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浪妇的肥田风流:啊我c死你个荡货

八块腹肌啊,想想都睡不着。

 

 

这还别说,当晚孟婉晴还真睡不着。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睡不着,没办法,这夜黑风高的,还能干点啥?

 

 

无非就是爱爱之色以及偷窥.....

 

 

在心中期待着詹姆斯的到来,孟婉晴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偷窥的那一幕。

 

 

邪心一起,手便控制不住的往着放成人物品的位置摸去,哪怕是知道隔壁还住着自己的一个学生。

 

 

房间黑乎乎的,孟婉晴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一丝月光,手终于抓到了放在柜子上的成人物品。

 

 

心一急,摸了东西,手一撩,便脱了个一干二净。

 

 

 文学

舒服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此时的孟婉晴脑海里面想的不是自己的丈夫王立群,而是詹姆斯。

 

 

“詹姆斯,詹姆斯,你的身材还真不是我丈夫能比的,他就一弱鸡。”

 

 

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使自己达到最高点,孟婉晴竟然胡说八道了起来。

 

 

不过,这话倒是实话。

 

 

与孟婉晴一样,同样惦记着对方身体的詹姆斯,住在了自己歪歪的对象房子里,又怎么睡得着?

 

 

睡不着,自然得找点事做。

 

 

这不,刚好撞破了某人的好事,听到了这么一句惊天骇俗的话。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学生而说自己丈夫是弱鸡,这想想就是一件多么刺激的事。

 

 

而作为被夸奖的对象,詹姆斯感觉到了万分的满足。

 

 

一边借着月光瞟着美女老师的自我表演,一边听着那淫秽的话语,詹姆斯真是越发得劲。

 

 

“嗯嗯.....”

 

 

哼唧的声音传了出来,房间里面的人似乎会到达最终点,竟然再次大喊大叫道:“詹姆斯,詹姆斯.....”

 

 

就是这个时候。

 

 

瞄准了时机,詹姆斯二话不说便走了进去,笑意十足道:“孟老师,我在这呢。”

 

 

“谁?”

 

 

快到了终点却被人打断,此时的孟婉晴非常的敏感。

 

 

一听到了声音,立刻便往着门口望去,不料,却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詹姆斯,你.....”

 

 

下一刻,一声惊叫声响彻了整个和园。

 

 

一个啰嗦,手一抖,猛得甩开了手中的玩意,孟婉晴三下两下的把自己包了起来,脸上羞成了个红番茄。

 

 

“你怎么进来的你?”

 

 

本来还想等詹姆斯先开口,结果这家伙直瞪着自己猛瞧。

 

 

无奈,尽管知道先开口,自己肯定会落套的孟婉晴,却还是先开了口。

 

 

“当然是走进来的啦。”

 

 

用手指了指门的方向,詹姆斯难得没有下套,直来直去。

 

 

“我不是关门了吗?怎么......”

 

 

话说到了一半,头立马便抬了上来,一脸的狠铁不成钢。

 

 

“詹姆斯啊詹姆斯,还真是没有你不敢干的事啊。”

 

 

“怎么?孟老师,我又做了什么让你不满的事了?”

 

 

一边回着话,一边还不忘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老师露出来的嫩肉猛瞧。

 

 

一见詹姆斯这幅德行,孟婉晴便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心急,竟然粗口成脏:“老娘好心收留你,不料你.....”

 

 

“行了,孟老师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了,不过......”

 

 

双手插腰,詹姆斯不屑的撇了孟婉晴一眼,便如数家珍了起来。

 

 

“先是偷看我洗澡,又是干这种事,还说粗话,如今还赖我。”

 

 

“孟老师啊孟老师,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感叹的道了这么一句,脸色突然一变。

 

 

就在孟婉晴暗呼不好的时候,却见詹姆斯笑眯眯道:“不过,我喜欢。”

 

 

“你......”

 

 

这出乎意料的告白让孟婉晴很是措手不及。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见詹姆斯已经欺身而上,一把掀开了自己的床被。

 

 

要知道孟婉晴刚才为了自己做得方便,那可是弄了个一个二净的。

 

 

现在被詹姆斯这么一掀,可算是被看了个头,整个人都发抖了起来。

 

 

脸色由黑变紫,由紫变白,手指死死的扣住了床延。

 

 

“怎么着?刚才还边做边喊我名字呢,如今又装起纯来了,你们女人还真是多变啊。”

 

 

讽刺的道了这么一句,詹姆斯手一动,便往身上抓去,意思已经很明显。

 

 

“詹姆斯,你给我住手。”

 

 

在詹姆斯快弄得差不多的时候,一向以温雅柔情出了名的孟婉晴,此时竟然大吼了开来。

 

 

不待詹姆斯有所反应,手一伸,准确无误的抓起了柜子上的剪刀。

 

 

“你......”

 

 

没有料到孟婉晴竟然如此刚烈,詹姆斯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都动刀子了,詹姆斯又怎么可能还有那方面的想法,当下便安慰起了孟婉晴来,深怕她因自己寻短见。

 

 

毕竟自己只要色,不要命,更不想闯祸。

 

 

还好孟婉晴是名老师,还知道生命的重要,还容得自己商量。

 

 

“詹姆斯,我要你立马退出我的房间,立马给我滚出去。”

 

 

“这.....”

 

 

这是拒绝自己了。

 

 

心中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眼看着孟婉晴又要动手,詹姆斯立马便退了出去。

 

 

人命关天,不要就不要。

 

 

再说我詹姆斯看起来是强人所难的人吗?

不管詹姆斯心中是如何的想,孟婉晴还是在他出去的第一时间锁上了门。

 

 

随着“卡擦”一声,詹姆斯感觉到了万般的惆怅。

 

 

得,搞了一天了,自己的欲望可算是起起伏伏了好几次了,结果却解决不了。

 

 

没人比自己更倒霉了吧。

 

 

望着锁上的门,詹姆斯心中很是不甘,却还是不得不告诫自己来日方长。

 

 

心知孟婉晴反应如此激烈,今晚肯定得不了手的詹姆斯,只好带着自己的欲望离了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詹姆斯躺在自己的床上就是睡不着,双眼睁得老大。

 

 

没办法,欲望没解决,无法睡啊。

 

 

也不知道今晚经历了这么一遭,孟婉晴睡了没?

 

 

“哼,一个浪得不要不要却还要装纯的女人,把老子勾引成这幅鬼样子,结果自己却以死相逼......”

 

 

心中越想越气,再加上欲望缠身,詹姆斯顿时便没了睡觉的心思。

 

 

一把从床上翻了下来,摇摇晃晃的出了房门,打算到一楼早点醒神的东西过这夜晚最后两个小时。

 

 

“呦,几百块钱的好酒。”

 

 

寻寻觅觅的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不该放酒的地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今天难得一喜事,詹姆斯兴奋得有些过头,幸福来得太快,陷阱也紧跟着到来。

 

 

一个不小心,詹姆斯脚下一个不稳,人便往那放酒的柜子上撞去。

 

 

一阵噼啪作响中,那酒竟然纹丝不动,这倒有些出乎意外。

 

 

带着满心的疑惑,詹姆斯来到了柜子前,手一拉,直接便把酒瓶子给扯到了一边。

 

 

随着所露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张全家福。

 

 

“得,有意思啊,拿全家福作支架,谁这么有才。”

 

 

嘴中说着这话,詹姆斯无意之中一扫,眼睛瞬间一亮。

 

 

这全家福上除了孟婉晴还有她丈夫之外,这上面竟然还有一位小美女。

 

 

如果詹姆斯所料不错的话,这小美女应该是孟婉晴的女儿。

 

 

樱桃小唇,葡萄大眼,比起孟婉晴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假人一个,却还是撩拨起了詹姆斯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火。

 

 

“该死的,老娘过后来了个幼崽。”

 

 

低吼了一声,欲望加深,詹姆斯再也按耐不住,当下便对着全家福做了起来。

 

 

“嘶嘶嘶,好爽,好爽......”

 

 

一眼瞥着全家福上的小美女,一眼眯着享受着快感,詹姆斯甚至还在脑海里面歪歪着一些有的没的。

 

 

“快了,快了......”

 

 

声音里面透露着快达高端时的愉悦,詹姆斯的语气中难掩兴奋之意。

 

 

一阵喑哑的嘶喊过后,詹姆斯望着全家福的水迹,心中很是舒畅。

 

 

一天压下来的欲望,在此刻发泄了一个通透。

 

 

詹姆斯也顾不上楼上还有一个孟婉晴,手指着全家福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样似癫狂道:“什么叫作母债女还,今天我总算是见着了。”

 

 

手捂着全家福上的小美女,詹姆斯在癫狂过后便是迷恋。

 

 

不得不说,照片上的小美女颜值确实惊艳,连见过世间美女万千的自己也有些动心。

 

 

一趟欢狂淫乱之旅后,詹姆斯重新回房,一觉便睡了过去。

 

 

“铃铃铃......”

 

 

手机所设置的闹钟响了,昨天过度挥毫的詹姆斯却压根就不想起床。

 

 

“再过一会儿,再过两分钟。”

 

 

跟大多数现代年轻人一样,詹姆斯也有赖床的习惯。

 

 

这不,所谓的两分钟便是一觉。

 

 

当他再次睁眼之时,太阳早就晒屁股了。

 

 

“完了。”一声惊呼过后,詹姆斯“啪”的一声,手一撑,人便从床上跳了下来。

 

 

噼里啪啦的来到了一楼,快速的冲进了浴室,一阵匆忙的洗漱过后,詹姆斯才有空想其他的。

 

 

詹姆斯的这一席动作,早就惊动了在吧台后面做早餐,为庆祝自己女儿归来的孟婉晴眼里。

 

 

“詹姆斯,弄好了赶紧走人。”

 

 

不给詹姆斯装瞎的机会,孟婉晴大声的吼了这么一句,一副不让詹姆斯留下来的坚定神色反倒让清晨起来还有些朦胧的詹姆斯起了疑。

 

 

“怎么着?赶我?又想翻脸不认人?”

 

 

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到了吧台前,詹姆斯手一放,眼睛平视着孟婉晴。

 

 

嘴巴一张一合之间,懒散的话以出口,带着满满的威胁意味。

 

 

“詹姆斯,我劝你别太过分!”

 

 

哪怕是表面表现的再怎么淡定,詹姆斯还是看到了她那明显抖动了一下的手。

 

 

“行了,别装了,蕃茄酱都洒出来了。”

 

 

伸手轻轻一碰,把溢出来的番茄酱弄了一点过来吃,甚至还舔了舔舌头。

 

 

“咳咳咳。”本来还有些看直了眼睛的孟婉晴,一触碰到詹姆斯那挪揄的眼睛,瞬间便咳嗽了几下。

 

 

“呵呵。”好听的笑声传进了耳中,下一秒,便听到詹姆斯盖棺定论道:“呦,这么急着赶我走,看来是有人要来,我猜猜。”

 

 

手捂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再撇了一眼孟婉晴。

 

 

眼看着她那一脸的紧张,詹姆斯心中立马便有了人选。

 

 

“你女儿,是不是?那个漂亮的小美女,比起你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什么意思?”

 

 

不安中带着丝丝的不满,很显然,孟婉晴很不喜欢詹姆斯刚才那话。

 

 

“没什么意思。”

 

 

双手一摊,詹姆斯无所谓的怂了怂肩,人便再次准备往楼上走去。

 

 

这下子可把孟婉晴给气得,当下把刀具啪的一声往吧台上一放,人便迎面走了上来。

 

 

“我让你走,你还上楼干嘛?”

 

 

目光中带着熊熊大火,真可谓是怒火中烧了。

 

 

对于此时此刻的孟婉晴,詹姆斯还真没有搭理她的心思。

 

 

“我上楼拿好东西就走。”

 

 

简单的一句话,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詹姆斯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再次下楼之及,还是一副很拽的模样,理都不理便往门的方向走去,招呼都不打一个。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詹姆斯快握到门把的时候,那东西竟然旋转了起来。

 

 

“妈呀,什么东西?走错门了?”

 

 

伴随着门开的响动,一声尖叫声传来。

虽然只是随意一撇,詹姆斯却还是认出了小美女那张酷似孟婉晴的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