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同性恋若何过性生涯

古代寡妇因为正处于如狼似虎的性饥渴时期做出如此有违妇道的饥渴难耐的事情是当属情理之中,但是要是还在深闺当中的未成年小姐们干出同性恋、与奴婢淫乱、用器具自慰甚至与兽类交欢的荒唐事情来,你觉得惊不惊讶?那么古代宫中女子之间同性恋如何做爱呢?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

小姐与婢女之间的同性之恋

由于中国古代女性封闭式的生活,女子大多只限于在女眷、婢女间活动,由此,女性同性恋的现象各代都有,有的是上流社会的以精神恋为主的同性恋,如小姐与婢女之间、女友之间等。

如明代作家李渔的剧本《怜香伴》中,就描述了一则女子同性恋的故事。它说的是少女石云笺谒庙,遇见一个聪慧美丽的姑娘,名叫语花。她们彼此倾心相爱。石云笺向语花许诺,要想方设法让其丈夫纳她为妾,两人可以长期在一起,后来,果然如愿以偿。

古代许多小说和史书中,对女子同性恋存在容忍甚至赞赏的观念,人们认为女子同性恋是闺阁中必然存在的习俗,只要不触犯“男女之大防”,女子之间相恋无伤大雅。还有,在类似《红楼梦》这样的古典精华中,也记述了不少同性恋的事。

既然是同性恋,那恋爱到了最后还是要从精神升华到肉体的,“性”成了难以避免的问题。古代女同性恋间解决生理问题的办法是多种多样的,很多小说和古籍中皆有记载。《金瓶梅》中描写了女子用来互慰的东西——勉铃,即放人阴道内的空心小银球。也有依靠双方抚摸摩擦获得满足的。除此之外,女同性恋之间也会用到春药等催情物,虽然是两个女人做爱,但认真程度丝毫也不逊于男女之间!当然,各个时代的女人都是一样,只有在男人身上寻找不到爱情的满足感,才会把注意力集中到女人身上。古代所谓的这些女同性恋,大多数闺中怨妇,丈夫另有了新欢,或是社会底层的妓女以及婢女,在彼此身上寻找安慰。

女子间的相互淫乱

古代女子同性恋,也有发生性关系的。如互慰、手淫、口交等等。《秘戏图考》中画有一种“双头淫具”,是一种用木头或象牙制成的带棱短棍,并用两条绸带系在当中。女子把这种淫具放人阴道,以带子绑在身上,类似男子的阴茎,使另一女子得到性满足,又通过磨擦使自己得到快感。

《医心方》中,也提到过女子用以自慰的淫具。明代作家陶宗仪在他的《辍耕录》卷十中,对春药和女用淫具的植物这样描述:“鞑靼地野马或与蛟龙交,遗精人地。久之,发起如笋,上丰下俭,鳞甲栉比,筋脉连络,其形绝类男阴,名曰锁阳。即肉从蓉之类。或谓里妇之淫者就合之,一得阳气,勃然怒长。土人掘取,洗涤去皮,薄切晒干,以充药货,功力百倍于从蓉也。”

《金瓶梅》中,描写了女子用来手淫的东西——“勉铃”,即放人阴道内的空心小银球。

女子同性恋大多是以手淫互慰的,但也有一种叫“磨镜”的性行为,即两个女子互相磨擦其阴核及阴唇。《秘戏图考》中有这样的画面和文字:“鱼唼式。令二女子一仰—俯,互搂抱以为交接之状。牝户相合,自磨擦,则其鱼口自开,犹游鱼唼萍之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