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摸到娇喘:快穿污文高质量推荐

 秦时于看到他嘴角的血迹,以及视死如归的样子,抽出自己的手,掉头就走。

  周珩慌忙抓住,“时于……”

  “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周珩脱口而出,“那就不看!”从背后抱住他,“但你得我说。”

  “周珩!”

  秦时于转过身,周珩顺势把他揽入怀中。秦时于下意识挣扎,周珩收紧手臂。

  “放开!”

  “不放!”

  周珩知道,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离开,往四周看了看,没有键盘也没榴莲,想了想,把胳膊伸出来。

  “干什么?”秦时于面露疑惑。

  周珩:“你嫌打我手疼,就咬吧。”举起手臂。

  秦时于陡然睁大双眼,难以置信,“你,你跟谁学的?是不是余煜?他是不是早就知道——”

  “他不知道。”周珩不敢让他说下去,连忙打断他的话,“刘浩在红坊拽你的视频出来之前,他都不知道。出来之后问过我,我说你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他——”

  “我是!”

  周珩:“是不是都不重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不待秦时于开口,又急急道,“你这么优秀,我一直担心你对我只要喜欢,没有爱。”顿了顿,“刚才看到你那么生气,其实我很高兴。真的,时于,我爱你。”

  秦时于愣住。

  周珩见状,心中一凛,“时于……”

  “你刚才说什么?”秦时于皱着眉问道。

  周珩犹豫要不要说,继而一想大不了再被打一拳,“我爱你!”

  秦时于眨了眨眼,眼前的人没有消失,抓起他的胳膊就咬。

  周珩倒抽一口气

  秦时于慌忙松开,看到周珩手臂上血淋漓的牙印,顿时有些不自在,“周珩……”抬头望着他,眼中尽是担忧。

  周珩故作轻松地笑笑,“没事。不疼,就是看着吓人。”

  “那这样呢?”朝他另一条胳膊上拧。

  周珩咬牙忍住,随即轻微摇一下头。

  秦时于松开,朝他脚上踩一下。

  周珩下意识想跳脚,一对上秦时于的视线,连忙忍住,立即转移话题,“你的粉丝都走了?”

 文学

  秦时于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的粉丝,挺好的。”周珩想问刘浩,可他担心秦时于怒而暴走,“这里离市区那么远,我没想到她们会来探班。早知她们过来,我就在宾馆等你了。”

  秦时于猛然想起一件事,“你是怎么来的?”

  “直升飞机。不过,他们已经回去了。”周珩半真半假道,“我过几天再走。”实则打算晚上就回去。周珩不敢让他知道这点,“你粉丝会不会对外爆料?要不要跟你经纪人说一声?”

  秦时于闻言整个人冷静下来,粉丝不讲,剧组的人也会上网发帖,“我的手机——”

  “用我的。”周珩连忙把兜里的手机递过去

  秦时于看到他手臂上的牙印,“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伸手夺过来就往外走。

  周珩拉住他的胳膊,“在这里打,让我听听,公关部也好配合你经纪人。”

  秦时于想问什么,继而一想他是珩泽的老板,找个凳子坐下,就打给张小胖。

  张小胖已经从梁晓妮口中得知事情全部经过,而且他早已拟好应急计划,再说了,没有视频真相,别人说的像亲眼看到一样,也没多少人相信,所以张小胖对秦时于说没事,让他安心拍戏。

  秦时于闻言就把手机递给周珩。

  “你经纪人怎么说?”周珩问。

  秦时于:“没视频没录音,就算有人把结婚证发上去,我都可以否认那是P的。”

  “我不会的。”周珩搂住他的腰身,“也没人能拍到。在我保险箱里。”

  秦时于听他这样讲心中很是高兴,冷不丁想起一件事,试探着说,“那个合同,被我销毁了。”

  周珩:“我猜到了。”

  “你知道?”

  周珩点一下头,“起初不知道,你把两份都拿走,我们领证的时候你也没提,我就觉得那东西被你弄坏了。”

  “我,我,其实还有一件事。”

  周珩脱口而出:“你前男友?”

  “不是。我没前男友。”

  周珩松了口气,“那就是小事。”

  “不小。”秦时于看着他,目光灼灼,“你知道后有可能比我还生气。”

  周珩笑道:“不是前男友都是小事。”

  “你当真这样认为?”

  周珩点一下头,“我可不敢再骗你。”把带有血印的手臂举到他面前。

  秦时于的脸颊发烫,“疼吗?”

  “不疼。”周珩想也没想就说。

  “才怪!”

  “你不打算跟我说说,你瞒了我什么?”周珩不想再挨一下,就把话题往他身上引。

  秦时于神情一滞,“我,我不是小明星。”

  “这事啊。我知道。”周珩笑着说。

  “你知道?!”

  周珩点头,“起初不知道。后来有一天我工作累了,站起来歇息的时候看到对面楼上正在播放你的广告,春秋服饰那个。我觉得奇怪,上网搜一下,出来两个国外知名品牌和三个国民品牌,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小明星。”

  “你怎么不问我?”

  周珩苦笑道,“我那时正愁着怎么跟你说我和刘浩的事,哪敢质问你啊。”

  “我——”秦时于见他左边的脸还通红通红,“对不起。我去喊医生。”

  周珩:“不用。一会儿就好了。你们剧组还有医生?”

  “打戏多,强度大,必须得配医护人员。”

  周珩连忙松开他,“你有没有受伤?”看到他胳膊上青一块,“这是怎么弄的?”

  “摔的。皮外伤不碍事。”秦时于道。

  周珩眉头紧锁,“青这么大一块——”

  “时于。”

  梁晓妮的声音传进来。

  “我出去看看。”秦时于道。

  周珩:“我跟你一起去。”随即把先前挽起的衣袖放下。碰到牙印,又忍不住吸一口气。

  秦时于听到了,拉住他就对外喊,“晓妮,医药箱拿进来。”

  “我去!打起来了?”苏欣惊呼一声,就想过去瞅瞅。

  董明瑞慌忙攥住她的胳膊,压低声音说,“人家小两口吵架,你跟着掺和什么。”

  “你就不担心?”苏欣忍不住问。

  董明瑞指一下不远处的烟头,“时于抽了那么多烟,就说明他不舍得。周珩理亏,他还敢还手啊。”

  苏欣想想很有道理,便催梁晓妮,“快去!”把她推过去,转身看到不远处来了一群人,一个个手里都抱着一箱东西,“又是谁?”

  “难道又是时于的追求者?”郑叶青说出来,众人齐刷刷看过去。

  守在外围的场务向董明瑞看过来,“导演——”

  董明瑞摆摆手,场务立即退开放他们进来。

  “你们找谁?”董明瑞走过去问。

  “秦时于不在?”

  董明瑞心中一凛,忙问,“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周珩的特助梁元,周总还没到?”不可能啊。

  “梁元怎么来了?”秦时于忙问。

  周珩:“听人说来探班要带东西,我不知道该买什么,梁元去办的。出去看看?”

  秦时于看一下他的脸,“现在?”

  “没事。”周珩见梁晓妮把他手臂上的牙印包好,便起身拉着他的手,“再不出去他们还以为你我把彼此打死了。”

  秦时于指着他的脸,“可是都青了。”

  “我活该。”周珩不待他开口,揽着他的肩把人带出去,在梁元问他脸怎么了的时候,周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撞的。”

  梁元不信,又见秦时于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顿时明白怎么回事,“老板下次小心点。”

  “知道。你先回去吧。”周珩道,“我回头跟时于一起回去。”

  梁元:“回帝都?”

  “去酒店歇会吧。”秦时于开口说,“让大壮送你过去。”

  随梁元过来的那些人是他在市区请的,原计划是那些人随车回去,梁元和周珩以及保镖坐直升飞机直接到机场,然后回帝都。

  梁元见剧组气氛不对,又看到他老板的脸都青了,就猜到今天大概走不了。听到周珩的话,梁元一点也不意外,正好想问问张大壮,他老板又干什么了。

  梁元和他带来的人随张大壮走后,剧组顿时变得异常安静。

  监制便给董明瑞使眼色。

  董明瑞慢悠悠走到秦时于面前,“时于,你和周总是在剧组用饭,还是出去吃?”

  “用饭?”秦时于下意识问。

  董明瑞抬起手腕上的表,“快十二点了。”

  秦时于转向周珩。

  周珩笑道,“我都行。”

  “我下午还有一场戏。”秦时于道。

  周珩:“那就在剧组用。”

  本来是梁晓妮做好带过来,但她想到今天粉丝探班,一定会带许多吃的,秦时于即便不爱吃,也得尝几口,就没给他准备饭菜。

  这点秦时于也知道,便对董明瑞说,“我们去车上等会儿?”

  董明瑞:“行!到了我喊你们。”

  秦时于立即拉着他回保姆车。

  周珩以前查过,知道秦时于的保姆车是黑色奔驰,见这次是白色的,“新买的?”

  “不是。这边租的。这边离帝都太远,开过来不方便。”秦时于说着,听到一阵轰鸣声,“什么声音?”

  周珩心中一突,把人拉入怀中,“管他呢。我刚才看到还有护肤品,你粉丝探班送吃的喝的,还送护肤品?”

  “你说的是那个?”秦时于指着不远处的座位上的纸盒,“不是每个人都有。只有主创人员和我的助理以及司机有。”

  周珩:“都一样?”

  “必须一样。否则旁人不说,郑哥和苏欣的粉丝就能打起来。”秦时于道。

  周珩不禁庆幸听余煜的,让梁元买些水和饮料和吃的,没乱买别的,“还得在这边呆几天?”

  “十来天。然后一直在沙漠和草原那边拍到杀青。”秦时于说着,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你是在想自己有没有时间?”

  周珩笑着点一下头,“去那边我大概很有时间。”

  “为什么?”秦时于很好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