手机掉在学校,等会她回来找,我让她回电话你。”我听到电话中的女人左一句死丫头,右一句死丫头,心中一抽,回头看了一眼黄婷婷,眼中多了一丝疼惜。

 

 

“这死丫头手机还会掉,她人怎么不掉了,你是婷婷的老师吧,那我晚点在……”

 

 

黄婷婷趴在我身后,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怎么,突然轻哼了一声,刚好传到了电话里。

 

 

“这是什么声音?”

 

 

我赶紧一个反手,捂住了黄婷婷的嘴,生怕她再发出什么暧昧的声音,不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咳咳,我在看电视,还有什么事需要转告黄婷婷吗?”

 

 

“没事,等会我自己和婷婷说。”婷婷的妈正准备挂电话时,里面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妈,姐她说了什么时候把玩具买回来给我吗?她不买,就把她嫁给……”还未听清男孩的话,电话响起了嘟嘟的忙线声。

 

 

我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沉思着,黄婷婷她是如何和家里相处的?听她母亲的口气,明显就不心疼她,说的那些话,完全不是像是一个做母亲该说的。我正替她气愤着,突然手掌传来一股热意,我一看这画面,刚刚消下去的邪火,立马又燃烧了起来。

 

 

黄婷婷身子难受的不行,一直在我身上乱蹭着,可是我打着电话,没又搭理她,谁知道她竟然伸出香舌,主动吻起我的手掌。半遮半露的衣服,反而把那曼妙有致的身材,突显的更加勾人,因为药的缘故,泛着红晕的脸,那带着水意的眼神正渴望、主动的望着我。

“靠,这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啊!”我吞了吞口水,在心中想着。

 

 

我把放在黄婷婷嘴上的手一移开,她口中立马响起那悦耳撩人的轻哼声。

 

 

“好难受……”黄婷婷拉着我带着凉意的手向她的胸前袭去,精致小巧的脸在我的胸膛上胡乱的蹭着,似乎想让我帮她平息她身上的燥热。

 

 

白皙的饱满就在眼前,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我着迷,带着春意渴望的倩脸,我奋力起身,一把抱起黄婷婷,向厕所走去。

 

 

黄婷婷被药弄的晕糊糊,整个人燥热难受的不行,身体像是有千般小虫在撕咬一般,现在特别需要别人的轻抚,当我把手从她身前抽离,她立马伸出白皙柔软的手从我的衣服下滑了进来。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诱惑,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身子在疯狂的叫嚣着:‘现在,立刻把她办了。’

 

 

我低下头看着黄婷婷那青涩的脸上挂着不符合她的媚意,咬着牙关强忍着,在心中反复的说道:“别急,别急,我不仅仅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要让她自己主动给我,我要把她整个身心包括灵魂都要征服了。”

 

 

打定主意,到了厕所,我把水开到最凉、最大,往黄婷婷身上淋去。

 

 

被淋湿的白裙子,立马变得透明,全部贴在了黄婷婷的身上,把那曼妙玲珑的身材全部突显出来。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画面诱惑比光着身子更加让人激动不已。

 

 

黄婷婷突然被这凉水淋的有些措手不及,呼吸有些急促,肌肤也变得白里透红。

 

 

‘不能吃,还不让尝尝味道。’我看这样的画面,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在心里想道,手向黄婷婷那半透明的身子伸去。

 

 

裙子、里衣、里裤、在我手中一一褪下,最后是一具白洁无暇的酮体。

 

 

“年轻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啊!”我盯着黄婷婷的身子,眼中放着精光说道。

 

 

“冷…好冷。”黄婷婷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小声低喃的说道。

 

 

我明白药效过了,要是在淋下去,必定会感冒,赶紧用毛巾帮黄婷婷身子擦干,放到沙发上,盖好毯子,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黄婷婷安静无辜的睡脸,今天手上的便宜已经占了一圈,怎么样才能让她死心塌地的喜欢我这个老大叔?我在心底沉思着。

 

 

在厕所,当看到黄婷婷的衣服,眼睛一亮,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讪讪的笑了起来。

 

 

“啊…”

 

 

“婷婷,你怎么了?”我咚咚的从楼梯上跑了上来问道。

 

 

“我…我怎么没穿衣服。”黄婷婷紧紧的抱着被子,脸上满是泪痕,声音颤抖的问道。

 

 

“昨天晚上张哥我从厕所一出来,你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而且还睡的很香,你衣服掉在地上都不知道,还是我帮你捡了起来。”我指了指沙发边上的衣服说道。

 

 

“衣服是我自己脱的?”黄婷婷眼角挂着泪花,愣愣的问道。

 

 

“不是你自己脱的,难道你想让张哥我敢帮你脱?”

 

 

“我不是……”黄婷婷立马不知道说什么了,刚起床,一看到着自己竟然光着身子,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和我发生了什么,可是刚和我谈了几句,看我的样子不太像是做了那种事。又动了动身子,以前听同学说过,如果第一次做那事的话,身子会难受的不行,好像自己并没有难受的感觉,应该是误会了张哥了。

 

 

“张哥,我…”黄婷婷有些愧疚的想要解释。

 

 

“婷婷,我买了早饭,你收拾下,赶紧下来吃,不然就凉了。”我看出她的窘迫,转移话题说道。

 

 

“那个,谢谢张哥。”黄婷婷感激的说道。

 

 

“和张哥我不用那么客气。”我直爽的摆了摆手,向楼下走去。

 

 

黄婷婷看着我离去的身影如此坦率,心生暖意,缓了缓神,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拿起沙发边上的白裙子,正准备穿上时,突然一愣。

 

 

昨天在和男子撕扯时,黄婷婷知道自己的裙子破了一些,而现在白色裙子上破损的地方,竟然有歪歪扭扭的针线,很丑像蜈蚣一样,很显然,这是一个不怎么会针线活的人缝的。

 

 

黄婷婷脑海突然空白了一秒,这里只有两个人,不是自己缝的,那就是张哥缝的。没想到张哥他竟然帮自己缝衣服?

 

 

黄婷婷小心翼翼的在裙子缝过的地方小心翼翼的碰着,多久了?好像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这对关心自己……黄婷婷陷入深思中,眼神空洞又迷茫。

 

 

我在下面等了一会,没见到黄婷婷下楼,焦急的在不算大的店里来回的走着,猜想难道自己做错了,这样的方法对黄婷婷没有用?不对啊,按分析,她应该就是缺少……

 

 

“张哥。”

 

 

背后传来黄婷婷有些欣喜的声音,我身子愣了下,听着声音,心中明白自己算是下对了棋,故作不知的转过身说道:“婷婷,来,赶紧把早饭给吃了,不然就凉了。”

 

 

“张哥,真的太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黄婷婷站在楼梯口,眼中泛着光欣喜的对我说着,说完还对我鞠了一个躬。

 

 

“傻丫头,一大早你乱说什么。”我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故意装作不知道。

 

 

“张哥,我的裙子不是你缝的吗?”黄婷婷看我好像没有听懂她说什么,有些傻傻直白的问道。

 

 

“是啊,我帮你捡裙子时,发现它好像破了,怕你第二天没衣服穿,所以才顺手替你……”缝了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这时黄婷婷“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赶紧向楼梯口走了过去,和她并排蹲了下来,有些不解的问道:“婷婷你是怪张哥我把你裙子缝的那么丑吗?张哥我以前没做过这样的活,手的确有点粗,要不这样吧,张哥在赔你一条新的裙子,你看行吗?”

 

 

我的话刚说完,黄婷婷突然抬起头,身子猛的朝我抱了过来。

“张哥,你对我太好了。”黄婷婷爬在我的肩膀上哭着说道,身子因为哭泣,而微微有些颤抖,身钱的柔软贴我胸膛前跟着动着。

 

 

但现在,此刻,我完全没有心情去在意这种小便宜,这是美人第一次投怀送抱,我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我手从后面环抱着黄婷婷,在她后背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拍着,安慰着说道:“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挺不容易的,张哥我当然是能帮就帮啊,这些都是小事,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黄婷婷听到我的安慰,心中更是委屈,从小到大,家人从来都在意自己,而因为长相经常被同学冷嘲热讽,完全没有人会关心自己,没想到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认识了三天的成人用品店的老板,心中是开心又有一点难过。

 

 

在我的轻抚下,好一会儿,黄婷婷才停了下来。

 

 

我赶紧拿着纸巾递给了她,果然,一双倩目已经变的红肿了,但依旧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更加忍人心疼。

 

 

“张哥,不好意思,突然有些难过,没控制住,让你见笑了。”黄婷婷接着纸巾,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事情,你就和张哥说,不用把张哥当外人的。”我说完,走到柜台拿起早饭递给了黄婷婷。

 

 

“快点吃,不然真的就凉了。”我温柔的看着黄婷婷说道。

 

 

“嗯。”黄婷婷抬起头,用那红肿的眼睛,感激的看着我应道。

 

 

我看她这样乖巧,心生疼惜不自觉的伸出手,在黄婷婷的头上摸了摸。

 

 

“张哥?”黄婷婷身子一愣,有些不明白我的举动,瞪着杏眼,奇怪的望者我。

 

 

“那个,婷婷啊,我在想,要是我结婚早的话,应该我的女儿应该也有你那么大了吧。”我悻悻的收回了手,深沉又伤感的望向远方说道。

 

 

“张哥,其实一直想问,怎么店里只有你一个人?张哥你对象那?”黄婷婷小心翼翼的问道,明知道这样问很不好,但还是很忍不住好奇。

 

 

“我没有结婚,所以也没有对象。”我从远处收回视线盯着黄婷婷看着说道。

 

 

“那张哥你为什么不结婚?”黄婷婷突然对我来了好奇,继续顺着我的话问了下去。

 

 

“因为我一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所以我一直在等她出现。”我深情的望着黄婷婷说道。

 

 

“额,张哥那你喜欢类型什么类型的?”黄婷婷单纯的看着我问道。

 

 

“我喜欢像婷婷你这种类型的。”我认真的看着黄婷婷说道,只见她听完我的话,神色一愣,脸色羞红,眼神闪躲,不敢盯着我看。

 

 

“张哥我……”黄婷婷被我的话,弄的措手不及,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心中除了羞涩竟然还有一点点小开心。

 

 

看着黄婷婷这样害羞,我也没打算一下子把她逼急了,今天在她心中埋下一个种子就行了,接着要做的,就是等这颗种子发芽。

 

 

我看目的达成了差不多,转移话题说道:“对了,婷婷,昨天你妈妈好像打了电话来,你要不要回一个电话?”

 

 

黄婷婷看着我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还提到了她妈妈,那本还带着羞红的脸庞,立马刷的一下变白了。

 

 

我看她这样子,明白自己把她家的情况已经猜了七七八八了。

 

 

“张哥,你替我接了电话?”黄婷婷看着来电记录问道。

 

 

“你昨天睡着了,然后电话一直响,我不忍心把你吵醒,就帮你接了,但是好像你妈好像误会我是老师了。”

 

 

“那我妈没说什么别的吧?”黄婷婷脸色苍白试探的问道。

 

 

“没有啊,我说你手机掉我这了,让你晚点回电话给她,然后她就挂了。”

 

 

“哦,好的,谢谢张哥。”黄婷婷听到我的话,不像是知道她家里的事情,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被我知道,她家的情况,总觉得很别扭、放不开。

 

 

“婷婷,你……”我还想说些什么,这时黄婷婷手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黄婷婷看着手机屏幕,脸色微微一变,我刚用余光瞄了一眼,来电的人正是她的爸爸。

 

 

她走到一旁瞄了我一眼,见我走向柜台,假装忙着做事,才小声的接起电话来。

 

 

“喂。”

 

 

“死丫头,你竟然敢不回电话,我看你是皮痒了吧,你信不信等你回家我打你一顿……”

 

 

电话里面的传来河东狮吼般的叫骂声,黄婷婷赶紧用手捂住电话,转身偷看我在认真忙着,没在意自己这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妈,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太忙了。”

 

 

“忙什么忙,今天不把小弟要的东西买回来,你自己就看着办。”

 

 

“妈,我今天没空,要不我周末回家,在给小弟把东西给买回去,行吗?”

 

 

“几天没管你,你胆子是肥了是吗?敢和我讨价还价了?你要是今天不买回来,你就等着一毕业就嫁给隔壁村的王大富。”

 

 

“妈,我今天就把小弟要的东西给买回去……”黄婷婷赶紧着急的回复道,可是那边电话已经挂了,传来嘟嘟嘟的忙线声。

黄婷婷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脸色不好,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思索着:‘早上还有课,下午没课本来打算来兼职的,可是如果今天不回家的话,还指不定妈会闹出什么事,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趟了’。

 

 

打定主意后,黄婷婷缓缓的向我走过来。

 

 

“张哥,今天我可能不能过来帮忙了。”黄婷婷站在柜台外,绞着手指,带着歉意的和我说道。

 

 

“没关系啊,反正你有空就直接过来就行了。”我放下手中忙的事,和黄婷婷说道。

 

 

“谢谢张哥。”

 

 

“傻孩子,来这是你昨天的工资。”我从抽屉里面拿了五张百钞递给黄婷婷说道。

 

 

“张哥,你算错了,我兼职一天才两百啊。”黄婷婷看着钱不对,赶紧摇了摇手拒绝说道。

 

 

“不会有错的,另外的三百是你的提成。”我站了起来,一把抓起黄婷婷那白皙细腻的手,把钱放到她手上说道。

 

 

“提成?”黄婷婷没明白我的意思,睁着水汪汪的杏眼不解的看着我。

 

 

“对啊,上次你帮我试用的那批货,这几天卖的挺好的,我小挣了一笔,所以这是你该得的。”

 

 

“张哥我……”黄婷婷听我提起上次试用的产品的事情,那羞耻又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害羞的不敢看着我。

 

 

黄婷婷真的是太单纯了,我随便一逗她,便会害羞十足,殊不知,这样反而会引起我的兽性。

 

 

看的逗的她差不多了,便正经问道:“婷婷,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还要上课吗?”

 

 

听我一提醒,黄婷婷看了眼时间,惊讶的说道:“啊,我快迟到了,张哥,那我先走了。”

 

 

“去吧,小心点,空了就过来帮忙。”

 

 

“张哥,这钱?”黄婷婷准备转身离去时,可是看着手中的钱不知道怎么处理,有些犹豫的看着我问道。

 

 

“快收下,这是你该得,我东西卖的不好的话,提成我也不会给你,难道你想张哥店里生意不好吗?提成本就是这工资的另一部分,还是你不收这钱是不想在我这工作了?”

 

 

“不是的,张哥我绝对没那么想。”黄婷婷赶紧摇头说道。

 

 

“嗯,我知道,所以赶紧去上学吧,不然真的就要迟到了。”

 

 

千般万般思绪涌上心头,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眼带柔情,都感激的对我说了句:“张哥谢谢你。”,便匆匆的向学校跑去。

 

 

我向门外走了几步,看着黄婷婷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这么单纯的姑娘可不多了,幸好是遇到了自己真心想要和她发展,不然在社会上,早就被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刚准备进屋去时,突然听到背后有人提到了黄婷婷的名字。

 

 

“呦,那不是我们班的黄婷婷吗?她刚刚是从成人用品店出来吧,我就知道,像她这种表面那边故作矜持的人,私底下说不定有多开放。”

 

 

“就是就是,我就知道,平常装什么白莲花啊,实际上就是一个绿茶婊……”

 

 

随着两个女生的走远,谈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不清晰,后面的我没听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她们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我皱了皱眉走进店里,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