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做,好硬,好紧:前后门一起玩什么感觉

“手臂上也有。“陶红梅挽起了衣袖,露出那满是伤痕的手臂。

 

 

“我去,这么厉害啊,红梅,这好像还有老伤,江涛是不是经常打你。”

 

 

“唉,只怪自己命苦,嫁了这么一个不中用的男人也就算了,还每次喝酒喝多了就打我,这还算是轻的,有次我被打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起来。”

 

 

 文学

陶红梅说着说着,眼泪水都哗啦啦的流了下来,随手还解开自己的衣服。

 

 

原本里面应该是雪白的肌肤,此时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

 

 

“啊,怎么打成这样啊,该死的江涛,简直就不是人。”小宝心疼的怒骂,接着说道:“红梅,这日子你是怎么度过的,要换成是我,早就离婚了。”

 

 

“唉,我也曾经想过离婚,可这年头,好女人不好早,好男人更不好找,更何况像我们离婚的女人,想要在找一个好男人,鬼知道他将来会不会比江涛更加变态。”

 

 

看到红梅那两个被奶罩包裹的大白兔,小宝一阵兴奋,可看到周围那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小宝的那点兴奋全部变成了怜悯和同情。

 

 

一边给她的胸口和小腹擦药水,一边安慰道:“没事,我帮你擦药,过几天就会好的。”

 

 

药水擦在陶红梅的身上,虽然有点痛,那那手掌的触摸却勾起了红梅的浴火。

 

 

呼吸急促的她吞吞吐吐的说道:“小宝,借你的肩膀给我靠一下好吗?”

 

 

“呃行吧,你靠吧,我肩膀很宽很厚很靠谱的。”小宝犹豫了一下之后淡淡笑了笑。

 

 

此时,在他心中似乎没有了那种冲动。

 

 

可陶红梅扑进他怀里,那两团柔软的玩意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脯的时候,心中的那团火焰立刻又开始燃烧起来。

 

 

长长的吸了一口体香的味道,把药瓶盖上,双手抱着陶红梅,轻声说道:“怎么样,我的肩膀是不是很靠谱。”

 

 

“嗯,很宽,很厚,很温馨。”

 

 

浴火燃烧的红梅接着说道:“这里蚊子多,你跟我回去再帮我擦下药吧,我后背还有其他地方我够不着,你帮帮我好吗?”

 

 

“回家啊?”这个提议倒是很诱人,毕竟这是地里,虽然没啥人来,可总归会有人路过的。要是到时候被人看到了,穿的村子里风言风语的,都不好说。

 

 

小宝顿时犹豫了,“回家给你擦药,要是遇到江涛,被他看到了,还不的打断我第三条腿啊。不行,还是在这里给你擦吧。”

 

 

“没事的,江涛他今天去镇上了,通常都要到下午的时候才回来,这里蚊子多,咬得人又痒又痛的,你手上都被蚊子咬了好几口了,你不痛吗?”

 

 

小宝抓了几下被蚊子叮咬的位置,点了点头。

 

 

来到陶红梅家里,走进房间,陶红梅就把门关上。

 

 

脱掉衣服裤子,只留下罩杯和底裤穿在身上,让小宝给自己擦药。

 

 

望着那诱人的身体,小宝擦药的手都不断的颤抖。

 

 

尤其是右手擦药的时候触碰在大腿内侧的时候,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从底裤里面跑出来的几根黑幽的稻草,口水直咽。

 

 

想起上次吃蜜汁的味道,此时的他很不把陶红梅的底裤给脱下来,一口扑上去。

 

 

陶红梅也是被他擦药的手给弄的春心荡漾,裤子那里隐隐变成了深色,显然是被水迹给浸透了。

 

 

情不自禁的脱下底裤,满脸通红的说道:“这里也有,帮我擦一下。”

 

 

顺着望去,果然在陶红梅的腹沟边还有一些红色的印记。

 

 

小宝强压心中的冲动用手在他腹沟边涂满药水。

 

 

“嗯,轻点,痛,恩”

 

 

陶红梅借助着擦药的反应,忍不住的轻声呻吟了起来。

 

 

那地方更是变成了一片汪洋,不断发出一道道水响的声音。

 

 

一边还伸手抓住小宝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面。

 

 

小宝想要把手收回来却又有些不舍,干脆把手伸入罩杯里面揉捏着那一团柔嫩。

 

 

另外一只手干脆把药瓶子放好,接着扑在陶红梅的身上,亲吻了起来。

 

 

陶红梅不但没有拒绝,反而很配合的跟小宝不停的在床上纠缠。

 

 

一边还很熟练的解开小宝的裤子,把手伸进了小宝的裤裆。

 

 

小宝有些心虚的说道:“嫂子,江涛不会回来吧。”

 

 

“放心吧,平时他只要去镇上都是下午才回来,现在还没到十二点,应该不会回来,我们抓紧点时间。”

 

 

“嗯,我还不会做,你的帮着点。”

“傻蛋,这有什么难的没事,嫂子来帮你。”

 

 

陶红梅说着就抓住小宝的那个庞然大物放在自己的城门边上。

 

 

“骚娘们,老子带着好东西回来了!”

 

 

小院外面响起江涛的破嗓门让他们两人立刻停止了即将进行的动作。

 

 

“完了,江涛回来了。”

 

 

“该死的江涛,平常不是下午才回来吗,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陶红梅赶紧穿好衣服,打开衣柜门,把小宝推了进去。

 

 

“你在这躲着,千万别出来。”

 

 

小宝无处藏身,也不得不待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江涛发现。

 

 

陶红梅打开房门,不冷不热的问道:“死鬼,不是去镇上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江涛看到他衣衫不整的,立刻问道:“小骚.货,你这衣服”

 

 

“你还好意思问呢,昨天被你打成这样,难道我擦药都要隔着衣服擦药吗?”

 

 

江涛鼻子闻了闻,感觉到房间里面除了药水味道之外还有一股那种腥味,随即笑着说道:“小骚.货,是不是又背着我自己用黄瓜了。”

 

 

“我能有别的办法吗,正准备用呢,你就回来了,真扫兴。”

 

 

陶红梅故意发着牢骚走到床边坐下。

 

 

江涛从衣兜里面掏出一盒药,笑着说道:“嘿嘿,小骚.货,你放心,你马上就要告别黄瓜时代了,看看我今天带来了什么好宝贝,保证让你欲死欲仙,要了还想要。”

 

 

“切,你能带什么好宝贝过来,就你那宝贝,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了,每次都说让我欲死欲仙,可我哪次不是要靠黄瓜来解决。”

 

 

陶红梅似乎还在生气。

 

 

江涛把门关上,快步走到窗前,指着药盒子得意的笑道:“这次可不一样,我可是拖我朋友买的,正宗美国进口伟哥,花了我好几百呢,我那朋友吃了之后可是威风八面杠杠有声。赶紧的,你吃一颗,我吃一颗,让我们尽情的享受一番。”

 

 

一边说着,一边把一颗伟哥放进嘴中,掏出另外一颗递到陶红梅的面前。

 

 

陶红梅拒绝道:“算了吧,这是男人吃的东西,我怕吃错了药,到时候你是行了,我出问题了怎么办,说我怀不上,又的被你打,我可不想乱吃药。”

 

 

“呃也行,毕竟这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不吃也好,免得真的吃坏了肚子,我还盼着你给我生一大胖儿子的呢。”

 

 

吃完要,脱光衣服,满脸奸笑:“嘿嘿,小骚.货,今天就让你再次领略我巨无霸的威力,干的你翻白眼。”

 

 

说完,如同饿狼一样把陶红梅扑到在床上。

 

 

把陶红梅脱了个干净,在她身上肆意亲吻揉捏了起来,小宝躲在一旁看的眼热。妈蛋,这家伙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天仙一样的媳妇还不知道珍惜,要是换了我,一天疼三遍都不够!

 

 

让的陶红梅刚刚平息了一点点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还忍不住的一次次张开小嘴呻吟了起来。

 

 

“江涛,快点进来干我,行了没有,快点啊”

 

 

“不急,可能还没那么快,再等等,待会一定干的你求饶。”

 

 

江涛继续在她身上不停的揉捏亲吻。

 

 

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

 

 

江涛的小老弟依旧还在沉睡,就是不肯起来。

 

 

气得他咒骂道:该死的小老弟,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呢,相当年你可是多威风啊,你就不能再次重整雄威吗?

 

 

“江涛,你怎么回事啊,这都过了五分钟了,还硬不起来,到底还干不干的,不干我就找黄瓜去了。”

 

 

“别急啊,这药估计还的等一会,没那么快。”

 

 

“要不你在吃一颗吧,或许会有效果呢。”陶红梅催促了起来。

 

 

“嘿嘿,还是你这小骚.货聪明,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江涛立刻翻身坐起,一连吃了三颗,接着继续趴在陶红梅的身上。

 

 

一边抚摸着陶红梅的那一双大白兔,一边笑着说道:“小骚.货,还是跟以前那么白那么嫩,摸着就是舒服,爽死老子了。”

 

 

江涛不停的揉捏和轻吻让陶红梅忍不住的轻声呻吟了起来。

 

 

“恩啊”一边呻吟一边还不停的扭动着娇躯,感应着江涛那玩意的变化,双腿之间流出的泉水都已经滴落在被单上面。

 

 

“怎么样了,这又过了五分钟了啊,你的加把劲,快点,实在不行就先用手帮我弄一弄,我等不及了。”

 

 

陶红梅浴火烧身,恨不得找一根黄瓜捅几下,却又怕被老公打,不得不哀求老公用手给她帮忙。

 

 

江涛心中虽然一肚子的浴火,可小老弟不起来就是不起来。

 

 

万般无奈的他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不得不把自己的手伸入陶红梅的那个密道里面。

 

 

“恩,用点力嗯,再快点”

 

 

陶红梅不停的扭动娇躯,不停的呻吟了起来。

 

 

没有男人的那个玩意,没有黄瓜,她也只能这样来获取自己的需求。

 

 

小宝在衣柜里面,看到这样的一幕,下面的小老弟立刻膨胀的快要火山爆发。

 

 

乖乖,这要是换老子在床上,那该多爽啊。

 

 

小心脏呯呯直跳,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江涛推开,自己上。

 

 

但他又不敢乱动,生怕发出声音让江涛听到。

 

 

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浴火,眼睛眨都不眨的注视着床上的那一幕幕辣眼的画面。

 

 

时间慢慢的流逝,转眼十多分钟过去,江涛的小老弟依旧还在沉睡。

 

 

陶红梅却是有些按耐不住了,不停的催促。

 

 

“快点,江涛,你那玩意怎么还不行啊,快点放进来。”

 

 

江涛却是累的右手酸溜溜的,干脆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坐在床头,很不爽的说道:“不玩了,他娘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玩了。”

 

 

陶红梅满脸失望的望着他,哀求道:“江涛,要不你帮我去找个黄瓜吧。”

 

 

“找你妈个蛋,每天就知道用黄瓜,家里的黄瓜都被你一个人吃了,要找你自己去找,老子手都酸死了。”

 

 

“你自己不行怨我什么事,还说什么美国进口货,好几百块,还不如把钱拿去买点排骨回来熬汤喝。”陶红梅忍耐不住的唠叨了几句。

 

 

江涛顿时暴躁起来,“他娘的,小骚.货,喝喝喝,喝你妈个蛋,老子花钱治病难道有错吗。你他娘就是欠揍。”

 

 

说完,一巴掌打在陶红梅的脸上。

“啊!”陶红梅原本脸上就有伤,被他这么一巴掌打的大声疼叫了出来。

 

 

想要拼命反抗,但她哪里是江涛的对手,只能捂着脑袋任随江涛的拳头打在她的身上。

 

 

小宝气得牙齿紧咬,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江涛狠狠的揍一顿。

 

 

无奈他根本就打不过江涛,更何况他现在是躲在人家衣柜里面,真要出去,那简直就是去送死。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双手拳头紧握,只希望江涛这挨千刀的快点离开。

 

 

良久,江涛暴打了一顿之后,才指着陶红梅的鼻子怒喝道:“臭婊.子,在家好好待着,老子出去打牌了,等晚上老子再收拾你。”

 

 

陶红梅只能躺在床上不停的低声抽泣,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被单都被泪水打湿。

 

 

她想反抗,可她打不过江涛,她想离婚,但没有人会要她这么一双破鞋。

 

 

所有的委屈憋在肚子里面无处发泄,只能用泪水哭泣着内心的痛苦。

 

 

看到江涛远远离开,小宝才从衣柜里面走出来。

 

 

看到伤心欲绝的陶红梅,小宝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没事,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挨千刀的江涛,老天会替你收拾他的。”

 

 

“我不想活了,这种日子我受够了,真不想活了,呜呜”

 

 

陶红梅抱着小宝低声抽泣。

 

 

“没事的,江涛早晚会得到报应,你别做傻事,为了这么一个混蛋去死,不值得。”

 

 

“可我心里憋屈啊,我想要又没有人给我,每次用黄瓜,他每次都疑神疑鬼的,小宝,你要了我好吗,嫂子受不了,真的很想要。”

 

 

陶红梅之前就被江涛的手弄的哪里一片汪洋,原本想等着江涛吃了药之后给自己好好的享受一番,却哪想到江涛还是没有能够硬起来。

 

 

浴火烧身的她恨不得马上让一个男人把她狠狠的干一顿。

 

 

“我”小宝犹豫不决,嘴唇颤抖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第二个字。

 

 

“你瞧不起我,连你也瞧不起我,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瞧不起我这种破鞋。”

 

 

“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宝想要解释,可一时间嘴笨,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不是我想的这样又是哪样,我知道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可我没别的要求,我不奢望能离婚之后嫁给你,只希望你能给我快乐,狠狠的干我几次,我就这么一点点的奢望,你就不能答应我吗?”

 

 

一双渴望的泪眼紧紧的盯着小宝,等待着小宝的答案。

 

 

小宝长吸了口气,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这不是怕江涛又回来吗,之前的时候你说他下午才回来,还好没有发生什么,要不然刚才就被江涛给抓住了。这次,万一江涛又回来了怎么办。”

 

 

“原来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吧,江涛每次出去打牌都要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这次我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

 

 

“真的吗?”

 

 

小宝一阵担忧。

 

 

“真的不骗你,如果你要是担心,你可以不脱衣服,裤子也不用全部脱掉,拉开拉链就行了,这样,万一有人来了,你也不用穿衣服裤子耽误时间,马上藏起来,江涛肯定不会发现。”

 

 

“啊,不脱裤子,这也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你的那个大鸟这么长,脱掉拉链就够了,你要不相信我做个示范你看看。”

 

 

陶红梅说完就拉开小宝的拉链,掏出小宝的那庞然大物。

 

 

望着这足足有二十公分长,锄头把那么大的大鸟,陶红梅口水直咽。

 

 

乖乖,还是小宝好,这么大,这么长,这么硬,待会塞进去恐怕比神仙的日子还要舒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