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正常尺寸多粗:她脸红红的走进训诫室

那我就和他离婚,我们是领过证的,到时候我也会分到钱……胡军,你帮帮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方慧哀求道。

一时间,我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李岚

自己要帮方慧的话,那就要彻底跟刘树成闹翻,到时候八十万就打水漂了。

 文学

但是不去帮方慧的话,到时候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那我也没有任何的钱可拿。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慧也忽然说道:“胡军,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调查一下的啊,如果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不但我要被赶出家门,你也一分钱也拿不到!”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行,我帮你,不过,在我帮你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人要继续发生关系,万一你例假没了之后,直接怀孕了呢?”

方慧听后,犹豫了几秒,说:“行。”

我又说:“三十万,不管怎么样,都要给我……我真的很缺钱。”

“行。”方慧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道。

方慧随后说;“那从明天开始,刘树成只要一出门你就跟上,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就立刻告诉我,知道了吗?”

“也行。”我说着,就坏坏的朝着方慧打量了一样,很是流氓的问道;“那啥,能不能先给点儿福利啊?”

“想得美。”方慧直接轻哼一声。

我不依不饶,说:“咱俩都睡过的关系了,我这次这么帮你……你就不能给我点而好处么?”

“又不是不给你钱。”方慧说。

我就反驳说:“钱那么俗的东西……你亲亲我,我肯定干活更有劲了,监视刘树成的时候也会打起十二分精神的。”

听我这么说,方慧就很是娇嗔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一口哦。”

“恩恩恩。”我赶紧点头,生怕方慧会反悔。

犹豫几秒,方慧终于走过来,然后在我的嘴上“啵儿”的亲了一口。接着,方慧就要松开往后退……

这一刻,我直接抱住了方慧那柔软的小纤腰,很是流氓的说道:“好了,你亲完我了,现在轮到我亲你了呦!”

“不行不行,谁答应让你亲我了。”方慧说。

我乐道:“我刚才说的就亲一口,是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快点儿吧,不然我还是没干劲,而刚才你可就是白亲我了哦!”

闻言,方慧冲着骂了一声:“大坏蛋。”然后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心中大喜,直接紧紧的抱住她,然后来了一个漫长的湿吻,我咬着方慧的嘴唇,舌头去撬开她那洁白的小牙齿,开始一点点的进攻……

没一会儿,方慧就被我吻的情动了。

本来,方慧就是一个追求浪漫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刘树成的攻势下,答应做他女朋友了。

可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之后,刘树成除了物质上的满足之外,几乎已经不再给方慧任何的小惊喜,小浪漫了。

连同床都是一种煎熬,自然,亲吻之类的小暧昧也不会再有了!

对于性能力偏弱或者根本就没有性能力的人来说,暧昧就是他们最厌恶的事情,你想啊,明明没有战斗力,却去做浪漫的事情,折腾一番之后要做正事呢,结果自己怂了。

而对方则是一脸渴望或者欲求不满的神色。

在这种情况频频发生之后,刘树成自然就对方慧敬而远之了,所以,我这么一个漫长的吻,直接就让方慧以前干渴的心重新湿润了起来。

她不自觉的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嘴里发出了淡淡的嘤咛声。

我没有松开方慧的意思,而方慧也没有推开我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好像抱着在客厅中缠绵的亲吻,这一刻,大有一种要爱到地老天荒的感觉。

正在我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刘树成突然我回来了,我失落的放开方慧回到房间,正准备睡下,我就听见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方慧发来的信息,她说:“我在刘树成的身上又找到了一根酒红色的头发,这已经是第二根了。”

我:“……”

看来,刘树成真的出轨了啊!

虽然他的性能力有问题,但伺候女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最起码我就见过方慧被下药后,被刘树成用电动工具折磨过。

沉默了一会儿,我回信息过去,说:“明天我跟踪他一下试试吧……有事情改天找机会说吧,不发信息了,被发现就不好了。”

“我在浴室里洗澡,刘树成已经躺下了,不会发现的。”方慧说。

方慧这么一说,我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她那美妙的身体,还嫩的肌肤,被花洒冲击着,方慧就光着身子站在花洒旁边,水花四溅,而方慧正拿着手机给我发信息呢!

当即我就回复道;“在洗澡啊,能不能赏个照片当福利啊?”

“想什么的,我在跟你说正经事!”方慧回复道,同时还在军字后面加了一个怒火的小表情。

我说;“事情肯定办,但我现在挺想你的,毕竟刚尝过女人的味道,现在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呢,给个福利吧!”

“不行。”方慧很快回复道。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失望,正准备删除信息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下。

只见方慧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说:“不过,任务完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个大福利,你好好帮我办事就成!”

我问:“什么大福利?”

“保密,哼哼,快把记录删除吧,我也要出去了,别回信息了。”方慧回道。

第二天,我正做梦呢,方慧就冲进来把我喊醒了,说:“快起来,刘树成要出去了。”

我眯着眼睛,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说:“这么早?天色还没太亮了!”

“所以你赶紧跟上啊!”方慧说。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还是有些困困的,结果方慧一下怒了,小手一撩我的裤子,然后伸进去抓住我的小分身,开始动起来。

那柔软的小手,直接杀了我个措手不及,真是……简直了!

另外,男人本来就有晨立的习惯,所以方慧抓住并动了几下之后,我瞬间就睡意全无了,乐呵呵的说;“方慧,兴致这么好啊?”

“好你个大头鬼?清醒了吧?清醒了就赶紧去给我追刘树成,再墨迹人就跑的没影了!”方慧冷哼一声,把手抽了回去。

尼玛!美好的感觉忽然消失,我忍不住失落的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接着赶紧穿衣服起床,因为方慧的催促,我连洗漱都没顾上,直接就下楼了。

到了楼下,刘树成从书房拿着公军包出来了,此刻他穿的西装革履,头发也经过精心打理过,,见我下楼了就眯了眯眼睛,问:“有事?”

“呃……方小姐说让我下楼给您做早餐,刘总!”我赶紧编了一个理由,说。

“不用了。”刘树成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也没有理我,直接起身出去了。

我则是偷偷的跟到门口,然后在猫眼上看到刘树成驾车离去之后,才赶紧跟出去,等到路口之后就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

这时候刘树成已经行驶到路口了,正好一个红灯把他给控住了,我就直接说;“跟上前面那辆宾利车!”

“你是谁?跟踪别人……没歹意吧?”司机听我这说,就眼露戒备,开始问我的身份。

我说:“司机大哥,你警匪片看多了吧?前面的那个是我老板好嘛……你看我一身地摊货,老板怕我把他的车垫弄脏了,所以才让我在后面打车跟着他。”

“还有这样的老板?没良心啊!”司机大哥说着,终于启动了车子。

而我的心情也开始紧王起来,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跟踪人,心里特害怕会被发现了……要知道,我和刘树成可是有签订合同的,到时候他稿我违约的话,我可没钱赔他!

“早知道这样,就先买个口罩和鸭舌帽带在身上了。”我想着。

前面,刘树成丝毫没有注意我们,毕竟路上那么多出租车,车来车往的,就算发现又车子一直在自己后面,也只会单纯的以为后面的车跟自己同路罢了。

跟踪?那是电影和小说里才有的情节……

行驶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吧,我就看见刘树成的车子行驶进了一个小区里,而我也赶紧下车!

正好旁边一个饰品店,我就跑进去买了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加口罩,戴上之后心里顿时就没那么紧王了,之后就继续尾随刘树成。

进小区之后,刘树成就行驶的很慢了,直到六号楼之后,才将车子停在了单元楼门口的一个停车位里。

看来这也是刘树成的房子,只不过跟和方慧一起住的那个别墅差得多了!

我看着刘树成走单元楼里,不过他没有上楼梯,而是到了101之后,就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单独的钥匙,将门打开了。

我没法继续跟踪,就只好跑到窗户边,看着刘树成进去之后朝着南边的卧室走了过去。

见状,我急忙有绕到楼的后面,只见一楼后面是个露天阳台,外面还有几平米的泥土地面,上面种了一些花花草草的。

窗户是半开的,虽有防盗网,但如果躲在窗户后面的话,也能听见里面的人讲话。

当下我的长长的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慢慢的走到窗户下面,只听刘树成在里面说着;“还没有办好?”

“不是还没有办好,而是还没办法检查呢,这才几天啊……生孩子得有个过程啊。”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

刘树成轻哼一声,道:“轻检查着点儿,一有动静了就立刻通知我……还有,生活作息也节制一些,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不健康,我也没法交差!”

“哎,你说我真要给你生个儿子,你就跟方慧离婚……然后再我结婚?”那女人忽然说。

刘树成道:“当然!”

我在窗外听着刘树成的话,心里止不住的愤怒,这个混蛋……他把方慧当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

是不是谁先生个孩子就是你老婆?

我愤怒的想着,忽然灵机一动,就拿出手机准备录音,结果后面他们不聊孩子的事情,只听那女人开始“咯咯咯”的娇笑,并且特娇声娇气的在讨刘树成开心。

她说:“时间还早,让我伺候你一会儿吧?”

“好。”刘树成说。

我愣了一下,心道:“刘树成不是无能吗?这女人怎么伺候他啊?”

心里想着,我就听见里面刘树成闷哼了一声,这一下就引起我的好奇了,当下我就慢慢的站起来一些,从窗户外开始往里面偷看。

只见刘树成坐在床上,那女人半跪着把脑袋放在刘树成的双腿间不停的摩擦。

刘树成没有脱裤子,而女人却只穿着一身暴露的内衣……她大概有二十五六的年纪吧,比方慧大个三岁左右,一头酒红色的直发,细眉大眼,脸蛋白嫩,胸脯和屁股都挺大的,一看就是床上功夫特好的那种女生。

不过,她能让刘树成起来吗?我躲在外面,忽然好奇的想着。

结果下一面,刘树成就用手掐住了女人的下巴,面色狰狞的在女人的脸上打了一巴掌,骂道;“下贱。”

“啊!”女人吃痛,脸上反而露出快乐的神色。

接下来,刘树成又用上了几个工具,等那女人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刘树成一脱裤子,奋力的冲击了七八下,然后就秒怂了!

七八下,按一秒三下算的话,连三秒都没有啊!

“呵呵呵!”我心里忍不住冷冷的笑了两声,心想,或许这就是报应吧,他把女人当生孩子或者继承财产的工具,那老天爷就剥夺他享受女人的快乐过程。

只见刘树成发泄之后,脸上闪过一丝阴霾,继而狠狠的打了女人几下,才从公峰包里拿出一沓钱砸在了她身上,说:“我过几天再来,记得勤检查!”

“恩。”女人也没了力气,趴在床上有气无力道。

刘树成也没有废话,将衣服整理好之后,正好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下号码,然后接听。

几秒后,刘树成便说:“恩,我已经在路上了……这就赶回公司里,恩,先挂了!”

说完,刘树成就快步出去了。

我没有再继续跟着,刘树成回公司应该是忙工作的事情,跟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而当务之急,是摸清楚这个女人的底细才对!

屋子里的这个女人,是刘树成在代孕之后临时花钱找的女人,还是代孕之前就认识很久了?这一点,我必须弄清楚!!!

不过,听着女人的口气,她似乎认识刘树成很久了!

因为刚才偷听的时候,那女人说:“哎,你说我真要给你生个儿子,你就跟方慧离婚……然后再我结婚?”

“她能说出方慧的名字,不知道方慧认不认识这个女人?”我心里想着,就慢慢的摸出了手机,决定偷拍一下这个女人。

“哎呦,窗帘没关严!”这时候,屋子里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