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肉多,暴_读的让人湿的小h文推荐

刘江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心中的想法隐藏起来,笑着问道:“怎么了?”

“我最近想要出去跑步,锻炼锻炼身子,可是一个人的话又不安全,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陪陪我”

秦梅目光柔柔的看着刘江,也不知道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这显然也是他们相处的一个好时机啊,于是刘江当即点点头道:“那当然可以,你一个女孩子出门跑步多少是有点不方便的。”

接着,为了试探一下她的反应,刘江的语言也跟着更加挑逗和露骨起来:“要是被风吹到了别人的怀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人家可是不会还给我的。”

“就是咯。”秦梅抿嘴一笑:“我就是怕人家不会还,所以才叫你跟我一起的嘛,要不我们今晚上就开始吧。”

“好啊,身子还是要多多锻炼一下,要不然可是会很容易就生病了。”刘江心里暗道,他晚上跑步的那个地方都是比较昏暗,要是做出点什么动作出来,估计也没有人能看到。

而且那个地方晚上就经常有不少的小情侣在里面搂搂抱抱的,动作更是大胆火辣,言语之间让人心神荡漾的,他一个半老的老头子都感觉有些露骨,也不知道这些小年轻是怎么可以做到的。

“那我们吃饭吧。”

秦梅站起来给刘江打了碗汤:“爸,这可是我今早上买的,听说还是大补呢,你多喝点,要不然别人又该说我虐待你了。”

大补

 文学

看着她这千娇百媚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跳加快,连带着刘江的血液也跟着阵阵加快,要不是那什么,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摁在地上。

没有询问这大补的汤补的是什么,但从秦梅的眼神里,刘江感觉这肯定是补的某个地方,或许能让他更加生龙活虎,也不知道这个小浪蹄子是不是觉得他老了,嫌弃他体力不够了!

之后秦梅又从汤里夹了一些菜放到刘江的碗里,笑嘻嘻的说道:“爸,你也多吃一点,晚上还要做别的呢。”

听到她的话后,刘江心里更加的活络,这晚上还要做别的,难道是说除了跑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活动

这句话就像是启动了他心里的小恶魔,刘江一边胡乱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揶揄的笑道:“你说的做别的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爱做的事情了。”说完之后,秦梅还给刘江一个让人看上去有些暧昧的眼神。

仅仅只是看到这个眼神,就足以让刘江这些年沉寂的那些欲望瞬间又翻涌出来。

这一餐饭吃得他几近神魂颠倒,不可否认,这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已经成功把他所有的战斗欲望释放出来了。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直到吃饭以后,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直到刘江走到阳台上准备抽根烟时,看到儿媳妇正准备晾晒的床单,他这才彻底魂回体内。

此时,秦梅正在晾晒的就是他卧室里的床单,上面还残留着他们昨天早上战斗时留下的印记。

刘江看了,笑眯眯的道:“梅梅啊,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大中午的既要照顾我儿子又要给我洗床单,不过,我记得这床单前两天不是才刚洗过的吗?怎么又要洗啊?”

“前两天洗过的就不能洗了吗”儿媳妇俏脸上升起两抹浮云,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床单上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水渍,爸,你晚上是不是尿床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刘江看她的神情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要说这女人的心思啊,一般都是比较特别,尽管有些事情明明想着要去做,却还要绕一大圈子。

有句老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嘛,所以,女孩子的心思你别去猜。

刘江嘿嘿一笑:“这不是昨晚做了好梦嘛,所以可能有有些反应了。”

“是什么样的好梦呢”儿媳把手里的被单摊开,然后娇滴滴的喊了一声:“爸,你来帮帮人家好不好”

这一句人家弄得刘江几乎就要魂出体外,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出这些词的,但无一例外地都撩拨着人的心弦,光是一听上去就足以让人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还有那勾人的小眼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江的错觉,竟发现儿媳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溢着那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挑逗。

仅仅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人几度疯狂,更别说她那短裤下白花花的大长腿。

他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小年轻说的腿玩年是什么意思了。

“好嘞。”刘江应了一声,便和儿媳妇一起把床单拉开,然后晾晒上面。

“对了爸,你还没告诉我做了什么好梦呢。”儿媳隔着床单问道。

即便是被床单遮住她姣好的身子,但俏脸的脸庞仍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伸手过去轻轻捏住。

毫不怀疑,即使是轻轻一捏,估计这小脸蛋都能捏住水来。

刘江笑了笑,道:“我昨晚梦见你变成女骑士,骑在一匹烈马上驰聘疆场呢。”

“那后来那匹马被驯服了吗”儿媳跟着问道:“我变成女骑士和你说的什么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完全就是装的,要是刘江这都看不出来,那他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混了。

刘江嘿嘿一笑:“因为你变成了女骑士,所以我也跟着跑得一身都是汗。”

儿媳妇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不眨眼睛的那分明不是汗。”

“不是汗那是什么……”

“哼,不理你了。”儿媳妇提着空桶回到了屋里去。

恍惚之间,刘江仿佛又回到了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时候,要不是身材和体型不一样,他真的就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又摸出一支烟,在阳台上抽起来,隔着隔间的玻璃,刘江看到儿媳妇盘腿坐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样子让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狠狠怜惜

说实话,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儿子究竟是好运还是霉运。

说好运吧,他居然能娶到秦梅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来;说霉运吧,他才享受没多久就成了植物人,结果让老婆守了活寡!

刘江这么想着,已经没了嫉妒的心理,有的就是多年来一直压抑的可怕的欲望,简直就像是核弹一样。

把手里的烟头一丢,便起身返回屋里,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儿媳妇,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继续挑逗。

不过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你若是死乞白赖的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说不定还会觉得你这个人没品,还不如时不时的给她一点小惊喜。

可就在刘江准备回到房间里时,儿媳妇突然喊了一声:“爸,人家刚才拖地,胳膊好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看着这白皙玉藕一般的手臂,刘江心里暗道:别说是揉一下,就算是揉个十年八年的都行。

于是他笑着道:“你这么辛苦,我给你揉揉那是应该的。”

说着,就靠在她身边坐下来,她没有丝毫的扭捏,伸出白皙没有半点瑕疵的右手来。

刘江也没有丝毫的避嫌,捧着她白皙的右手,就像是拿住精美的瓷器,生怕大力一点都把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捏碎。

一边揉着,还一边问道:“力度还好吗”

“还好。”她轻轻点头,接着道:“爸,我听说你还会拉二胡呢,要不待会儿你拉一曲给我听听”

看着她的香唇一张一合的,刘江拼了命的抑制住,才没把她扑倒在沙发上,狠狠的亲吻她的香唇,揉捏这对傲人的双峰,再把她的衣裤褪去,好欣赏到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

刘江心里胡思乱想的,同时跟着点头道:“行啊,你想要听什么待会儿我给你拉一曲。”

没想到她忽而咯咯一笑,紧接着道:“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首曲子”

“什么曲子?”刘江霸气的笑道:“只要你能说得上来,我都能拉得出来。”

不是他吹,年轻的时候他一手二胡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只是后来不吃香了,这才转行做其它的。

“那你给我拉一曲十八摸好不好”秦梅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人家听说这曲子很好听,可是我却从来没听过!”

十八摸!

刘江脑袋里瞬间打起结来,这曲子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歌曲,要是让他拉,倒是能拉得出来,但他没想到她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的。

下意识的朝她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那带着狡黠的眼神,瞬间明白是这个小妮子在逗自己呢。

刘江当即恶作剧心里作祟,忍不住腾出手在她的腋下轻轻挠了几下:“原来是逗我,你呀你,心思什么时候那么坏了”

尽管只是被他这么轻轻一挠,秦梅却也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太敏感了,居然还缩成了一团,稍微挣扎几下,身子不偏不倚的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江浑身的肌肉不禁都绷紧起来,不断短暂的愣神之后,便顺势把她搂紧怀里来。

感受怀里这美人的娇躯,以及扑鼻而来的体香,刘江胯下的大兄弟瞬间就贲张,在他的裤裆里顶得无比难受。

秦梅大概也感受到身下这突然的变故,竟娇声轻吟一声,明知故问的道:“爸,你这是什么东西顶得人家好难受呢。”

刘江嘿嘿一笑:“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宝贝,一般人想见都见不到!”

说着,一双手在她的酥胸上摸了一把,笑着道:“哎呦,我的乖儿媳妇,你这是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是不是也藏了什么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她白皙的耳朵,刘江忍不住用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

立马,她的身子就禁不住轻颤了一下,转过头又白了他一眼。

刘江继续把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慢慢的移到她高翘的屁股上,来回轻轻的抚摩着,摸着她的屁股,有时候还用力的捏一捏。

“爸,你好坏……”秦梅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就站起来:“人家不和你玩了。”

说着,就飞也似的起身朝着房间的方向跑,而且还不忘看他一眼,这娇媚的眼神几乎快把他的魂都给勾跑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好不容易才打开幸福之门还是儿媳妇太诱人的原因,刘江很容易就被她的一举一动或者是眼神勾得魂不守舍。

尽管她已经从自己的怀里离开,但刘江似乎还能闻到空气里残留的香味。

秦梅一直用的都是那种比较浓郁的香水味,而且还是特定的一个品种,每次路过她身边时,都能闻到那一抹香味。

就像是一瓶开了的陈年美酒,等着人去品尝一样。

看着胯下依旧坚挺的东西,刘江心里不禁苦笑,也不知道要是刚才就把她摁倒在沙发上,攻城略地的话,她会不会同意。

此时,美人已经不在怀里,刘江继续留在这里也不知道做什么,正好刚才儿媳妇不是说想听二胡吗,于是他便返回房间里,拿着二胡出来。

这小妮子刚才还想让他拉一曲十八摸,下次就在她身上施展十八摸。

一想到她那迷人的娇躯,刘江的心跳又莫名其妙的加快,下身像是充血了一样顶的生痛。

刘江急忙深吸几口气,努力把那种念头压制下来,专心的在客厅里拉着二胡。

秦梅的房间一直紧闭着,也不知道是在里面忙碌什么东西。

尽管刘江拉着二胡,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到,若是他现在过去打开房门,想要做些爱做的事情,儿媳妇应该不会拒绝吧

虽然这个念头只是突然之间冒出来的,但却在他的脑袋里生根发芽了一样。

脑海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上了她,推开门上了她,她就是个女的,去把她弄得嗷嗷叫。

渐渐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刘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推开门,然后和昨天早上一样,把儿媳妇狠狠摁在床上,弄得她跪下给自己唱征服…

刘江行动了,却发现儿媳妇把门都锁了,估计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放下二胡,回房去午睡了。

等睡醒之后,时间都已经来到了傍晚,刘江来到厨房门口,才发现秦梅已经在做晚饭了。

但她居然穿上了刘江的衬衫,胸前的扣子接到第二颗,下面的长度只到大腿正中间,看得刘江差一点就把持不住。

难怪那么多的小年轻都喜欢让自己的女朋友穿自己的衬衫,原来其中还有这么诱惑的缘由。

“爸,你醒了,饭菜很快就好了,你先去客厅里坐一下吧,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说完,还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把刘江赶出了厨房。

……

这顿晚餐吃的津津有味,吃饱喝足,收拾完毕后,刘江走进客厅打开电视,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前的坐垫上。

本来他也习惯了坐沙发的,可儿媳妇嫁过来之后,要在沙发前放上坐垫,所以一家人也习惯了坐在坐垫上看电视。

刘江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想着待会儿出去跑步的事情。

虽然他耳朵里听着响声,眼睛也在看着电视,可他现在完全都不知道电视里放的是什么。

满脑袋都是待会儿要出去活动的想法。

刘江正一脑袋的胡思乱想时,秦梅终于换上了一身运动装走了过来,上身是一件露脐的背心,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短裤,踩着拖鞋,露出十根小巧玲珑的脚趾头。

一过来,她就主动挨着刘江坐在沙发上,这样一来她裸露的大腿正好靠着他的手臂上。

“爸,我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出去跑步好不好”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跟着道:“刚才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扭到了,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其实不等刘江回答,她就已经把脚伸出来,刘江也很自然的伸手替她按摩,就这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帮她按摩脚和小腿,这当中她说了好几次她感觉很舒服。

“爸,要不两只脚你都帮我按按吧”她忽而跟着道:“要不然待会儿跑步万一拉伤了多不好。”

“好,你可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你说什么都是好的。”刘江很享受儿媳妇向自己撒娇,连忙点点头表示应允。

“嘻嘻,爸,你真好。”

说着,她就脱下鞋子,将一只脚跨过刘江的头,两脚都放在他的肩膀上,刘江的头瞬间就在她的两腿中间,她的大腿则轻触着他的耳朵,这种肌肤接触的感觉让刘江心跳不禁加快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以两人现在的这个姿势,只要刘江脑袋往后仰去,说不定就能欣赏到她那双美腿中间深处的美景。

立马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收起来,刘江轻轻的给儿媳妇按摩着,按了她的双脚一会儿后,她就慢慢的张开双腿,接着再慢慢的靠回来了。

刘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看着她这洁白如玉的双腿,竟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她的双腿上轻轻舔了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