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奇怪的风俗:往菊花里塞姜条惩罚

林诗雨仔细观察着老许的神情,见他并没有失望,而是一本正经的拥抱了一下她。这个举动让林诗雨心里暖暖的,原来老许不是馋自己的身体,他是真的爱自己的。

老许确实把那股冲动的劲儿,给压了下去。他现在,就这么静静的和林诗雨睡在一起,心中就非常满足了。

虽然林诗雨很想用其他的方式帮他一次,但老许大义凛然地拒绝了。现在林诗雨本来就不方便,怎么能让她做这种事情呢?

所以老许就直接让他好好休息,不要管这么多。

 文学

老许的体贴让林诗雨倍感受用,心中既是甜蜜又是温暖。老许实在是太会照顾自己,不像张文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只知道索取,永远不知道体贴。

两人一起相拥而眠,老许心中也是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要强求林诗雨的想法了,他在静静的等待着,林诗雨把自己交给他的那一天。

第2天,老许并没有一早的起来。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老许轻轻叫醒了林诗雨,让她和自己一起锻炼。

本来林诗雨是不愿意这么早起来的,可是耐不住老许的软磨硬泡。

老许之所以能够保持年轻的心态,健壮的身体,跟他的作息时间,还有良好的训练是分不开的。

“其实我是真的不想去……”林诗雨嘟着嘴巴,眼神朦胧,软软的声音,让老许不禁心里一阵荡漾。

“现在有时间就该提前锻炼,不然以后等你老了,就来不及了。”

林诗雨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老许。

而老许也在盯着她,最后轻轻俯身吻了她一下。

林诗雨没有偏头,就这么静静的享受着这安静的一刻。

由于林诗雨没有怎么晨跑,所以一直落在了后面,老许也没有加速,只是和她相距一个身位,慢慢的将就着她。

终于,跑了10分钟之后,老许突然问了一句。

“林老师,如果说你没有当老师的话,那会干些什么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老许也看出来了,其实林诗雨的心中,埋藏着一颗很深的种子。

老许还挺好奇的。

原本没精打采,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林诗雨,听到这个话题,眼中突然散发了异样的光芒,仿佛天上的明星。

“我想,我一定会去当一位婚纱设计师。”

说起这个话题,林诗雨的眼中满是憧憬,但这个行业,对于现在的林诗雨来说,是可望不可及,极其遥远的!

之后便只剩下林诗雨慢慢地诉说,老许静静地听着。

老许这才明白,林诗雨对这个职业是多么的向往。

原来,林诗雨在家里面,只希望她有一份安定的工作,而不希望她去外面拼搏。他们认为,只要林诗雨以后嫁一个好男人就可以了,自己的事业根本就不重要。林诗雨也想过反抗,但最终败给了生活。

当时家人劝她的理由就是,设计师这一个职业太费脑子太费钱,前期根本就撑不起来。

后来他去考了教师,虽然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但其实之中的枯燥无味,只有林诗雨自己心里面才明白

“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婚纱设计师这个职业。”

老许已经从她的脸上,看出了林诗雨对这份职业的憧憬,以及那份潜藏在心中的梦想。

此时林诗雨的模样,落在老许眼里,如同一个18岁的姑娘,正在说着自己的美梦一般。再加上林诗雨美丽的容颜,此时充满了俏皮可爱,还有半分青春的鲜活,让老许一阵怦然心动。

“那是当然了!”

林诗雨肯定的回答,对于这份职业,他何止是喜欢,简直就是梦寐以求。从小的时候她就一直渴望,在自己结婚的那一天,穿上自己设计的婚纱。

如果要问林诗雨,她后不后悔,也许会吧,人生的遗憾有千万种,如果在这上面斤斤计较的话,那也活得太累了。

再说了,要学习婚纱设计,前期的投入可是一大笔钱,她的男友也不支持她,林诗雨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负担这一笔钱。

但是在这之后,她就听到老许说。

“林老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资助你,去干你想干的事情!”

老许脚步慢了下来,眼神真挚,与其诚恳。以此来向林诗雨证明,他说出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而老许心中此刻也是真正的希望,林诗雨好好考虑一下,看到刚才林诗雨的样子,他是真的很喜欢。他想要留住那一份美好,不管花多少钱他都愿意。

而他到了这个年龄,对于人生的遗憾看得很通透,所以他希望,林诗雨能够趁着自己年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听到老许的话,林诗雨直接顿在了原地,她傻傻的愣愣的,随后目光直视老许。林诗雨还以为是自己听岔了,或者是对这份职业太过渴求,产生了幻觉。

老许看到他这个反应,还以为是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

“你这是……”

这副模样的林诗雨更加显得可爱,青春动人。

过了良久,才听到林诗雨回答。

“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还是算了吧。”

林诗雨只觉得老许在和自己开着玩笑,心中并没有当真。在他的心中,就算老许真的和自己发生了,最亲密的那一种关系,也不会像这样简单的就说出这话。要知道去学婚纱设计,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十万这么简单。这么大一笔钱老许,林诗雨不太相信,老许舍得拿出来。

在她看来,老许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只是因为一时冲动罢了,之后一定会后悔的。

老许看她就觉得非常干脆,张了张嘴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又开始跑了起来。

跑步完了之后回家。

老许把许文文叫了起来,让他吃饭,耐心的等他吃完之后,再把他送到学校。整个过程细致无比,他无论工作有多繁忙,总是要先把家人照顾好。

在这之前,林诗雨很难想象,老许竟然是一个如此体贴的人。

所以在她心中,理所当然的把老许当成了心灵中的一份寄托。

潜移默化的之中,林诗雨觉得,老许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

老许去上班,林诗雨默默坐在沙发上,回想着这些日子,和老许所发生的事情。特别是今天早上,老许说要资助她,成为一个婚纱设计师的事情,当时让她的心肝都颤了一下。

这样有责任心的男人,对于林诗雨这样本就缺乏安全感的女人来说,无疑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的。

林诗雨自己内心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自己的梦想是当一个婚纱设计师这件事情,在这些年,林诗雨连自己男友也不曾说过。却今天早上老许问出来之后,毫不隐瞒的脱口而出。

“我对老许已经如此信任了吗?”林诗雨喃喃自语。

一天的时间,就在林诗雨的遐想之中度过了,到了下午,照常是去接许文文下课,然后沿着那条熟悉的路慢慢走回家。

而老许今天也是提前下班,早早的在家里做好了东西,等他们两个回来吃饭。

这倒让林诗雨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哪里是来工作的呀,简直跟富家太太的生活一样了。

“爷爷,今天这个红烧肉简直太好吃了!”

林诗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确实,这是我吃的最好吃的红烧肉了!”

这倒不是林诗雨恭维老许,这是说的实话。吃的老许做的饭,林诗雨年去外面的大酒店吃饭的想法,也完全没有了,要是一年到头都吃这样的东西,她总感觉自己的体重,会蹭蹭蹭的往上涨的!

许文文今天好像格外有活力,很快吃完了饭跑到客厅去看电视了。等下林诗雨又要辅导他,好不容易现在有点时间才可以玩玩。

于是,饭桌上就只剩下了林诗雨和老许两个人。

“都不是我吹牛,这个红烧肉的做法,是当初一个五星级老厨子交给我的,我还交了500块钱的学费呢!”老许一提起往事就说不拢嘴。

终于他说完了之后深深看了一眼林诗雨。

“今天早上跟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

说到这里,老许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啊?哪件事儿?”本来听着老许说起往事的林诗雨,仔仔细细听着,突然听他话疯一转,有些没反应过来。

老许温和的笑了笑。

“你说你的梦想是做一名婚纱设计师,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不假,只要你想做,我就支持你。”

老许脸上的笑意更浓,他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着迷的女人,如果出这些钱能让她高兴,能让她快乐,让她觉得满足,老许觉得这笔钱花的非常值,他豪不后悔。

“啊……这……”

林诗雨现在的表情,已经远远脱离了惊讶这一个范畴了,林诗雨的嘴巴微微张着,身体紧挨着桌子,把自己身前的柔软挤压的都快变形了。她双目圆瞪,不可自信地看着老许。

今天下午,她在脑海里想过很多种可能。但都觉得老许今天早上,说的话都是在开玩笑。因为在她拒绝过后,老许就没有追问了。

但现在又提起来,让林诗雨觉得有一种恍然如逝的感觉。仿佛一根代表着希望的蜡烛已经被吹灭,连火花都不曾有了,但是突然之间他又重新燃了起来。

林诗雨现在很确定,老许没有在给自己开玩笑!这个梦想,在她心里已经埋藏了几年了。没有因为时间而破灭,反而因为时间更加让她难以释怀。

这样的机会如果无法握住,林诗雨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的,一辈子的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啊!

老许很满意,现在林诗雨的表情,他又笑了笑。

“你可以先不用着急,再好好考虑一下,你放心,钱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法国最好的设计学校保证师资一流,实力雄厚!到时候你回国,婚纱公司肯定抢着要你!我既然决定和你这么说,肯定不会只让你去一个普通的设计学校镀金的!”

看到林诗雨的表情,老许很容易就才到,林诗雨是很想去的,只是心中还有顾虑而已。

他也是真心实意的想帮林诗雨,实现她的愿望。钱这件事情,老许倒没有过多的考虑,这些年钱他挣的也不少,这几百万他还是能轻轻松松的拿得出手的。

听到老许一些感人肺腑的话语,林诗雨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她和老许不过是萍水相逢,说的更多一点,也就是老许喜欢她的身子而已。但现在,老许为了她,既然能做到如此程度。

那可是自己心中足不可及的梦想啊!别说是身体,就算是要自己好好服侍老许几年,林诗雨也是非常愿意的!

但是老许在说出这些之后,没有向林诗雨索取任何的东西!自己不让他碰的时候,老许也是非常尊重林诗雨的个人意愿。林诗雨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一段感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诗雨的眼前恍然出现了自己男友的样子,这让林诗雨不禁全身一颤。这些天来,林诗雨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并非单身。

林诗雨有一个家庭有自己的价值观,道德观,如今就算有一个如此好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当这两种东西形成了对应面的时候,林诗雨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征求一下张文的意见。

所以林诗雨费了好大的决心,才抬起了头。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大了,能不能再让我好好的考虑一下?”

面对无比体贴,给了她极大安全感的老许。她会此时内心非常的纠结,甚至在想着要是早点遇到老许,那就好了。

老许看着林诗雨纠结的表情,表示理解一般的点点头。就算这件事情定下来,还要一段时间来实施的。所以老许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对老许的理解,林诗雨则是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她很怕老许逼她下这个决定,林诗雨在这个时候两边都不想放弃,所以才会犹豫不定。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特别是对于林诗雨这样一天到晚都闲着的人来说。每天照常的起床,接许文文下课回家辅导功课。许文文总是不知疲倦,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似乎才觉得自己,不用做那些做不完的功课。

终于星期五到了,许文文觉得自己能够好好的放松一下,不过小孩子总是容易放纵自己。这不,许文文晚上看熊出没,看到晚上12点都还不睡觉,林诗雨也不好训斥他,最后还是老许发现这边的情况,过来说了许文文几句,小屁孩儿才万般无奈的回房间睡觉。

当然,能在周末放松的不止许文文,连同林诗雨也能够享受一下周末的愉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到了周末,她很多时候也没有休息的时间。

又是一个周六的早上,慵懒的阳光从窗台照了进来,窗外的鸟雀叽叽喳喳地叫着,宣示着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林诗雨转头,发现昨天晚上和她相拥而眠的老许,此刻已经不在身旁。

也许是觉得林诗雨每天早起,有些累了,老许今天并没有叫他一起去晨跑。对于老许的体贴,林诗雨感觉身上暖烘烘的。

老许一边想着,让林诗雨拥有一个好的身体素质,一边又在照顾着他的作息时间。这种做法让林诗雨说不出的舒心。

林诗雨起床穿衣,踩着拖鞋走出房门去。此时已经快要8:30了,要是搁在平时,老许早就叫她起床吃饭了,但此刻在屋子里却空无一人,安静的有些奇怪。

林诗雨满脑袋的疑惑,心中想着,难道老许带许文文出去吃东西去了?

正当周围经常想着的时候,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哟你醒了,我这才回来,也来不及给你做早饭呢,哎呦喂我这脑子,也没想着给你带一点回来。”

老许笑着说,随后把运动服脱下,丢在沙发上,不得不说锻炼使人健康,老许此时可谓是神采飞扬。

“其实也不用,我自己可以随便做一点。对了,你今天怎么出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稍林诗雨有些疑惑,主要是搁在平时老许8:00就差不多回来了,今天足足多了半个小时。

而且许文文应该也已经起来了才是,此时老许时候也没有许文文的影子啊,他去哪里了?

老许仿佛读懂了林诗雨的眼神,他笑了起来。

“我送文文去了一个跆拳道班,之前我就叫他起来了,这半个小时啊,我就去送他的。放心,那个跆拳道班是我一个朋友开的,这两天他都不会回来。”

老许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汗,然后就准备往厨房走去。林诗雨还没吃早饭呢,老许也没叫她自己做的心思。

看着老许的举动,林诗雨的心中一阵温馨。自从来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简直被老许宠成了一个公主,每天的事情只需要接许文文下课,还有就是晚上帮他辅导一下就可以了。

其余任何事情完全不用自己去干!要知道,以前林诗雨在自己家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她起来做饭,而张文,在被窝里一直赖很久才起来。这种落差让她觉得有一种落差感。

林诗雨也没多客气,先一步做到了椅子上,等待着老许做好早餐。而且今天许文文不在,老许吃顿饭,说是给林诗雨专门做的也不为过。

很快,老许端着两份精致的荷包蛋,还有小米粥,从厨房走了出来。

他把东西放在桌上,随后开口。

“等你吃完了,咱们就出去逛逛吧,你来了这么久,我也没送你什么东西作为见面礼,正好这会儿一并都解决了。”

老许开心地说着,

看着林诗雨食指大动的样子,他的心里也是一荡一荡的。

这样一个美丽漂亮的女人,让我不介意把她宠上天,就算让她做公主又如何?反正钱这种东西他也不缺。

另一方面老许专程把许文文托给朋友,也是有自己的心思的。感情这种事情要小火慢炖,如今林诗雨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现在两人独处,老许心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拿下。

老许的话,让林诗雨眼神突然亮了亮,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林诗雨确实已经在这里闷了好久了,不过一直没有提起来,是因为以前的经历。林诗雨每次叫自己男友去逛街,中文总是不耐烦的推脱了,这样稍微觉得男人都是很烦逛街的。后来几次争吵过后,找我没有办法,只能顺从了这个事实。

但没想到的是,老许竟然主动和她提起这个。

“咱们有的是时间,你慢一点。”老许看着林诗雨突然,加快吃饭的速度,不要呵呵一笑,随后伸手轻易的擦了擦林诗雨嘴边的一粒饭。

这个举动,让林诗雨小脸一红,害羞的眨了眨眼睛。不过林诗雨并没有拒绝他,反而有些温暖的笑了笑。

体贴永远是男人对女人最大的杀器。

林诗雨的这个表情让老许心里一阵荡漾,他现在是越看林诗雨越可爱了。虽然表面上林诗雨是一颗熟透了的苹果,但偶尔会散发着一种青涩可爱的味道,就如同少女一般。

……

林诗雨很快吃完了饭,脸上带着期待和老许一同出了小区。

两人的第1个目标就是商场,那老许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林诗雨身上的衣服其实大多都是些杂牌。对于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可惜。

所以,老许很自然而然的,带她走进了几家奢侈品店。什么梵蒂冈路易威登,老许走进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林诗雨内心不禁多了几分涟漪,以前虽然张文愿意给她买贵的东西,但是像这样的奢侈品牌,还是极少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