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吃是什么感觉到吗:和女邻居做爰好爽

黄梅梅咬着嘴唇,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张,痴痴的看着老张被风霜敲打过的脸,一时之间竟觉得这张其貌不扬的脸是她见过最英俊的样貌。

她看得出来,老张是个真正的铁血男儿,越是了解他,就越是被他淳朴不做作的内在吸引。

“你的东西可真是折磨死我了……真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黄梅梅低下头,小声的在老张耳边开口。

女孩温柔的呼吸带着她身上特有清香让老张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她,“小梅,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坏,只知道欺负我。”黄梅梅低下了头,不敢再多看老张一眼,小脸因为害羞而彻底红了个透顶。

“怎么会嘛,疼你还来不及,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哼,坏蛋,谁知道你这话是不是说出来哄我的。”

 文学

“怎么可能会哄你嘛,你是我心肝宝贝,我可爱死你了。”

两人在床上紧紧的交合在一起,心灵和肉体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契合过,他们就像身在伊甸园的亚当和夏娃,此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知道相拥着的美好。

整整一夜,黄梅梅都在尽心的伺候着老张,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只是后面每隔几天,黄梅梅都会借口有事偷偷跑到保安室里来和老张共度春宵,人也变得越来越贤惠,还常常给老张洗起了衣服。

到后来更是俨然变成了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的样子,常常撒着娇要老张抱着她搂着她,那细滑的腰肢和曼妙的身材让老张的心都化了,人都酥了。

黄梅梅的变化让老张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都白过了,这样美妙可人的天使简直就是老天爷奖赏给他的恩赐,只要有她的存在,不管日子再难熬老张也觉得自己心里有了盼头。

可黄梅梅好歹还是个学生,不可能抛弃学业整天跟老张腻在一起,于是一个星期里总有那么两三天他不能见到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每一次到了这种时候,他总会一个人出去散步。

这天他又闲来无事的在学校里面到处溜达,谁知刚走出去几步就看见了刘丽的那个猥琐老公,只见他偷偷的躲在路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没过一会穿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刘丽就出现在了路中间,猥琐男眼睛里露出了精光,一扯就将刘丽扯了过来。

刘丽惊呼着挣扎了好几下,一抬头才发现是自己的老公,连忙小声骂道:“下次能不能不要用这么变态的手段了,你喜欢刺激,我不喜欢。”

听她的语气好像这个猥琐男经常做这样的事情,并且常常强迫她做这种事。

猥琐男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一把将她按在树上,不由分说的扯起了她的丝袜。

那男人蹲在刘丽的桌子底下,红着双眼将她的黑色完全扯烂,然后也不顾刘丽的反抗直接将他细小的东西挺进了刘丽的身体。

十秒钟之后那猥琐男就打了一个激灵,虚脱一样的从刘丽的身体里出了来。

“干!这个男人简直没用到极点。”老张在一旁看得牙痒痒,想要胖揍男人一顿的心情越来越明显,但看见刘丽被他这样糟蹋的样子,他的心里竟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双感。

要是把那个男人推开,现在压在刘丽身上的人是他……

老张正幻想得起劲,那边的两个人已经结束了整个战争,猥琐男倒是一副满足了的表情,只是刘丽十分郁闷的低着头,整理着自己被弄乱的衣服。

真是背时,身材这样火辣的女人竟被这种猥琐男糟蹋,真是暴殄天物!

他叹着气,悄悄的从草丛中退了出去,身下那活因为刚才的场景而涨得老高,还好今天黄梅梅有空来了学校,不然今晚他铁定睡不着!

黄梅梅虽然不知道老张今天怎么了,但是自己的男人突然变得有力了起来,她心里自然是高兴到了极点,喊出的声音也大了许多。

一直到半夜老张才将自己体内的东西全都丢了出来,只是在最后的时刻,他身下黄梅梅的紧俏的屁股好似变成了刘丽那肥美的臀部,就连两人的脸也重合了起来,让老张分不真切。

结束之后老张感叹了良久,要是将刘丽也变成自己的女人那就好了……

很快,开学的日子就来临了,因为新学期要做的事情格外的多,所以黄梅梅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有了来的机会,又碰巧遇到学校查寝,没办法老张就只能用老办法来解决自己心中积郁的邪火,一个人偷偷的跑到了体育馆里释放精力。

谁知他练习到一半的时候,从门口盈盈走来了一道倩影,老张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这段时间惹得他心痒痒的刘丽!

最近他时常偷窥到刘丽和她老公在草丛之中的来往,现在猛地一看见真人竟觉得有些尴尬,好在刘丽对老张态度一向良好,主动跟他搭起了话。

那鲜艳的红唇衬上她的大波浪,让刘丽原本就妩媚的女人味激发得更加厉害,特别是因为过份肥美而不是抖动的酥胸和翘臀,老张的双眼简直都快要粘上去了,心想老子现在对你身体熟悉得哪怕是你现在穿上了衣服,我都知道你没穿的时候是什么样。

“老张,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进去吧,明天下午我还要用。”刘丽微微一笑。

老张自然拍拍胸脯,和刘丽一起把东西放了进去,做完事情之后刚想离开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动静。

“宝贝,你想不想我?”听声音好像是教导主任孙主任的声音。

“讨厌,门还没关呢!”另一道声音十分揉合,但却让刘丽的双眼瞪大,因为这是她学生宁雪的声音。

“怕什么,这样才刺激呢!来吧宝贝,想死我了。”

“等等!”宁雪拦住了孙主任的动作,“我答应了你,你可要记得把这个学期的奖学金给我留一份。”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看看你的屁股,多紧啊,我今天一天都在想着它,来让我好好摸摸……”

“你坏死了……啊!不要摸人家那里,受不了了……讨厌……”

老张和刘丽躲在里面的小屋里连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外面的两人发现,没想到一直德高望重的孙主任居然会跟学生一起在体育馆里做这种事,而且听他们说起来好像并不是第一次了。

他偷偷伸出去了一只眼睛,只见那女孩浑身透白,看上去十分的娇小可爱,双腿被高高举起,一个黝黑的脑袋正在腿间努力。

这女孩虽然样貌和身材都不错,可是比起他的黄梅梅还是差了一大截,老张在心里暗自评价,一双眼睛却因为外面的场景而瞪得直直的。

那宁雪被孙主任弄得头脑发晕,一只小手已然小心的给孙主任的某个地方揉着,没过一会她主动蹲了下来,小嘴一张,孙主任也被宁雪迷的七荤八素。

平日里受人尊敬的教导主任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刘丽在一旁看得呼吸急促,差点惊叫了起来。

老张转过头连忙让刘丽小声点,转过头继续看体育馆中两人大战。

体育馆内两个人的大战正式拉开序幕,肉体的撞击声混合着女生特殊的尖叫响彻整个房间。

老张身旁的刘丽羞得满脸通红,身体不停抖颤,那被禁锢着得双峰也随着她的频率来回荡漾,看着老张口干舌燥,心里直道这个刘丽真是个不择不扣的妖精。

体育馆里的两人浑然不觉还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们,说话也越来越下流,一边说一边用着老张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姿势缠绕在一起,刘丽看着面前的场景,脸越发的红润起来。

又隔了十几分钟,大战中的两个人才停下了彼此的动作离开了体育馆,而这时的刘丽早就因为刚才面前的场景双腿发软,连站也站不住,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老张赶紧伸出了手接住了刘丽。

谁知这一接一只手就恰好搭在了刘丽的翘臀上,老张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双手。

那软绵的触感就像捏住了一团棉花,刘丽被老张这样一刺激,立马轻声哼叫了出来。

“刘老师……”老张握着刘丽的柔软忘情的叫了声她的名字,昔日里一直被他当作女神的女人居然被他抓住了敏感部位。

“啊!”刘丽被老张这样一喊才清醒了过来,连忙从老张身上退了袭来,“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我还有事再见!”

刘丽兔子一样的逃离了体育馆,刚才她居然对一个保安动了情!要是被她的老公知道了,她免不了又要受一番委屈!

老张怅然若失的望着刘丽逃跑的背影,心里挺不是个滋味,不过他还有黄梅梅,这样一想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只是回到了保安室,一想起今天的场景老张就觉得涨得生疼,紧等慢等等了一天才重新等来黄梅梅。

好在第二天黄梅梅就得了空,跑到保安室里跟老张两人度过了快乐的一个下午,老张的燥火才得以平息。

到了晚上老张照例去教学楼里检查各个办公室的门窗是否锁好,走到刘丽的办公室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她还没下班,并且轻巧的在里面哼着歌曲。

他悄悄的往里面看着,那女人红火的唇瓣微微轻启,穿着黑色细跟的小脚一下一下的在地板上点着节拍,发梢处不时落下了几根碎发,看上去显得另有一翻风味。

“欸,老张。”刘丽发现了门外的老张,主动对他打了招呼,“上次不是让你帮我搬下那些东西吗,现在能帮我搬过来吗?”说完她想起了昨天下午两人看见的光景,俏脸一红。

“噢……好,我马上就去帮你搬过来。”女人娇羞的样子让老张得得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体育馆走去,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所以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今天并没有发生像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让老张不由得觉得有些惋惜。

他搬着仪器跟着刘丽重新回到了办公室,从后面望过去,刘丽扭动翘臀的背影似乎马上就要与这诱惑神秘的黑夜融为一体……

搬到地方,刘丽客气的转过头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老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一个人不知道还要跑多少趟,进来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哪里的话,能够帮到刘老师是我的荣幸才对……”

“啊!”

老张的话音还没落下,眼前的美人儿穿着高跟的脚突然崴了一下,还好老张眼疾手快将她抱在了怀中。

“你没事把刘老师?”

“我的脚好痛。”巨大的疼痛感疼得刘丽小声得啜泣了起来,老张也被她脚上的伤势吓了一跳,洁白的脚腕上登时起了一块巨大的红包。

好在老张年轻的时候经常走南闯北,所以关于怎么样医治跌打损伤也略知一二,当下就将刘丽抱回了办公桌前坐着,脱下了她的鞋子。

刘丽惊呼一声,想要阻止老张的动作,就听他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只能红着脸让他继续他的动作。

娇小可人的脚被老张握在手上,时不时的散发出一阵清香,老张不由得有些心旷神怡。

他吞了吞口水,黑色的丝袜紧裹着她娇小可人的小脚,顺着往上看就是女人笔直修长的双腿,再往上看就是刘丽最神秘的地方……

察觉到刘丽将信将疑的眼神,老张暂时收起了自己的心思,用自己从前跟着按摩师傅学习的方法找准穴位,轻巧的帮着刘丽揉捏起了她的踝关节。

粗大的手掌还散发着阵阵温度,原本刘丽只是想着让他试一试,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保安竟真的有两把刷子,她的脚踝不仅不痛了,还渐渐有着消肿的迹象,并且他这热乎的手掌压得她好舒服,被他抓住得地方都涌出一种酥麻得感觉。

上次跟老张一起偷窥的事情还让刘丽的心中思绪万千,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她就止不住的脸红心跳,对老张的感觉也有了些许的变化。

可老张完全没有察觉到刘丽的变化,只觉得握着女人的小脚心中的火气又变大了几分,他握着女人的小脚,不停的摩梭着她的肌肤,三分真功夫七分吃豆腐,刘丽被他的动作弄得忍不住想要呻吟出声。

还好一套功夫下来要不了十几分钟,而刘丽的脚也好了大半,只需要明天再来一次就能安全康复了。

当天晚上,老张回到保安室之后竟第一次完全将黄梅梅想象成了刘丽的样子,表现神勇极了,生生的将黄梅梅在床上折磨得死去活来,连连抱着老张求饶。

第二天,老张又比着时间去到了刘丽的办公室,谁知这一次不仅是刘丽在,她那个猥琐男老公也在办公室里,一看见老张来了他立马奸笑着走到了老张的面前。

“我就说你怎么下了班老不愿意回家,原来是在外面有了男人啊,看看你的眼光,找个什么不好,非要找个长得这么样挫样的,怎么,他能满足你?”猥琐男冷笑着走到了老张的身旁,伸出他的手拍了拍老张的脸。

刘丽的神情猛然一变,面带不善的瞪了一眼猥琐男:“陈彦你疯了吗,你对着老张说些什么胡话。”

“我疯了?你这个臭女人居然还敢说我!”猥琐男举起了自己的巴掌,眼看就要打在了刘丽那张娇柔美丽的脸上,老张迅速的挡在了她的前面,定定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我虽然只是个保安,但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打女人的男人。”

看着老张挡在自己身前,刘丽从来没有觉得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男人这么伟岸过,他身上带着陈彦身上所没有的男性荷尔蒙。

陈彦见这个卑贱的保安居然敢阻拦自己的动作,当即就准备抽出手来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谁知老张的手像只铁钳一样死死的抓着他,他差点将手扭断了也没能把手抽出来。

“你你给我放手!”

“你答应我以后不准再欺负刘丽,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呸!”陈彦啐了老张一口唾沫,“你算什么东西!给你点脸你还当真了?”

陈彦的话刚落,老张就将他的手狠狠的扭到了他的身后,就差一下,陈彦就能被他弄骨折。

猥琐男被老张巨大的力气折磨得呲牙咧嘴,眼泪花都要掉了下来,那高大的身子在矮小的老张面前简直显得不值一提,更加彰显了他的没用,“我答应,我答应你!”

听到陈彦这样说,老张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自己的手,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帮刘丽做了点事,这猥琐男以后欺负她的时候也会掂量掂量了。

等到陈彦不甘心的离开之后,刘丽才难为情的走到了老张的面前,低下了自己的俏脸:“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女人一靠近,老张立马闻到了一股暗暗的幽香,再一低头,发现刘丽胸口衬衫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两颗,露出了胸前大片美好的风景。

老张光是看着这样的景色,浑身就不自觉的骚动了起来。

刘丽原本低着头不好意思看老张的脸,可是当视线胡乱撇动的时候,一撇就看见了老张撑起的加特林,那巨大的尺寸立马让她吓得惊呼了出来。

那该不会是老张的家伙吧?怎么会这样的巨大。

这会不会让她满足得更久一些?刘丽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望着那加特林的眼睛也开始变得迷离。

“刘老师,你快先坐下吧,我现在给你按摩。”老刘出声打断了刘丽的胡思乱想,让她坐到了椅子上。

由于今天早上时间太赶,刘丽没有时间去换取新的丝袜,所以还是穿的昨天的那条,她有些窘迫,不知道自己穿了两天的袜子会不会有怪味惹得老张不适。

老张完全没注意到刘丽的想法,捧着那只小巧的脚只觉得喷香扑鼻,哪里闻得见一点怪味,他将那纤细的足握在手中,轻柔的抚摸着。

要是刘老师肯用这双嫩腿帮他解决,那不知道该有多美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